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下班时间已过,杨明昊却仍待在总裁办公室里,但是眼前的文件写些什么,他连一个字也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他整个脑海里都充斥着尹雪柔,她天使般的笑颜、她那双柔软的手、那温柔的触感……

    他脑中再度浮现了雪柔说过的话——

    当关心你的人,在你的身边,牵起你的手,闭上眼睛,你会听见天使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就算你是为了公司全体员工着想,也不该这样轻忽自己的身体。难道你没想过,万一你因此而延误病情,危及自己的生命,岂不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遗憾?

    你有为那些关心你的家人想过吗?他们的心情如何?是否会因为心疼你的痛苦而落泪?会不会因为失去你而心痛?

    神秘的笑意,再度爬上了他俊逸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关心他,所以才会那么地在意他,甚至因为他受到病痛的折磨,而难过得落泪。

    “尹雪柔。”他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.不知怎的,他竟有种冲动想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既然这一个月来,尹雪柔几乎天天加班.拼命工作的程度跟他有得比,不如他就利用下班后的时间,多见见她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面前堆积如山的公文,杨明昊烦躁地将手中的文件往桌上一丢,吩咐王修安进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有什么吩咐吗?”王修安恭敬地问。

    杨明昊意味深长地看了王修安一眼,知道他和尹雪柔似乎颇有交情,心里想问些关于尹雪柔的事,却不知从何开口,便道:

    “替我叫尹雪柔进来,再替我办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王修安,就找尹雪柔谈吧!

    杨明昊交代好要他去办的事情,王修安随即步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尹雪柔走进了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总裁找我来,有什么事情吩咐?”

    杨明昊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好一会儿,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企划案的进度如何?”这是他唯一想得到的话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快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晚上陪我出去吃顿饭。”他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雪柔听了十分震惊,“咦?你……为什么……要邀请我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令杨明昊同样愕然。

    他也不明白。为什么向来喜欢一个人享受晚餐的自己,竟越来越渴望她的陪伴?这代表了什么?他越来越习惯了身边有这个女人吗?

    纵使杨明昊的心中隐约察觉,尹雪柔正奇迹般地拆除了他心中那道厌恶女人的藩篱,但仍嘴硬地说: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我今天刚好想去餐厅用餐,还少一个女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原来他是找不到其他女伴,才勉强找她充数的!

    她心中有股莫名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“修安,把东西拿来。”杨明昊按下电话内线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总裁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王修安敲门进到办公室,将一个包装精美的方盒递到雪柔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

    杨明吴点了点头,“快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小心翼翼地打开方盒,惊喜地看见一套唯美梦幻的水蓝色雪纱露肩晚礼服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礼服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又高贵的晚礼服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一脸欣喜的模样,令杨明昊满意地扬起嘴角。

    “快换上这套礼服。”杨明昊命令她道。

    “咦?现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为什么她要换上那套礼服?她又还没答应他的邀请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理智告诉雪柔,应该拒绝他。毕竟总裁是她的上司,她不想把感情与工作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没有机会开口拒绝,杨明吴便已霸道地下了命令:

    “去我的休息室换衣服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尹雪柔只好乖乖走向休息室.走了几步,她突然回头问:“可是,我们不是要出去吃饭?只是出去吃顿饭,干嘛还要换礼服?我不能穿这样去吗?”

    她压根忘了自己该拒绝他的要求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不行,因为等会儿我们去的地方,是名流专属的会员俱乐部所附设的高级餐厅,一定要穿着正式的礼服才能进去。快去更衣室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

    这时,秘书突然拨了通电话进来报告:

    “总裁,有位黄小姐,这几天打了十几通电话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我不接任何女人的电话,除非有公事上的需要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黄小姐说她约了您一起晚餐……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再说第二次吗?任何女人的邀约,一概推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立刻照办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愠怒的语气,吓得秘书立刻乖乖挂掉电话,不敢再多打扰总裁一秒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在更衣室中的尹雪柔,顺从地换上礼服后,迅速地赶到杨明昊的面前报到,不敢让他多等一分钟,因为她知道他的时间宝贵.不容浪费,而且他也讨厌等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可以吗?”她紧张兮兮地问。

    杨明昊专注地凝视着她,眼中散发出一抹异样的光采,那是男人为女人感到惊艳的目光。

    想不到经过打扮之后的她,居然会这么美!

