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这几天,尹雪柔为了提早完成企划案,天天都自动留下来加班,而杨明昊也日日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两人经常在公司待到很晚才走,偶尔在公司里不期而遇,尹雪柔发现杨明昊以往眼神中在看见她时会有的厌恶与轻蔑,已日渐转淡。

    “总裁,国外分公司近期的营运资料已经传真过来了,麻烦您过目一下。”

    下班的时间刚过,杨明昊仍留在总裁办公室里处理公务,王修安将国外传真来的资料递给了他,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明昊专注地看着文件好一会儿,敲门声蓦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王修安又替他送文件来了,谁知出现的竟是尹雪柔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还没下班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送一份资料来给总裁过目。”尹雪柔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杨明昊迅速浏览了文件一眼,狐疑地问:

    “这是环球集团近期营运和发展潜力的资料!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份资料!?”

    “上回我和王大哥聊天,听他提起总裁对环球集团似乎很有兴趣。最近我又刚好在写一份与该集团有关的企划案,所以就顺便整理了这一份资料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悦地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刻意向王修安探听这些商业机密,还有关于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尹雪柔焦急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偶然碰到王大哥,和他闲聊一下而已,王大哥并没有透露任何的商业机密,请你放心。你……你不会责怪他吧?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好意会引来他的揣测,要是因此而连累了王修安,那她会十分地过意不去的!

    杨明昊冷冷地看着尹雪柔,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孩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差点就被误认为商业间谍,居然不担心自己的下场,反而关心别人会不会被他责骂?

    真是个怪女孩!

    “他又没犯什么错,我为什么要责怪他?你以为我是这么不分是非黑白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连累他……如果总裁没事吩咐的话,那……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被杨明昊那冷酷的眼神瞪得浑身不自在,只想赶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他叫道。

    闻言,尹雪柔忐忑不安地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感冒好了没?”他淡然地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康复了,谢谢总裁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早点回去吧!”

    杨明昊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离开之后,嘴角浮起一丝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想不到那个外表看来有些笨拙的女人,还挺努力、贴心的,更难得的是,她似乎比他想像的还要聪慧。

    这份资料整理得相当有条理,而且内容也十分详尽。除了客观的环境、市场分析,还附上了许多新奇的商业创意,与关键的市场潜力分析。

    这足以显示她不但是很用心、认真地整理这份资料,也显露出她具备了独特的商业嗅觉与远见。

    看完了这份资料,他甚至开始考虑,要不要让那个女人成为他的特别助理之一?

    也许她的能力会令他刮目相看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兴起想聘请女人当特助的念头,可是,他似乎不该为了那个女人而破例,毕竟……他讨厌女人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总裁,什么事情让您笑得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王修安刚整理完杨明昊近期的行程表,以及预备要签约的文件,正要呈报给他过目,却意外见到他唇角那抹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杨明昊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居然令向来严肃的他笑了?

    杨明昊随即收起笑容,正色道: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其实,就连他也不明白,为何自己不再排斥那个第一眼就令他厌恶到极点的女人?

    也许是她认真而贴心的表现,令他对她蓦然改观。她为他所整理的资料,十分的详尽,可以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一头雾水的王修安,倒是头一次看到总裁紧绷的面部表情变得这么柔和。他恭敬地呈上他整理好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总裁,这是我刚整理好,关于环球集团近期营运与概况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定近,才瞧见了桌上那叠更厚更详尽的资料,不解地问:

    “怎么?总裁已经有了环球集团的资料?您已经亲自整理好?”

    “这份文件是尹雪柔刚才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雪柔也整理了一份资料,而且还比他丰富得多!

    王修安有点不好意思地愣在当场,不知该不该将自己手中的资料交给总裁。

    “放下文件,你先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是,那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感激地看了总裁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杨明昊依旧留在办公室里浏览大量的文件资料。

    看着尹雪柔整理的那叠文件,他嘴角再度轻扬……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次日,尹雪柔和殷雅婷正在思考新的企划案,却听到隔壁的两名同事正暗地里抱怨、嘲讽总裁:

    “真羡慕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.一生出来就有万贯的家财可以挥霍、有一堆任劳任怨的下属可供差遣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还可以骂骂部属消气。平常,只要忙着数钱、压榨员工,就可以日进斗金!”

