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今早,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。

    雪柔到信箱拿报纸时,发现报纸里夹了一个红色的信封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打开来看,才发现那是一张喜帖。

    在看清楚帖上的名字的刹那,顿时晴天霹雳,她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国威他……要结婚了……”她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着,“这不是真的……国威他怎么可能不告诉我一声……就和别的女人结婚?”

    大受打击的雪柔,手里紧抓着那张红得刺眼的喜帖,眼眶酸涩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以来,她全心投入工作,想借着工作来淡忘和曾国威的那段感情,原本她以为自己早已能坦然面对这段逝去的感情。然而,在收到喜帖的那一瞬间,她不免还是心口一阵疼痛!

    雅婷说的果然没错,曾国威老早就变心,隐瞒着她和另一个女人交往。

    她曾无怨无悔地付出一切,为了曾国威的学位,而牺牲了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最后却只换回曾国威的背叛?

    他是存心利用她达成自己的愿望,然后再一脚将她踢开吗?

    那张鲜红得刺眼的喜帖,不就是最好的证据?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?

    尹雪柔心酸地摇了摇头,心想,天真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,雅婷再三地劝她要早点认清事实,她就是执迷不悟!

    杨明昊说的没错,她是个无可救药的笨女人!

    尹雪柔紧抓着喜帖,目不转睛地看着喜帖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非找到曾国威,问个清楚不可,至少,他必须还她一个公道,那是他欠她的!

    怒极攻心,尹雪柔冲动地跑进雨中,却不知该上哪儿去找曾国威,冰冷的雨水湿透了她的每一寸肌肤,冷冽的寒风阵阵侵袭着雪柔纤弱的身躯。

    她瘦小的身子在雨中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不知在雨中徘徊了多久,突然出现了一把黑伞,为她挡住沁骨的寒风和雨水。

    尹雪柔茫然地抬起头,却见到一张令她感到莫名心安的俊美脸孔。

    杨明昊撑着伞,为她挡住倾盆的大雨,一开口就吼道:

    “难道你笨到连照顾自己也不会吗?”

    尹雪柔也不反驳,只是凄楚地一笑,看来是如此的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雨伞交到她手里,脱下身上的昂贵外套,披上尹雪柔那发颤的瘦弱身躯。

    杨明昊那体贴的举动,令尹雪柔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在她对人性感到最绝望的时候,陪在她身边的人,居然是她原本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!

    “这样你的衣服会湿。”他的衣服可是名牌哩!

    她想脱掉他的外套,却被他制止。

    “不准违抗我的命令,我叫你披上就披上。你浑身湿成这样,还想脱掉外套,想冷死自己吗?”

    杨明昊越想越生气,索性一把抱起她。

    尹雪柔又羞又惊地问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明昊将她抱到车上,霸道地命令:“不准多嘴。”

    是谁准许她一个人傻愣愣地在雨中发呆?还把自己淋湿成那样?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,再让那个笨女人继续淋下去,只怕她会冻死在街头了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生气,气她不知爱惜自己,也气她令他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“修安,命令司机将车开到距离这里最近的别墅。”

    王修安犹豫了一会儿,恭敬地问: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总裁,再过半个小时,您就要到环球集团去签定一份重要的合约。如果现在回别墅的话,恐怕会来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杨明吴毫不考虑地说:“立刻通知环球延期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!”

    王修安十分震惊,却仍照着他的命令,处理好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向来最重视事业,而且力求完美的总裁,居然会为了尹雪柔,将那笔合作金额高达数十亿的重要合约延期。这简直不像是平时的他会做的事!

    想不到总裁竟已对雪柔用情如此之深,就只有总裁和雪柔这两人当局着迷,尚未察觉自己真正的感情,教他这个外人看了,白白为他们两人干着急。

    杨明昊看着怀中的小女人脸色苍白,抖个不停,立刻懊恼地大吼:

    “命令司机将暖气开到最大,尽速赶回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总裁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瑟缩在杨明吴温暖的怀里,隐约可以闻到他身上传来淡淡的古龙水香气。

    他宽阔的胸膛和臂弯,强健得仿佛足以替她遮蔽一切的风雨。虽然他有时霸道又冷酷,却总是会以一种独特的、霸道的温柔来关心她、照顾她,令她觉得既感动又欣慰。

    那种被人呵护的温暖,冲击着她的心灵。

    尹雪柔不明白,自己只是神威集团的一名基层员工,一个小小的企划人员,为什么他竟如此温柔地呵护她?

    “请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杨明昊强健的手臂却仍紧紧地环住她,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淋了半天的雨,就为了这个?”他拿起那张几乎被她揉烂的喜帖,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尹雪柔尴尬地看着他手里的红帖,不记得她紧抓在手里的东西,什么时候竟被他夺了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私事,请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关我的事?你是我公司里的重要职员。换句话说,也是属于公司资产的一部分。一旦我知道,某些事情会危及职员的身体健康时,我当然要制止。否则,若是你有什么万一,可就造成了公司的损失!”

    杨明吴的这番话,令尹雪柔彻底地心冷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.杨明昊根本就不在乎她!他在乎的,只是公司会不会损失一名有工作能力的职员而已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目中,她永远只是一个微不是道的小员工!既然如此。她怎么敢劳烦公事繁忙的总裁!

    尹雪柔倔强地说: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绝不会让自己的私事影响到工作。现在麻烦你停车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这么无关紧要,他大可不必管她。

    杨明昊却霸道地说:“我说过准许你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?我说过了,麻烦你停车,我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,笨女人,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独处,需要人照顾吗?”