    “你干嘛一直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仿佛怕被他热情的目光所灼伤,她害羞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穿这样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尹雪柔羞涩地拉着裙子,粉颊染上红色的霞彩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杨明昊本能地拉着尹雪柔就往外走,只是这么自然的一个动作,却让雪柔的一颗心急促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杨明吴自已也没注意到,向来连碰一下女人都不屑的他,居然在不知不觉中,主动牵起尹雪柔的手。

    倒是心细的王修安注意到了这点,他讶异地看着杨明昊,察觉到他竟因雪柔而逐渐改变。

    “修安,吩咐司机把车开到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司机已经在门口等了。”王修安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拉着尹雪柔下了楼,坐进了豪华的加长型轿车,车子直驶名流俱乐部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一到俱乐部附属的高级餐厅,尹雪柔即刻被眼前豪华的巴洛克风格建筑所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漂亮!豪华得像欧洲贵族的城堡。”

    而杨明昊一出现,顿时吸引了现场大部分女性爱慕的跟神。

    尹雪柔一瞧见那些女人恨不得将杨明昊“拆吃入腹”的眼神,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
    难怪他会这么讨厌女人.要是她天天面对这种跟神,她也会忍不住痛恨起女人。

    恭敬的侍者将他们领到靠窗的贵宾席座位之后,便拿出Menu让他们点菜。

    翻看菜单,看到了一堆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,尹雪柔暗地里偷吞了两口唾液,但在看到了昂贵的价格之后.她傻眼了。

    就算把她卖了,大概也只能换到两客牛排吧?

    “请问要点些什么?”侍者恭敬地问。

    “来两份海陆全餐好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突然感觉她的颜面神经抽搐了一下,他……他刚才点的,可是最贵的餐点。

    服务生端着银制的餐具和银盘出现,然后,是一道道精致美食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丰富的分量以及新鲜的食材,引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一看见满桌的山珍海味,雪柔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她拿起刀叉,毫不留情地“进攻”盘中的螃蟹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蟹壳还真不是普通的硬,雪柔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才拆下它的一根巨鳌,然而用力过度的结果,就是让整只的螃蟹飞到隔壁桌去。

    幸好那张桌子还空着,没有人坐,不然就更糗了。

    尹雪柔尴尬得红了脸,愣在当场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杨明昊则是在忍了三秒之后,爆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大概不知道,从头到尾,她那丰富多变的表情,尽数收入他的眼底。

    隔壁桌的几名女人见状,低声地交谈着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人讥笑雪柔道:“好粗鲁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而坐在她身边的黄心玲,一见到向来对任何女人都不假辞色的杨明昊,居然带了个女人出现,更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!真不知她是从哪儿来的乡下土包子,居然连吃西餐也不会。这么笨手笨脚的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黄心玲忿忿不平地说着。

    她真不明白,像那种粗俗的女人有什么好?为什么她打了十多通电话邀约杨明昊,总是被他拒绝?他却宁愿找个像乡巴佬一样的女人,共进晚餐?

    黄心玲越想越气,那交杂着护嫉与恨意的视线,恶狠狠地怒视着尹雪柔。

    “亏她身边坐的男人这么帅。居然带了这么笨拙的女伴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咦?他不就是报章杂志常报导的神威集团总裁杨明昊吗?本人真的比照片还帅耶!”另一个女人认出了俊美的杨明昊,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完美的男人,居然被那种女人糟蹋,真是暴殄天物啊!”众女子既妒嫉又羡慕地说。

    尹雪柔听见了隔壁桌传来的数落声,心里十分难过,甚至感到自卑。

    杨明昊转头,狠瞪了她们一眼,神情十分冷酷,吓得她们立刻噤若寒蝉,不敢再说话嘲讽尹雪柔。

    但她们的那番话,已经伤了尹雪柔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她们说得对!像她这么平凡的女人,确实配不起像总裁这样完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有着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虽然这段日子的相处,她似乎渐渐对杨明昊有了好感,可是,环境却残酷地道出,他们一点也不相配的事实。

    像她这么平凡的女孩子,不配喜欢总裁吧?她是不是该跟他保持距离,避免自己越陷越深?

    内心的挣扎与感伤,令她的眼眸蒙上一层迷蒙的水光。

    杨明昊尚未察觉尹雪柔的心事,只是专注地将盘里的螃蟹肉一一取出,然后送到雪柔的盘中。

    他那细心体贴的举动,令她好感动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抬起头,他终于看见她眸中晶莹的泪光。那凄楚的模样,竟令他的心也为之纠结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雪柔连忙找个借口解释: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只是……刚才有沙子飞进我的眼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精明的杨明昊自然看得出来她在说谎。

    这个天真的笨女人,说谎的技巧实在太过拙劣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说破,只是柔声安慰道:

    “平常的你,吃的可比现在多得多了。别想太多,快趁热多吃一些。凉了就不好吃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雪柔嗫嚅道,“我已经吃饱了。我想早点回去……可以吗?”

