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银月下的蜿蜓小径,一路延伸至无边无际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万籁俱寂的夜里,陪伴她的只有飒飒风声。

    因为工作的关系,尹雪蝶夜夜走着同一条暗巷回家,说一点也不害怕,自然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但每天都走同一条路,到后来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今夜似乎有些怪异声响,不断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尹雪蝶好奇地侧耳倾听,然后循声来到某间废弃工厂附近的暗巷里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起了新闻报导的凶杀案,立刻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应该一个人来到这种偏僻荒凉的地方,要是这里躲着那个变态杀人魔,岂不是自找死路?

    转身想走,她又想起上回无意间救了那名俊美火爆男子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那天不是她一时好奇,循声及时发现了皇甫青阳他,将他送医,只怕他迟早会因流血过多而亡。

    一想至此,又隐约听见夹杂在夜风中的那阵低泣与哀鸣,她实在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说不定有人需要她的帮助,她不能因为一则新闻报导,便吓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她得确定这附近没有人受伤或需要协助,才能走。

    就着月光,雪蝶走人黑暗的小巷中!越来越接近那道夹杂着抵泣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雪蝶正想开口询问对方是谁,还来不及问出口,便撞进了一堵结实的肉墙。

    她吓得差点大叫出声,却被对方捂住了口,发不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雪蝶害怕地挣扎个不停,却始终无法自那强劲有力的箝制下挣脱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三更半夜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?”一道似曾相识的低沉嗓音,在她耳边问道。

    尹雪蝶闻言停止了挣扎,这句话应该是她问的才对吧!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被捂住了嘴,根本无法回答,她忍不住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抗议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除了我们以外,还有别人。为了安全起见,你最好别大声吵闹。”他警告完,这才放开手。

    他一松开手,雪蝶立刻回头,就着月光,看见了那个男人的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。你三更半夜来到这里来,又有什么目的?”雪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好奇地反问。

    方才听见他的声音,她就猜到他是皇甫青阳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再次相见,他那张阳刚味十足的俊颜,依旧令人感到些许的心慌。

    “本少爷做事,从来不必跟任何人解释理由。倒是你一个女孩子,三更半夜不回家,还在外面游荡什么?”

    她仰头望向弯弯的月牙,温柔地呢喃:“今晚月光很美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,跟我有的问题有什么关系?”皇甫青阳一脸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他记得他没问她今晚夜色美不美的问题,这个女人是那根筋不对劲?还是浪漫过头了?居然这样都能扯到月光去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雪蝶一脸认真地回答,接着说道:“所以回家的路上,不自觉放慢了脚步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好像有点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指的是,因为月光很美,所以回程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,这跟她三更半夜还在这里游荡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没有人会赏月赏到废弃工厂的暗巷里来吧?

    除了那个变态杀人魔之外。

    因为变态者的心思,不是一般人所能揣测的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。”雪蝶继续补充说明。

    “你是被那阵怪异的呻吟声所引来的?’

    老天!原来跟她讲话,还需要一颗会推理的大脑,否则没办法听懂她那神奇的思考方式及说话方式。

    她点头同意他的推测,接着问道:“你也是被那道怪声引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跟踪一名鬼鬼崇祟的四海帮家伙来的。我怀疑他们在这附近进行非法活动。”

    雪蝶笑了。他方才说,从来不向任何人解释做事的理由,但他还是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刑警?”

    她的问题,令他发笑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吗?”

    雪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像。你比较像流氓,不像警察。”她说话向来很坦白。

    要是平常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,那个人一定死得很惨,但不知为何,看着雪蝶那天真的脸庞,皇甫青阳居然一点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他从不刻意突显自己的家族身分,甚至还故意隐瞒大部分的人,因比四海帮那群小混混,大多以为他只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罢了。

    因此被人误当成流氓,他一点也不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你三更半夜跟个流氓在荒凉的暗巷里独处,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因为你是好流氓。”

    原来流氓还有分好坏?皇甫青阳感到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现在很晚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外游荡,实在不太安全。

    尹雪蝶的外表虽然温柔,内心却挺掘强的。

    当她决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,任何人都无法动摇她的意志。

    不行,我得确定没有人受伤,或需要人帮忙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方才明明听见有人低泣和呻吟,又怎能置之不理地就此离开?