    另一名同事忍不住消遣他:

    “凭你也想坐上总裁的位子?下辈子吧!”

    “你别老是吐我槽!上次总裁大发雷霆,你不也遭殃了?要是换我当上总裁,一定大不相同,至少你不会被我骂得这么惨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你想得美。不是我爱吐你槽,我只是实话实说,除非你重新投胎,不然就别妄想可以坐上总裁的位子。

    虽然我也很羡慕总裁那种万人之上、唯我独尊的权势,可是,我作梦也不敢妄想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你要小心,你的这些话,若给严厉的总裁听见了,大概会放他连皮带骨地啃了!”一想起总裁那令人敬畏的绝对权威,他就怕得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那个小子不过是运气好,出生在有钱人家里,才能坐上总裁的位子!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尹雪柔实在是听不下去了。忍不住出声替总裁反驳:

    “其实总裁的工作不如你们想像那么轻松,我亲眼见到他时常为了处理一堆繁重的公事,独自留在公司里加班到深夜。有时甚至忙得没时间吃饭,便得赶赴下一场重要会议,忙得连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!

    况且,总裁一个人背负着整个公司的营运,与上千名员工生计的压力。

    现在你还认为总裁有这么好当吗?”

    尹雪柔的这一番话.说得那两名男同事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此时,没有人注意到,人人敬畏的总裁,已出现在他们背后多时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公司里有人对我如此不满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一出现,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,整个办公室立刻变得安静无声,没人敢再开口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尹雪柔不安地想,她刚才所说的那番话,都被他听见了吗?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又没说他的坏话。干嘛紧张成这样?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抱怨完了,就快回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工作,光是抱怨并不能改变什么,你们最好记清楚我说的话,如果任何人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大可努力表现自我,向我展现你们的实力。

    我乐于提供一切的机会,让有能力的人大展长才。如果你们没有这份能耐,光是会动一张嘴巴,怨天尤人,那我也随时接受任何人不满求去的辞呈。”

    皇上一颁完圣旨,现场一片哑然,没人敢开口说话,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十分地僵滞。

    尹雪柔紧张兮兮地拿起文件就冲回座位,但不小心偏了准头,撞了杨明昊一下。

    她嗫嚅地说: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总裁。”

    一脸严肃的杨明昊,看到尹雪柔红着脸蛋,一脸紧张、诚惶诚恐的样子,紧抿的唇角扬起,调侃尹雪柔道: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有那么恐怖吗?”

    她紧张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!呃……没有没有!恩……我的意思是,跟迅猛龙相比,你其实没那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跟迅猛龙相比?”

    她干嘛拿他跟恐龙比较?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被她那可爱又好笑的模样给逗笑了,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尹雪柔,真是个有趣的女子!

    片刻后,杨明吴带着神秘的笑意离开了企划部,平息了一场惊人的骚动。

    而一直跟在总裁身旁的特助王修安,则讶异于尹雪柔那神秘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的是,向来以扑克脸着称的总裁,不管面对任何人都起一副严肃得吓死人的脸孔,为什么最近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多了?

    尤其是有尹雪柔在的场合,总裁似乎就会特别地开心,难道说……尹雪柔就是让总裁特别开心的原因?

    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?总裁向来讨厌女人,现在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展露笑颜?

    他怎么想也想不通啊!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总裁,您的脸色不大好,是不是胃又疼了?”

    天天得处理那么庞大的工作量,又要面对那么多的压力与应酬,就算是铁打的人,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修安发现杨明昊的脸色异常苍白,十分担心是不是他胃痛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吃几颗胃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有堆得像山一样高的文件.他可没时间生病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杨明吴腹中的痛楚,却有逐渐增强的趋势,他立刻多吃了两颗胃药。

    “总裁,晚餐的时间早就过了,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,先吃点东西。再继续看明天会议的资料?”