    他不放心让尹雪柔一个人留在租赁的公寓里,而且他突然发现,抱着她的感觉还不错,他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她走。

    尹雪柔闻言怔住,原来他还是关心她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暖暖的,微泛着一股酸意。

    为什么每当她碰到困难、最孤独、失意的时候,在她身边的人永远不是曾国威,而是她最害怕的男人——杨明昊?

    车子驶进了杨明昊的别墅,他将尹雪柔抱下车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羞红着脸抗议,他却霸道地大吼: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将尹雪柔抱进屋里后,他立刻对佣人吩咐道:

    “替她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,别让她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立刻命令佣人送些暖和的毛毯让尹雪柔保暖,然后联络服饰店送几件合适的女性套装来别墅。

    这令尹雪柔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们,真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客气地道谢,下人们却纷纷笑咪咪地对她投以好奇又钦羡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哪里!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尹雪柔想不到这里的人居然如此礼遇她,这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明白,对杨明昊来说,她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员工罢了,为什么他却带她回别墅?又命令下人如此殷勤地照顾她?

    尹雪柔虽不了解杨明吴的心意,但服侍了杨家几十年的老管家,却耳聪日明地察觉到少爷看尹雪柔的眼神,十分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一向讨厌女人的少爷,从来不会带女人来别墅,今天他破天荒地带了个女人回来,可见这个小姐对他确实意义不凡,他当然得竭尽所能地照顾少爷带回来的“贵宾”。

    佣人们带着尹雪柔进房里梳洗更衣,杨明昊则神色复杂地望着她的背影,心中忿忿不平地暗忖。

    可恶!到底是哪个该死的男人,害她变成这副德行?

    他看着喜帖上“曾国威”三个字,忽然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遇见曾雪柔时,她醉得一塌糊涂,抱着他直喊着“国威”,莫非她真是将他错认成那个男人?

    她和那个男人之间,到底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该死的男人,可能是她的情人,他胸中不觉生起一把无名火。

    那个笨女人干嘛要为了一个将要和其他女人结婚的混蛋,伤心成这样?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,凭他亚洲商业巨子的优异条件,那个没没无闻的无名小卒,及得上他的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慢着!?没事他干嘛拿自己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比较?

    还有,那个笨女人喜欢什么人,又关他什么事?他干嘛莫名其妙地一肚子火?

    莫非,他真如王修安所言,喜欢上这个笨女人,所以才会如此在意?

    不可能!他不但讨厌女人,更加受不了愚笨的女人,像尹雪柔这种被雨淋了也不知道要撑伞的女人,简直笨得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不只笨,连看男人的眼光也差得可以。像曾国威那种家伙有什么好?居然为了他心碎成这样!

    杨明昊一脸不高兴地倒了杯白兰地独酌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管家才带着换上蒂芬妮粉色洋装的尹雪柔回到大厅。

    身着名贵洋装,略经打扮的雪柔,竟出奇的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杨明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,眼中散发出异样的光彩,一丝笑意,悄悄地爬上他的唇角。

    尹雪柔被他看得不好意思,不觉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关照,我想,我不该再继续留在这里打扰你了,我应该早点回去才对。还有,我回去之后,会立刻将这套衣服换下来还你,给你添了不少麻烦,真抱歉!”

    见她一看到他就说要走,杨明昊脸上的笑容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问:“这么急着离开,是赶着去见那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一想到曾国威,他就不自觉感到怒火中烧,仿佛对方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。

    杨明昊毫不留情地提醒她: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,早点认清事实比较好。那个男人既然选择了跟别人结婚,表示他根本就不曾真正将你放在心上。你又何必这么傻,为了一个根本就不在意你的男人伤心?”

    她瞥了他一眼,转身摇摇欲坠地走出天门。

    老管家看了十分不忍,立刻劝道:“少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打定了主意要走,杨明昊更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爱那个该死的家伙?宁愿独自为了他伤心,也不愿留在自己的身边?

    杨明昊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冷漠地说:“叫司机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叹了一口气,命令司机送雪柔回去。

    老管家站在一旁,心里犹豫着该不该开口说出心里话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表面上少爷虽然佯装不在意,但自从少爷带回来的这位小姐踏离门口之后,少爷就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少爷,既然你那么在乎那位小姐,为什么不肯表明自己的感情呢?”

    “住口,你在胡说些什么?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笨女人?她最好滚得远远的,省得老是制造麻烦,增添我的烦恼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恭敬地说:“对不起,少爷,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好,但我还是要说。您或许可以欺骗别人说您不喜欢她,可是,您欺骗得了自己吗?”

    老管家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方才我瞧见,从来不碰女人的少爷,居然一脸焦急地抱着一个女人回来,这让我有多么意外,您知道吗?

    而且,少爷看她的眼神,明显地和其他的女人大不相同。您会因为她而悲喜、甚至发怒,这代表了什么?

    这表示向来冷静的少爷,十分地在意她,在意到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地步。由此可知,她在你心中,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就算我这个老头子再怎么愚昧,也看得出来,少爷十分喜欢那位小姐。

    为什么您自己反而看不清呢?

    少爷,如果您真的这么喜欢那位小姐的话,千万要把握机会,别在失去之后,才后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的话,令杨明吴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有没有可能……管家说得没错,他是真的喜欢上尹雪柔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俏皮可爱、天真单纯的模样,他严肃的俊颜终于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……想要她!

    他要那个笨得无可救药,却老是令他魂牵梦萦的女人。就算她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男人,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算要彻底地打败霸占在她心里的家伙,才能得到她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一旦决定要得到的东西,他从来不放手。

    而尹雪柔,是他唯一想要的女人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