    但怪的是,刚刚那阵微弱的呻吟声,现在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可是好奇怪,低泣的声音已经消失。”雪蝶觉得很纳闷。

    “也许受伤的人已经离开了。”青阳推翻道。

    雪蝶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他陷入昏迷也不一定。总之,没确定对方的安危,就要我离开,我会感到不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根本一开始就没有人受伤,那阵呻吟声,只是你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也听见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真的有人受伤,那也是只要我一个人去看就行了。你不明白这里有多危险!除了四海帮的人可能在这附近埋伏,还有那个传说中的变态杀人魔,也曾经在这附近出没,你留下来,只是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不希望见到眼前这个说话温吞,却倔强难搞的女人,遇到任何的危险。

    甚至她在此多停留一刻,他的心就无法安宁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女人,如此地惶然不安?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,那我就更不该留下你一个人,毕竟二个人好歹也可以互相照应啊!”

    雪蝶那番天真的言论,令皇甫青阳不高兴地绷起脸。

    “要真出了事,只怕我一个人应付还绰绰有余,有你在我才无法好好地伸展拳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怪我会拖累你罗?”尹雪蝶听了,一脸无辜地问。

    依皇甫青阳那火爆直接的个性,任何人这么问他,他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据实以答。

    但看着尹雪蝶那张楚楚动人的大眼,责令人感到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边忍住想舍死自己的欲望,一边破天荒地说出违背心意的话:

    “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!反正女人天生就是一种麻烦。不过,别怪我没提醒你,为了安全起见,你最好寸步不离地跟在我的身后。若见情况有什么不对,你就快逃。”

    真是怪了!

    以前他不是和鹰雄同一国,隶属于讨厌女人的单身贵公子行列?

    为什么这一回,他居然可以忍受这个说话永远漫半拍的女人,跟着他一起闯入危机重重的龙潭虎穴?

    他弄不清自己的心思,而此刻的情况也不允许地多想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屏气凝神地穿过暗巷,正要推开那扇陈旧的铁门,身后冷不防冒出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绝对会小心,不会拖累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愚蠢的笨女人,不晓得什么时候该闭嘴吗?皇甫青阳没好气的地回头瞪了雪蝶一眼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虽然她才认识青阳不久,但却觉得他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,说话也冲了一点,其实是个很会替别人着想的好流氓。

    没错!虽然他俊美又叛逆的外表,看起来很像流氓,但她知道他的心眼不坏,所以就算他误人歧途,也算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有机会她会想办法劝劝他,歹路不可行。江湖是条不归路,苦海无边,早点回头是岸。

    雪蝶一边想着要怎么劝他“弃暗投明”,一边紧跟在青阳身后。

    突然,脚下传来一阵古怪的叽嘎声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察觉不对,一手拉着雪蝶,飞快地往旁边一跃。

    但来不及反应的雪蝶,只觉脚下一空,便整个人往下坠。

    虽然皇甫青阳一手拉着她,却仍被那阵力道往下扯,再加上皇甫青阳站的地板一样老旧腐朽,因此被雪蝶这么一扯,两人双双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两人跌到了老旧阴暗的地下室中,皇甫青阳立刻焦急地问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吓了一跳。你呢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凭本少爷的身手,这一点小意外,怎么吓得倒我?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摸索着口袋,拿出打火机,在一片黑暗中,点亮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微弱的火光里,他看到跌坐在地的雪蝶,似乎挣扎着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脚好像扭到了,很痛,没力气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扶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他牵起了雪蝶的手,正要扶起她,谁知雪蝶突然失去了重心,跌了一跤,顺势将他拉下。

    打火机倏然掉落在地,唯一的光源消失,一切再度陷人了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中,皇甫青阳感觉他的唇无意间吻上了一片柔软。

    瞬间,一阵酥麻的电流,在周身流窜。

    惊愕的皇甫青阳匆忙地起身,在地上摸索到方才遗落的打火机,点亮。

    但恢复光明的地下室,气氛却更显尴尬。

    两人皆在心中暗自怀疑,方才在黑暗中吻到的那片柔软,是不是对方的嘴唇?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虽然她不是故意要把他拉倒的,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该负部分责任。

    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个吻嘛!笨女人,他一点也不介意那个吻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温吞了一点,呆了一点,反应也老是比别人慢了好几拍,而且说话还老是牛头不对马嘴。但纵使她有那么多缺点,他还是不介意她害他不小心吻了她这件事。

    其实,那个吻的感觉还不赖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望向沉默不语的雪蝶。

    仍想着方才那一吻的雪蝶,正陷入惶恐不安的思虑中。方才她在黑暗中,真的吻了他吗?