    伤心的她,根本一点胃口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和她身分不搭的地方,她再也不想多待一刻,现在的她,只想回家好好地哭一场,然后理智地告诉自己,以后离杨明昊远一点,再也不要陷进任何一段感情里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爱情伤得体无完肤、伤痕累累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雪柔不好意思一再地麻烦他,急忙说道:

    “不必麻烦了,我不想扫你的兴。如果你还想留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要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十分坚决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“好吧!那就……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说这什么傻话。”

    他习惯以“笨女人”三个字揶揄她,来表示亲近。但这三个字,却在此时刺痛了雪柔的心。

    原来,连他也把她当成笨女人看待。

    既然他只是将她当成作弄的对象,那她更应该离他离得远远的,最好再也不要再见他。

    杨明昊不明白,尹雪柔是怎么搞的,她此刻的态度十分反常,好像是在躲避些什么似的奇怪了!他干嘛要这么在意一个女人?以前他不是很讨厌女人吗?为什么唯独面对雪柔,一切全变了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雪柔,你今天工作好像特别拼命?”殷雅婷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平常尹雪柔工作就很认真,但今天她似乎打算要将企划案提早完成似的,拼命地赶工。”有吗?”她苦笑着反问殷雅婷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,中午的休息时间早就到了,全办公室只有你一个人还不休息,赶工赶到天昏地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早点完成企划案……”

    殷雅婷不等尹雪柔把话说完,就插嘴道: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,我知道你工作很认真。只是,你不觉得不该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吗?你每天总是忙着加班,生活中似乎除了工作以外,什么也没有。知不知道你有多久没和我,还有唯仲,在公司以外的地方见面了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柔,是朋友就不要说抱歉。我和唯仲一点都没有怪你的意思,只是你老是将自己逼得这么紧,我们看了都替你心疼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雅婷,你和唯仲一直都这么关心我,而我却老是惹你们担心,还一再地忽视你们,真抱歉!其实我一直都将你们当成是我最重要的朋友。

    只是,我真的想闯出自己的一片天,我考虑了许久,发现爱情并不适合当我的归宿,也许我能在工作里找到更多的成就和自我。所以我才将大部分的心力都放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你们别为我担心,我只是不想再虚度青春,想趁着年轻,看看自己能走出什么样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雅婷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明白,自己要的是什么就行了。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有空也该出去走定,散散心,转变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感激地回以一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晚我和唯仲打算玄一家新开的PUB玩,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

    殷雅婷问完才想起来:

    “啊!差点忘了,你晚上总是忙着加班。算了……就当我没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今天会提早完成企划案,不打算加班了。晚上你和唯仲约在哪一家PuB见面?我过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为了和杨明昊保持距离,尹雪柔打算以后天天部提早完成工作,不再留下来加班了。

    况且,她也好久没和殷雅婷、管唯仲好好地聊聊天,她不想放弃和好友相聚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雅婷喜出望外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晚上下班我们一起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开心地约定好,下班之后便一起前往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虽然尹雪柔心里多少记挂着杨明昊,和殷雅婷、管唯仲一起聊天时,也常想起他那张俊帅的脸孔,想着他曾对她说过的话、为她做过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理智却不断地说服自己,尽速忘了他吧!

    她在他的心中,只不过是个微不是道的基层员工、是他作弄的对象、是他不屑一顾的笨女人……

    不是吗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尹雪柔刻意躲避杨明昊已近一个月,这一个月来,两人几乎见不着面。

    而这一段时间以来,王修安也察觉到杨明昊的脾气变得越来暴躁,导致公司里所有的高级主管,几乎个个都被剥掉了一层皮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向来冷静沉着的总裁,为什么突然变得异常的暴躁?自从尹雪柔对总裁避而不见以来,总裁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脾气也变得比以前更暴躁易怒。

    难道说,总裁暴怒的原因,跟尹雪柔有关?

    这天,杨明昊怒气冲冲地教训了业务部的经理一顿之后,冷冷地说:

    “将这份报告拿走,下周若不能交出让我满意的成绩,就别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在目睹总裁骂走了今天第十二个高级主管之后,王修安终于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总裁,您最近的心情似乎不大好?”

    应该说是自从尹雪柔对他避不见面以来,总裁的心情就没好过。

    “整天看到一群办事不力的饭桶,谁的心情好得起来?”

    杨明昊怒气冲天的模样,简直像只喷火的暴龙,若非王修安常年和他相处,早习惯了,换做平常人,大概早就被吓得逃之夭夭了吧!