    杨明吴是个标准的工作狂,往往一忙起公事,就不吃不喝,简直像铁人一样可怕。因此,王修安自然必须肩负起“提醒老板记得吃饭”这种重责大任。

    杨明吴看了一眼手表,已经八点多,是该吃点东西,补充一下体力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们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饭店外带你喜欢吃的高级特餐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王修安刚走到门口,又被叫了住。

    “总裁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尹雪柔今天也留下来加班?”“是的,最近她天天都留在公司加班,十分地认真。”“那个笨女人老是忙到忘了吃饭。你顺便替她带份吃的回来。”“是。”王修安领了圣旨,即刻出门。谁知,出门没多久,却接到一通家人打来的电话……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为什么今天这么晚了,还不见王大哥的踪影?

    平常这个时候.他早就笑眯咪地送热呼呼的便当来了。

    是他临时有事不能来,还是总裁和他今天提早离开公司,只剩下她一个人?

    她明明已做完了所有的工作,却莫名其妙地留在办公室里痴等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,也许是已习惯每天都要和王大哥聊聊天,她越来越期待听他提起总裁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,感觉自己透过王大哥,好像越来越了解那个霸道又神秘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甚至也有些期待与总裁的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虽然总裁表面上看来很霸道、冷酷,又一脸骄傲、自以为是的样子.其实,他也有体贴的一面。

    想起他,尹雪柔清丽的容颜上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针指向十点,她早就饿到没有知觉了,只好起身收拾好桌上的文件,走出办公室,按了电梯向下的按键,想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但,目光瞥见旁边直达总裁办公室的电梯,她顿时改变心意,走进了第一次和杨明昊巧遇的总裁专属电梯中。

    真是莫名其妙!

    她没事搭这电梯上楼干嘛?说不定总裁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况且,他们第一次在这电梯里相遇的回忆,可不怎么美好。真不知她是哪根筋不对劲,干嘛一时冲动就上楼?

    算了,不如下楼回家吧!

    雪柔还来不及改变心意,电梯便已停在总裁专属的楼层。

    她只好硬着头皮,推开富丽堂皇的玻璃门,走进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尹雪柔以为这里早该空无一人,但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杨明昊居然还没离开。

    他正趴在桌上假寐,却不见王修安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奇陆!这么晚了,他怎么一个人留在这里呢?王大哥呢?”

    平常王修安总是会留下来,帮他处理庞大的文件资料,不是吗?

    突然,杨明吴抬起头,脸色异常地苍白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十分严肃,似乎正极力忍受着剧烈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王修安家里临时有急事,我让他先回家一趟。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杨明昊的眼中有着指责,一个女孩不该在公司待到这么晚。

    但尹雪柔不在乎,她将手伸向他的额头,想摸摸看他是否正在发烧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我,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他冷冷地说:

    “不必你多管闲事,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快点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在我确定你是否生病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冷酷地瞪着雪柔,不满她的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胃有点疼,这不关你的事。你快点离开这里,别打扰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杨明昊。

    “有投搞错啊!你的脸色都已经苍白得没有血色了,还想要继续工作?

    难道事业真的比你的性命重要?为什么你没想过,你胃痛的原因,有可能是得了急性肠胃炎,或是其他的疾病,若是你因此而延误就医,说不定会赔上你的性命!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生气地拿起话筒,“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……”

    杨明昊不让她把话说完,便抢着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必你多事,女人,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。我的胃痛是老毛病了,不必这么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雪柔十分讶异,“你时常胃痛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听他这么说,她竟觉得好难过。

    她这才明白,他所承受的压力,和工作的辛劳,只怕远超过她的想像,所以才会经常胃痛。

    一股怜惜之情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雪柔温柔地说:

    “你不该这样亏待自己的,再怎么说,你的身体健康,远比身外的一切重要得多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强忍着痛苦,脸色铁青地别过头去,不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这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嘴里虽这么说,但她那温柔的眼神,竟令自己多年来冰封的心湖,泛起圈圈的涟漪。

    一股异样的情愫,在杨明昊的心底隐隐滋生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人,在意的总是他的地位与财富,至于他的身体健不健康,连他自己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眼前这个麻烦的女人,会这么在意他的身体?