    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满脸羞红的模样,尹雪蝶侧着头,将自己的客颜隐藏在阴影下。但他面红耳赤的模样,却映人了她的眼底。

    这更加肯定了她的推测。

    他们方才真的在黑暗中……

    讨厌,她一想到就脸红不已,心跳得好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的脚……还站得起来吗?”皇甫青阳觉得自己得说些什么,来打破这令人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点扭伤,应该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看她挣扎着想站起身,皇甫青阳欲趋前相扶。

    “我扶你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却惊慌地退了一步,委婉地拒绝道:“不必了,只是有点扭伤,我自己可以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方才那幕黑暗中的“意外”,她就脸红心跳得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刚才若不是他出手扶她,他们也不会不小心在黑暗中,吻了对方。

    雪蝶生怕“意外”会再度发生,只好跟他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况且,她也不想让他发现,她对他的吻居然有这么强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才见了几次面,而她却己沉醉在那场意外的吻里,说出来不羞死人才怪!

    她尹雪蝶不该是那种随便的女子!

    但他的吻令她心跳加速,却是不争的事实……

    皇甫青阳见雪蝶坚持自己起身,只好强压抑下想扶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看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,就是找到地下室的出口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们两人被困在黑暗的地下室里,除了眼前微弱的火光以外,四周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况且打火机里的液态瓦斯有限,一旦瓦斯用罄,他们就只能在一片黑暗中摸索。

    再加上雪蝶受了伤,所以他们得把握时间,快点找到出口才行。

    就着摇曳的微弱火光,皇甫青阳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他故意放慢脚步,为了让扭伤脚的雪蝶可以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皇甫青阳蓦然说道:“如果……你的脚很痛……走不动,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说得这般犹豫,雪蝶好奇地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本少爷不介意背你,如果你真的走不动的话。不过有件事我得先声明,尊贵的本少爷,可是不曾背过任何人的,今天是看在你脚伤的份上,本少爷才勉为其难地背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的外表虽然看来有些骄傲,但他说话时耳根还微微发红的别扭模样,却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还走得动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朝他露出甜美的笑颜,毫无抱怨地继续跟在皇甫青阳的身后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实在是看不惯她那样逞强,一句话也不说地便一手揽住她的纤腰,扶着她走。

    “你走得太慢了,本少爷实在没耐心等你慢慢走,所以我决定就这样扶着你走。不准有任何异议,只要乖乖闭嘴,跟着本少爷走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手支撑起她大部分的重量,雪蝶走起路来自然轻快多了,而且受伤的脚踝也不再因过度用力而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雪蝶感激地望了他一眼,开口想跟他再度道谢,皇甫青阳却道:

    “闭嘴!我说过了,本少爷不喜欢听人说废话,你只要安静地跟着本少爷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由衷的感激道谢对他来说,只是无关紧要的废话吗?皇甫青阳的这一番话,令雪蝶感觉受了伤。

    原来她说的话,对他来说,是如此地微不足道?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只将她当成一个大麻烦,为什么他又对她意外的体贴?

    两人在黑暗的地下室里,绕行了大半圈,终于找到通往外面的楼梯。

    一走出那个可怕如地底迷宫的地下室。雪蝶深呼吸了口新鲜的空气,仿佛自己获得重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的脚受伤了,我先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心记挂着雪蝶的脚伤,压根忘了自己原先要来这里打探四海帮虚实一事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还走得动。”

    雪蝶拒绝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把她麻烦吗?

    现在好了,他们终于走出了迷宫,他可以不必再理会她这个麻烦了。

    他应该很高兴,不是吗?

    雪蝶的拒绝,顿时激起了皇甫青阳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笨女人,为什么就非爱逞强不可?”

    尹雪蝶一听,也忍不住发飙了。

    感情与自尊受到伤害的她,不由自主地成了一只自保而剑拨驽张的刺猬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嫌我废话多,又麻烦的。可是,如果不是我脚扭伤了,谁想麻烦你这个心高气傲又自大的流氓?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居然胆敢这么对本少爷说话?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就爱这么说怎样?”

    向来温顺的雪蝶,平时很少生气,但她那倔强的个性,若是被人激怒,也是相当恐怖的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平常太过温婉、压抑,一旦累积到了压力的临界点,爆发出来,就会突然据变了个人似的,由一只温柔的小绵羊,变成泼辣的大花猫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不遑多让地怒瞪着一双燃着熊熊怒火的深沉眼,紧瞅着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反抗我的任何决定,我现在就派人将你送到医院去。你不许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非去医院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命令我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傲然笑着,一拨通手机便道:“立刻派辆车来,送一个麻烦的女人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雪蝶觉得好奇极了,眼前那名看似流氓的火爆浪子,真的打通电话,就能命令别人为他做事?