    “我觉得,总裁不高兴的原因,应该不只是经理的问题。”王修安小心翼翼地试探。

    杨明昊知道王修安的话中有话,不耐烦地问: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觉得总裁并不是对经理不满,而是对所有人都不满。”

    杨明吴不悦地皱眉,心想,王修安说话这么不干脆,该不会是想考验他的耐心吧?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,别拐弯抹角。你应该知道我的耐心有限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顿了一下,心里有所顾忌,却不得不从命。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,如有错误,请总裁多多包涵。我认为总裁不快的主因来自雪柔。

    上个月总裁和雪柔共处的时光.似乎总是笑容满脸。但自从这个月雪柔突然不再继续加班之后,总裁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总裁在意雪柔的程度,已超过您的想像!”

    杨明昊听了,冷笑地说: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,更期待见到她的人是你?她总是称呼你王大哥,而你也老是亲热地唤她雪柔,叫得倒是挺顺口的!”

    王修安暗自心惊,连忙解释:

    “您千万别误会,雪柔只是把我当成兄长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而我对她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。况且。以前雪柔和我闲聊时,总是三句不离总裁。与其说她喜欢跟我聊天,倒不如说她喜欢听我提起您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立刻有效地减轻了杨明昊的敌意,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哦?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我想雪柔对您。大概就如同您对她一样,都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谓的好感,该不会是指……我喜欢上她了吧?”杨明昊嗤之以鼻:“哼!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个笨女人!?”

    感情这种事情,果然是当局着迷,旁观着清。王修安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但我觉得每当雪柔在场时,总裁总是特别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她老是摆一堆乌龙,让人忍不住想笑。”

    工修安忍不住低声呢喃:“可是要是换上其他人摆乌龙,只怕不早被你修理得体无完肤才怪!也只有雪柔出状况,你才能容忍,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不悦地眯起眼睛,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认为,每当有雪柔在场,公司的气氛就会轻松很多。”

    提起了尹雪柔,杨明昊的嘴角微扬,不知不觉地露出在办公室里罕见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别老是闹出一堆笑话来,我的烦恼也会少很多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一见,忍不住再度摇头。

    唉!既然总裁这么……他不出点主意帮帮他怎么行!

    “呃……既然总裁认为雪柔太会制造麻烦,可能造成办公室里的问题,何不找她谈谈?也许在总裁英明的开示之下,她便能有所改进,增进员工的作效率。”

    听见王修安的提议,杨明昊薄唇上扬的弧度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意不错.快替我叫那个女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总裁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暗自窃笑。总裁明明就很想见雪柔,却老是逞强,害他手下的主管也跟着倒楣,一个个成了受气包。

    现在他替总裁找了个理由见雪柔,看总裁的心情转眼间好了不少,间接救了不少接下来可能会被总裁骂到臭头的主管,也算功德无量吧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听了王修安的转达,雪柔果然顺从地来到总裁办公室报到。“总裁找我,有什么事情吩咐?”

    杨明昊开门见山地问:“最近你到底在忙些什么?”为什么他老是见不到她的人影?“在公司里,当然是忙着工作啊!”她答得得直接。可恶的笨女人!他想问的不是这个。他想知道的是,最近下班后,她为什么不再留在公司加班等他?

    他旁敲侧击地问:“最近企划案写得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还算顺利。”

    杨明昊轻咳一声,准备进入正题,“最近……你很少留下来加班?”

    “因为工作的进度符合预期,所以就没留下来加班。”

    他不悦地眯起眼睛看着她,“每天这么早下班,都上哪儿去?”

    雪柔老实地回答:“回家看电视或录彩带,有时和朋友去PUB玩或逛街。”

    她乖乖地交代完毕,这才察觉……咦?怪了,为什么他就像个多疑的丈夫,一再地采问妻子的行踪?

    他只是她的上司,有必要管那么多吗?

    杨明昊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“朋友?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都有啊!你干嘛问这么多?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,他找她进来是为了讨论公事呢!怎么聊了半天,话题都在她的私事上打转?

    杨明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却不高兴地反问:“你每天那么早下班,就为了跟朋友出去玩?”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女人,不乖乖留在公司里等他召见,却跟其他男人出去!?他直觉就这么想。

    他那质问的态度,也令雪柔不快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认为我应该天天留下来加班,为你做牛做马吗?出去和朋友聚一下,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吗?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,凭什么管这么多?”

    杨明昊的脸色一片铁青,他虽然十分生气,却也意识到自己那股莫名的占有欲十分反常。

    如尹雪柔所言,他只是她的上司.为什么竟如此在意她的一切?甚至会为了她跟其他男人出去而发怒?

    难道他真如王修安所言,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尹雪柔而不自知?

    他脸色凝重地命令道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冷淡,她幽怨地望了他一眼,伤心地离去。

    杨明昊望着她总是散发着淡淡哀愁的背影,既懊恼又后悔自己竟将怒气发泄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孤独而纤细瘦小的背影缓缓而去,他竟感到一股莫名的失落感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