第四章

    尹雪柔一踏出会议室,便看到殷雅婷关切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雪柔。你怎么了?看起来脸色好像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难得雪柔能参加这类重要的干部会议,殷雅婷以为,她应该会感到很高兴才对,但为什么雪柔走出会议室时的表情,会如此凝重?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我想我表现得太差劲了,完全辜负了经理的提拔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好……愚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中午我帮你整理资料时,看过你的企划案,我觉得很棒。

    比我的企划案不知要好上几倍。怎么可能会得到差劲这种评价?也许是你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说的是真的,今天我在会议室里,闹出了好大的笑话,还被总裁痛骂了一顿。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是笨极了,也许……也许我根本就不该走上企划这条路。”尹雪柔哽咽地说着,泪水悄悄地滑落粉颊。

    方才所压抑下来的痛苦、屈辱与不堪,在好友的面前,彻底地崩溃、决堤。

    “雅婷,你说,是不是因为我太笨了,什么都做不好,所以国威才会离开我?难道我真的那么惹人厌吗?”

    一想起杨明昊看她的眼神中所包含的那种鄙夷与厌恶,她感到更加的伤心与自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你可是咱们办公室里人缘最好的人呢!难道你忘了吗?今天大家一得知你感冒的消息,每个人都很关心你呢!为什么你却要钻牛角尖,硬说自己不受欢迎呢?”

    殷雅婷温柔地拍拍尹雪柔的肩膀,安慰她道:

    “至于曾国威那个自私自利的家伙,你何不早日忘了他?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、牺牲了自己的梦想.却换回他的背叛,干嘛还对那种薄情寡义的男人念念不忘?算了!我再也不想提任何有关他的事,现在他是好是坏,与我无关,我只关心你,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听了,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不料,在这温馨的时刻里,破坏气氛的人再度出现。

    张副理搬了一大叠资料定了过来,往尹雪柔的桌上一丢。

    “雪柔,这些客户的资料,麻烦你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整理客户资料并不是我们企划部门该负责的工作,为什么你要分派不属于我们的工作给雪柔?”殷雅婷不客气地问。

    张副理没好气地瞪了殷雅婷一眼。

    “雪柔都还没说话,你哪来那么多的意见?更何况,我愿意提供这么多的客户资料给雪柔,也是为了她好。我知道雪柔最近正在做的企划案,与咱们公司行销的客户有关,所以才大方地提供她这些资料,供她参考。我想,这份资料可以提供雪柔,作更准确的市场评估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帮忙整理一下客户资料,就可以得到第一手的重要情报,我想这对雪柔来说,并不吃亏啊!要是雪柔不愿意,那我将资料带回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作势要将资料搬走,尹雪柔立刻出声制止:

    “慢着,我答应替你整理客户资料,麻烦你留下这些文件。”

    “雪柔,你疯了啊?这么多的客户资料,你整理到明天都整理不完,你何苦自找罪受?”

    “雅婷,副理说得对,这份资料对我确实很有帮助。就算要我多花点时间去整理,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没有!哼!”张副理扭头离开,离去前,还不忘对殷雅婷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殷雅婷朝她背影吐了吐舌,又转向尹雪柔,“雪柔,现在都快下班了,这么大的工作量,你怎么做得完?不然,我留下来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反正我今晚没事,你和唯仲不是约好了晚上要去逛街?你就和他出去吧!千万别为了我而放他鸽子哦!”

    尹雪柔故意朝着殷雅婷暖昧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况且,我不在,你们聊起天来不是更尽兴吗?”

    她早看出殷雅婷喜欢管唯仲,也真心地祝福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   殷雅婷被她逗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尹雪柔。你竟敢取笑我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笑你?我只是阻止你留下来打扰我工作。你还是去打扰管唯仲比较恰皆田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殷雅婷红着脸。轻斥她道:

    “哼!好心没好报!你可别在公司待得太晚,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你就安心地去约会吧!”

    “下班的时间到了.那我先去打卡罗!Bye-Bye。”

    “ByeBye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下班的时间一到,办公室里的人陆续地离开,天色渐渐地变暗。

    尹雪柔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里埋头苦干,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许久,她停下手边的工作.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去与曾国威在一起的甜蜜时光,汩汩的泪水,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雅婷说的对,既然国威已选择了离弃爱情,她再继续伤心下去,又有什么用?倒不如全心全意地冲刺事业,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。至于爱情的伤口,就让时间冲淡吧!

    坚强地拭去泪水,尹雪柔将数量庞大的客户资料,一笔一笔地输人电脑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还留在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出现一道低沉的嗓音,吓了尹雪柔一大跳。

    她转头一看,却见到最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怎么也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以为像杨明昊那种位高权重的豪门公子,应该是一下班就回到豪华的别墅去享乐,过着夜夜笙歌的生活。

    杨明昊瞪了尹雪柔一眼。

    这女人怎么专问这种笨问题?他在公司待到这么晚,除了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和公事,还能做什么?难道会一个人留在公司露营跳土风舞不成?