    难道他是黑社会的帮派头子不成?

    过不了多久,果真有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前来。

    司机一下车,立刻朝着皇甫青阳恭敬地行礼致意。

    尹雪蝶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心里更加确定方才的推测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黑社会老大!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T大医院

    “雪蝶,你的脚怎么了?怎么会包成这样?伤得重不重啊?”

    翌日,甄文美一下班就赶到T大医院,去探视右脚扭伤的雪蝶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昨晚下班回家的路上,不小心扭伤了脚。”’

    “你啊!就是这么迟钝又脱线,下班回家的路都走了N遍了,还会扭到脚,真不是普通的呆耶你!我昨晚就一直担心你,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?原来你居然脚扭伤成这样!要不是昨晚接到你人在医院的电话,还真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甄文美一边损雪蝶,一边抱怨个不停。

    甄文美正是那种刀子日豆腐心的热心女子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点小伤而已,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脚不能走,怎么上班呢?

    “我的脚没伤得那么得害。

    但不能轻易离开为里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皇甫青田不但坚持要将她送来台自湾最大的医院,还吩咐院方在她的脚伤痊愈之前,不能任意下床走动,或做出任何会伤及脚踝的事。

    换言之,她现在是哪儿也去不了,更遑论是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于脆别再去那里上班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在那里上班,对你而言太危险了吗?上回你不是告坼过我,有个男客人差自强吻你。难道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里的待遇不错,离公寓也不算大远。而且我在那里,还跟老板学了不少调酒的技巧。你也知道我需要钱,而且我很喜欢调酒师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怎会不明白?但现在事情没那么筒单。你知道昨晚你一夜未归,我都快担心死了,尤其是看了今天早上的新闻快报,我真庆幸你人是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倩了?

    “我看了今天早上的新闻才知道,昨天晚上又发生了一件残忍的凶手案。而且发生的地点,离你上班的PUB很近。跟上回凶杀案发生的地点一样,就在那同废弃的工厂里。可怕的是,凶案发生的时间,正好是你下班的时候。还好昨晚你人在医院里,否则我真担心,你有可能交成其中一名受害者。

    尹雪蝶昕死这则消息,大力震惊地愣了一愣。原来那阵怪声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雪蝶,你怎麽了?也被这个赅人听闻的消息吓到了吗?”甄艾美看雪蝶脸色瞬同苍白得可怕,仿佛受到产重打击的模样,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想不到居然这么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现在警方怀疑,那名残忍的杀人魔一定经常在那附近徘徊,所以每回犯案的地点都十分接近。

    而且更可怕的是,警方后来调查那几名受害的女子,发现她们之间的共同点都是常上PUB,经常夜归的女子。你继续在紫色魅影上班,实在是太危险了,不如趁这个机会换个工作吧!”

    心不在焉的雪蝶,根本没将艾美的一番话听进耳里,她脑中不断地回想昨夜的事。

    难道昨夜她所听见的那阵低泣与呻吟,是受害者最后的求救讯号?

    可惜后来她跟青阳意外跌落地下室,令她无暇抢救那名被害者。

    雪蝶一想起当时她和那名被害者,其实是待在同一个地方,就觉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要是她可以早一点发现就好了,也许可以及时挽救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“艾美,你可不可以帮我跟老板请个假?”

    雪蝶心里很清楚,在她脚伤痊愈之前,绝对无法回到PUB上班。因为那个黑道大哥——皇甫青阳的命令,根本就没人敢违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啊?那里那么危险,你还去上什么班?干脆把工作辞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现在景气这么差,我不能随便说辞就辞,到时要是找不到其他工作,连生活费都有问题,而且,老板人还不错,我也不好意思在他最需要人手的时候,离开PUB。你先帮我请个假,等我找到其他工作,要辞再辞吧!”

    尹雪蝶温婉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甄艾美勉为其难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慢着,像我这样的绝世大美女,就这样一个人去那个杀人色魔经常流连的地方,不是太危险了吗?”她一想就觉得毛骨悚然。雪蝶笑着提醒她:“只要打通电话就可以了。我的手机没电,所以不能打电话去公司请假。公司的电话抄在我梳妆台上的电话簿里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既然你没什么事情,我就回去休息,顺便替你打电话请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艾美。”

    “三八,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套吗?你好好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柔柔地笑着目送艾美离去,接着便陷人一阵纷乱的思绪里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