    尹雪柔不因他那高傲无礼的态度而生气,只是感到伤心,甚至有点心痛。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?

    杨明昊突然脸色苍白地倒抽一口气,显然腹中的痛苦正逐渐加剧。

    雪柔担忧地望着他,也许,她该想些法子稍微减轻他的痛苦才对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小时候,母亲对她说过的话。她突然牵起杨明昊的手,轻柔地将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脸颊边。

    “当关心你的人,在你的身边,牵起你的手,闭上眼睛,你会听见天使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杨明昊这才发现她的睫毛又长又翘,十分美丽。

    她的手有些冰凉,那柔软的触感,竟令他忘了反抗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才备觉狼狈地倏然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杨明昊冷冷地质问。

    尹雪柔却睁大圆亮的水眸,天真地说:

    “我想减轻你的痛苦啊!你知道吗?以前我生病的时候,我妈妈都会牵起我的手,放在她柔软的脸颊旁边,要我闭上眼睛,听天使的声音。这样就可以减轻病痛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她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,继续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长大之后,当然知道妈妈当时只是在哄我。可是,每次当我生病的时候,只要她陪在我身边,温柔地哄着要我闭上眼听天使的声音,我就会觉得身体的痛苦真的减轻了,我想,这就是爱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你的身边有着爱你、关心你的人陪伴着你时,不论遭遇到多大的痛苦,你也能支持下去,因为有爱的力量,支持着你。”

    向来讨厌女人的他,居然一点也不排斥她轻柔的抚触,还安静地听她诉说!?要换做是平常的他,早就一把甩开她的手了。

    “想像你的母亲,正温柔地牵起你的手,在你身边,呵护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母亲!?可惜母爱对他而言,早是个遥远而陌生的名词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打断她的话:

    “我无法想像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母亲早就不在了!”

    看见他眼中的凄凉,尹雪柔连忙道歉:

    “啊!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不知道令堂已经过世,不小心提起令你伤心的往事,真抱歉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!我根本不在乎。”杨明昊的嘴角,噙着一抹嘲讽的冷笺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,自从母亲死后,年轻的继母使出浑身解数榨取父亲的每一笔钱,那贪得无厌的嘴脸。

    而更令他不齿的是,在他十六岁那年,继母察觉到已渐长大成人的他,此父亲当年的俊逸风采有过之而无不及,竟趁着某天父亲不在时.寂寞难耐地穿起透明的薄纱睡衣诱惑他。

    一想到继母那张淫荡又贪婪的嘴脸,他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任何女人都被他列为拒绝往来户。尤其是那些使尽心机想接近他、诱惑他的女人,更是令他深恶痛绝!

    腹中传来一阵剧烈过一阵的绞痛.杨明吴痛苦得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尹雪柔见状,立刻拿起话筒,迅速拨打了119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同不同意,就是非送你去医院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杨明昊只用了一根手指,就切断了她刚打通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肯去医院?难道你不知道,我入院的消息,只要一经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,加油添醋地宣扬出去,任何不利于公司的传闻,都可能引发公司的股价大跌,甚至影响公司的营运。

    你知道有多少人会趁这个机会,争吃神威集团所占有的广大市场?而公司所蒙受的任何损失,都可能影响到数千人的生计!”

    尹雪柔为之愕然,但是,他再怎么逞强,也不该这么亏待自己呀!

    看他脸色苍白,冷汗直流的模样,想必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.她的心也随着他紧皱的眉头而绞痛着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是为了公司全体员工着想,也不该这样轻忽自己的身体。难道你没想过,万一你因此而延误病情,危及自己的生命,岂不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遗憾?

    你有为那些关心你的家人想过吗?他们的心情如何?是否会因为心疼你的痛苦而落泪?会不会因为失去你而心痛?”

    雪柔越说越激动,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哽咽,直到一道湿滑流过她的粉颊,她才察觉自己竟情绪激动得落泪了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!?”