  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下班的时间早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坦率地回答: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整理一些资料,一时忘了时间,所以才会待到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他微眯起深邃感人的黑色瞳眸,狐疑地看着她,试采地问: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企划部门的工作量太大了。让你不得不留下来加班?可是我记得企划部,已经是公司里最轻松的部门了。”

    锐利的鹰眼瞥见她桌上堆满了一堆客户资料.杨明昊立刻严厉地责问尹雪柔:

    “这是公司里重要的客户资料,现在应该好好地锁在公司的档案柜中,你为什么会有这些资料?说,你窃取公司的客户资料,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逼问,尹雪柔立即惊慌地解释:

    “我没有窃取公司的客户资料,更没有任伺不良的企图。这些资料,是张副理交代我整理归档的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冷酷地斥责:

    “胡说!你明明是企划部门的人,整理客户资料,可不是企划部该做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我确实是在企划部工作没错,不过今天张副理要我帮忙整理这份资料,而我最近在做的一分行销企划案,刚好需要这份客户资料,作为市场评占的参考,所以我明知整理客户资料不属于企划部门的工作,还是做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这么一解释,他更觉得不合理了。

    “她要你一个人整理这么多的客户资料?一个人怎么整理得完!难道她是存心想整你,才会分派这么多不该由你做的工作给你?”

    尹雪柔避开了这个敏感的问题,淡然地说: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这些资料有助于我的企划案,所以我愿意花时间做不属于我分内的工作,因为我希望可以将企划案写得更完美,以证明自己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眼尖的杨明昊,注意到客户资料旁有一叠企划书,他拿起来浏览,才发现这份企划书刚被修改过,而且显然是根据客户资料所做的修改,这足以证明,她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“这份企划书,是你一个人写的?”杨明昊边看边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尹雪柔伸出手,揉揉发痒的鼻子,努力地遏止想打喷嚏的欲望。

    浏览过后,杨明昊将企划书丢回尹雪柔的桌上。

    她的企划书确实写得不错,颇为详尽而富创意,可以看出这是她花费了不少时间努力整理资料的成果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相信你的话,不过你最好别一个人在公司待得太晚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一听,不明白他是因为不相信她。所以才不希望她在公司留到太晚;还是因为他想提醒她,夜归的女性容易成为歹徒觊觎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那副冷漠、不时露出轻蔑目光的态度,她想前者比较有可能。

    尹雪柔木然地将企划书收好,然后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资料,打算将重要的客户资料,放回档案柜里。

    谁知,她一站起身,便觉一阵昏眩,双腿一软,倒了下去,并撞倒了一堆放在桌上的塑胶档案夹。

    杨明昊看了一眼凌乱的现场,心想,女人果然天生就是制造灾难的高他冷冷地看着尹雪柔,原本以为她又想玩什么花样,来吸引他的注意,但是看她的脸色既苍白又憔悴,实在不像是作假。

    基于绅士的风度,他伸手将尹雪柔扶起,接着便迅速地甩脱她的手,彷佛十分厌恶和她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。

    他那急于摆脱她的动作与态度.再度伤了她脆弱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尹雪柔自卑地退了两步,望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受伤的委屈。

    她真的……这么惹人厌吗?

    所以曾国威要离开她?杨明昊也因此而鄙视她?

    晶莹的水光,在尹雪柔的眸中隐隐浮现。她坚强地不让自己流泪,却掩不住心里那股浓烈的酸楚与委屈。

    杨明昊向来就讨厌女人,更厌恶那种动不动就哭的女人。女人的眼泪,向来只会惹得他更心烦而已!

    望着散落一地的文件,杨明昊意有所指地说: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留在公司的目的是为了整理资料,而不是打算拆掉这里?”

    她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水,看了一眼脚下的凌乱,弯腰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将文件弄乱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只是刚才突然觉得头有点晕,一时站不稳脚步,所以才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肚子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尹雪柔当场尴尬地愣在原地,整张俏脸一路由耳根红到脖子去,真恨不得当场挖个地洞将自己埋起来。

    杨明昊随口问道: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还没吃饭?”

    尹雪柔面红耳赤地回答:

    “因为忙到忘了时间,所以……连饭也忘了吃。”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收拾好了散落一地的文件,杨明昊看着她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资料,皱着眉头说: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的公司对待员工如此严苛,你如果饿了,就先回去吃饭。”他虽然讨厌女人,却还不至于压榨或亏待员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反正快做完了,而且我必须在离开公司之前,将这些重要的客户资料,收进档案柜里。“

    他往旁移了几步,气定神闲地问:

    “你有档案柜的钥匙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想起自己忘了向张副理要钥匙。

    尹雪柔不得不停下脚步,以目光向他求助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借我钥匙吗?我用完会马上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拿出钥匙,交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身体微恙的尹雪柔,勉强打起精神。抱起一大堆文件,蹒跚地走了几步,突然摇摇欲坠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脑中那股晕眩感再度袭来,她仿佛随时都有昏倒的可能。

    唉……大概是身体太过疲累,又没照常吃饭,病情变得更加严重了!

    他拿起她手中的文件和钥匙,不容反抗地命令道:

    “这些文件我拿去锁进档案柜,你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还有,既然人不舒服,就早点回家休息,别逞强留到这么晚。我可不想让别人误会我杨明昊是个虐待员工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真令人意想不到,高高在上的总裁,也会有体贴、替人着想的一面。原来,他并非如自己想像那么铁石心肠!

    待杨明昊走远后,尹雪柔瘫在椅子上,疲惫至极的身子,几乎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累,便趴在桌上,打算小睡一下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中,似乎闻到一股香味,饥肠辘嘏的尹雪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看到眼前有一张陌生的脸孔,她吓得大叫一声:

    “啊!你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名戴着眼镜,长相斯文的男子温和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似乎吓到你了!不好意思,我刚到这里,看你睡得很熟。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你,想不到……你却自己醒来了。容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总裁的私人特助王修安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尹雪柔这才松了一口气,只是……怎么这么晚了,总裁的特助也还待在公司?

    尹雪柔好奇地问:

    “王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总裁他人呢?”

    她记得,方才杨明昊替她将文件送回档案柜,然后她就……睡着了,一觉醒来,却已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别唤我王先生,听起来挺怪的,你直接叫我修安就可以了!总裁还有事先离开了,对了,这是总裁交代我拿给你的消夜,快趁热吃吧!”

    “不如,我喊你一声王大哥好了!”

    尹雪柔接过那个包装精美的高级餐盒,心里涌起一股暖意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王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!”

    她简直不敢相信,这真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总裁为她准备的吗?

    尹雪柔抬起头,无意间瞥及了墙上的时钟,立刻焦急地收拾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糟了,已经十一点多了,最后一班公车可能开走了……这下可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请别担心,总裁已经吩咐我送你回家,如果你赶着回去,不如将消夜带到车上吃吧!”

    尹雪柔觉得十分意外,她没想到,杨明昊连这点都替她设想好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王大哥,这么麻烦你真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尹雪柔跟着王修安坐上了车,一边津津有味地进攻她的消夜,一边好奇地问:

    “想不到当总裁的特助也不简单呢!你常常在公司待到这么晚吗?好辛苦哦!”

    以前她还以为特助是个肥缺,钱多事少离家近,位高权重责任轻,想不到跟她所想像的,还真不一样!

    “跟一般职员比,我也许比较辛苦一点,必须不分日夜地替总裁处理一些琐事及公事;但比起总裁,我的工作量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一脸好奇地望着王修安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以为当总裁只有数钱的时候最辛苦。”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王修安笑着解释:“你的想法太天真了!总裁所下的任何决策,都关系着全公司数千人的生计,稍有不慎,令公司承受任何损失,都可能危及数百个家庭的生计。因此,总裁不但负有公司盈亏的重要责任,也背负着所有员工的福利与生计。

    而且,总裁是个负责任的人,因此,他处理起公事,有时几乎跟个不眠不休的工作狂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在工作上,他总是严格地要求自己,对于他的下属也一样。虽然他是个严厉的上司,却是个赏罚分明、体恤下属的人。

    一般人只见到他严厉、冷酷的一面,但你要是跟他相处久了,自然会知道,他其实是个体贴又特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这一番话,尹雪柔不禁感到更加迷惑。

    杨明昊真是个令人无法捉摸的谜样男子!她一开始以为,他很讨厌她,但若真是如此,为什么他又要为她安排这些?她一点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吗?我一直以为,他很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想,他不是真的讨厌你,他只是不喜欢女人罢了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尹雪柔还想继续问他关于总裁的一切.可是再聊下去,车子就要开过头了,她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啊!麻烦你在前面的巷口右转,然后在下一个十字路口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在尹雪柔指定的位置停下了车子,让尹雪柔在路边下,

    “真的很谢谢你送我回来,回去开车请小心,祝你有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!也祝你有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她感激地向王修安道谢后,才转身走进她居住的公寓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,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的遭遇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她被他当面斥责,觉得很伤心,甚至有点讨厌他。不过,现在她对他的印象却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满天的星光,疲惫的尹雪柔,不知不觉沉沉地睡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