    杨明昊深邃的黑眸,凝视着尹雪柔哭得梨花带泪的小脸,原本冰冷沉静的心湖,因一股异样的情愫而波动着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为了我吗?”

    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女人,竟为了担忧他的病情而落泪?

    以前他只觉得女人讨厌又做作,更痛恨女人动不动就使用一哭、二闹、上吊的花招。然而,那抹滑落在雪柔芙颜的泪光,竟如璀璨耀眼的晶钻般贵而美丽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,女人的泪水居然如此的甜美动人!

    尹雪柔被他这番话问得脸红心跳,低下了头,不敢迎视他深邃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何会突然落泪?她只是觉得很伤心、难过,十分为他担忧,一时情不自禁,才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不忍心看你这么痛苦,而且我……我是真的很担心你。好怕你因此而延误病情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、就算我求你,你不要拒绝就医好吗?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泛着晶莹泪光的水眸,忧心仲忡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杨明昊没想到尹雪柔居然会这么关心自己,凝视着她那楚楚动人的小脸,他的胸口产生一股异样的骚动。

    杨明昊故意紧绷着俊脸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好管闲事地认为我非就医不可,还一再地打扰我的工作,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你的要求。不然恐怕你不会让我好好的处理公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雪柔梨花带泪的小脸这才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她拿起电话要打,却又被他挂断。

    雪柔生气地问:

    “你干嘛挂断我的电话?”

    杨明昊拿出手机,按下了他专属家庭医生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别打去医院.打给我的家庭医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尹雪柔接过他的手机,迅速地联络医生前来替他看诊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皇上的专属御医,果然不是盖的!

    他接到电话,立刻效率绝佳地火速赶来,替杨明昊看过诊、开了些药方给他后,一脸严肃地说:

    “有点肠胃发炎的症状,幸好及时就医,没有延误病情。以后你最好戒口,不能吃辣、油炸物和咖啡因等会刺激肠胃的东西。按时服用我开给你的药,有任何问题,立刻打电话给我。时候不早,我先走了,你好好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还麻烦您特地跑一趟,真是辛苦您了,请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客气而有礼地送走了医师,又看杨明昊服了药,脸色已好了许多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还痛不痛?”雪柔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我的事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杨明吴突然喝住雪柔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回头问: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到楼下的大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雪柔以为总裁还在为自己打扰他工作的事而生气,想吩咐些工作让她回去加班,只好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她拿着皮包走出大门,等了一会儿,见到一辆银色的捷豹停在她面前,杨明吴打开车窗命令道: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雪柔不明所以地问: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听王大哥说,总裁很讨厌女人,从不让女人接近他,更不屑与女人同坐一部车,不是吗?

    那,他叫她上车干嘛?

    杨明昊的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,他冷冷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不上车又站在那里磨菇些什么?我叫你上车还能干嘛?当然是送你回家,笨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雪柔这才松了一口气,一脸无辜地坐进车子,那辆银色捷豹立刻乎顺地滑向无垠的黑夜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还没吃饭吧?消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她还没反应过来,杨明吴已擅自作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没意见的话,我们去吃清粥小菜。”

    唉……每次她只要一看见他,大脑就会紧张得罢工,不但整个人变得莫名其妙的迟钝,连说话都会结巴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雪柔正想开口表示一点意见,但杨明昊却早一步下了命令:

    “系好安全带,闭上你的嘴,在我停车之前,不准你出声打扰我开车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只好一脸委屈地闭紧嘴巴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,第一次离他这么近,她竟有种安心的感觉。这才恍然大悟,今晚等不到王大哥的失落感,原来是为了他?所以她才会在临走前,不死心地去总裁办公室绕了一圈,其实她是因为想见他一回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为何要这么在乎他呢?他只是她的上司,不是吗?

    在她的内心深处,隐约觉得总裁对他而言,似乎不只是上司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否则她怎么会为了他的病情而心痛落泪?

    她至今仍末走出情感的伤痛,根本无法理清心里的愁绪.只能懵懵懂懂地忽视对杨明吴渐生的好感,将生活的所有重心,全放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至少,工作不像爱情那么伤人,也不会背叛她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