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二天后——

    至今,震惊社会的裸体女尸案件已发生了三起。

    经过多日的调查,三起命案发生的地点,都距离紫色魅影PUB不远。因此警方怀疑,凶嫌可能常在这一带出没。

    也因这起案子,使得原本颇受年轻人喜爱的紫色魅影PUB,近日变得门可罗雀,客人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就连店内的工读生,也都吓得纷纷离职,不敢待在这里工作。迫不得已,老板只好请求雪蝶回店内帮忙。

    尹雪蝶因脚伤已恢复了大半,能自由行动,便答应回到紫色魅影PUB帮忙。

    近日店内的客人虽少,奇异的是,有二名身分尊贵的贵宾,却每晚必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便是谜般的火爆贵公子——皇甫青阳,他的真实身分没有几个人知道;另一人则是苍龙集团的少东——王子麟。

    “我真搞不懂,你干嘛每晚都来?”王子麟一脸委屈地扫视四周,发现美女少得可怜,忍不住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本少爷就是喜欢这间店里的气氛。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根筋有问题?居然喜欢天天到这间冷清又无聊的PUB来报到?今天传出的第三件命案,刚好就发生在这附近,早吓跑了一堆人,再加上传闻中的杀人色魔,专挑年轻女性下手,而且劫财劫色之后,还杀人灭口,有点姿色的女人,谁还敢来?”

    “这里清静,本少爷就是喜欢清静。不行吗?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恶狠狠地瞪了王子麟一眼,用眼神告诉他,要是他再敢罗嗦,小心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王子麟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的目光,总不经意地飘向某个飘逸脱俗的身影。

    唉!看他的样子,身为他的挚交好友,只好勉强舍命陪君子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杯金汤尼。”子麟无奈地叫了一杯调酒,坐在女人少得可怜的PUB里,悲情地想哀嚎。

    PUB里唯一他看得上眼的美女,他又动不得,只能悲哀地接受,今夜又得禁欲一整晚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漂亮的小妞,再来杯酒吧!你叫什么名字?”一名有了几分醉意的男子,想借酒装疯,向雪蝶搭讪。

    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她看多了,她根本不想理会,再加上近日发生的凶杀案以及皇甫青阳的存在,令她因此更加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纠缠,雪蝶只是调了杯酒给他,答非所问地说着调酒的名字:“恶魔的微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人借酒装傻地向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小美人儿,你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尹雪蝶皱着眉头想退开。

    但那个一脸色相的男人却死缠着不放,不安分的魔爪,还刻意朝着雪蝶那丰满诱人的双峰摸去。

    可是那只魔爪没有成功,在空中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给拦截,接着就听到一阵骨头被激烈挤压所发出的劈啪声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放……放了我。”男人忍不住哀叫出声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双深邃双眸,进射出杀人目光。

    “用你的狗眼看清楚眼前的女人,她是我的,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打她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看……看清楚了,我以后……再也不敢……多看她一眼,求求你……放了我吧!”

    见了对方那痛苦求饶的模样,他这才冷笑地放开那只被他握得发白的手。

    尹雪蝶见那个妄想吃他豆腐的男人,狼狈而逃,并没有什么

    多大反应,只是淡然地朝着青阳道了声:“谢谢,但……我不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在道谢之余,她还不忘跟他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熟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过认识了几天而已,不是吗?

    而且他还说过,女人不过是他的麻烦,她可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倔强的泪水隐隐浮现在雪蝶的眼角,她还记得他那晚说过的话有多伤人,她不会让他继续如此地伤害他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闻言,笑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是我的‘女人’。”

    雪蝶侧着头想了想,难道他在跟她玩脑筋急转弯吗?她明明听到他这么说的呀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对那个男人说,我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讨厌别人碰我的‘东西’。”

    他把话说得很清楚了,他把她当成一件东西,没把她当成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我那夜遇见你开始,你就是我的。”皇甫青阳霸道地宣告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见关键的“那夜”、“你是我的”等句子,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一种暧昧的表情。

    难道这对俊男美女之间,果真有着什么亲密的关系?

    就连在一旁看好戏的王子麟,也忍不住竖起耳朵听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那番大刺刺的“所有权宣言”,令雪蝶感到疑惑,又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讨厌她,嫌她麻烦,还认为她的意见,不值得一闻吗?

    现在为什么突然这么说?

    宣布一个麻烦归他所有,对他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也不属于任何人。”尹雪蝶也很清楚地声明,她不是任何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?”皇甫青阳戏谑地笑着,朝着雪蝶逼近,“难道你忘了那夜在地下室里发生的‘意外’?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那俊美又威胁感十足的俊颜一靠近,雪蝶的心口便莫名地鼓噪。

    她害怕地倒退二步,却仍被他那狂傲而惊人的魄力与男性魅力所笼罩,令她意乱情迷,难以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雪蝶那双闪烁着水漾流光的纯真双瞳,令人一见,便仿佛要沉进那一泓温柔里,还有那玫瑰般红润动人的唇办,令皇甫青阳不由得想起了那夜黑暗中的意外之吻。

    他想再度吻她,好好的品尝那片动人的柔软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俯首,凝视着粉颊绋红的雪蝶,温热的呼吸,近得像在撩拨她的肌肤一般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得想办法让你‘恢复记忆’才行。”

    大手托起她白玉般洁白的下巴,他霸道的薄唇,轻易地印上那抹美丽的嫣红。

    狂野的舌,宛如灵蛇一般,在她的唇内不断翻搅、逗弄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强健有力的双臂,将雪蝶锁在怀中,紧贴他健美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嘤咛一声,整个人像融化般瘫软在他的怀里,双手不由自主地圈住他的脖子,承受着他霸道的吻,和激情的渴求。

    雪蝶在瞬间沉溺在他一手织起的情网中,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她分明在心里痛骂了他一百次,为什么一被他拥人怀里,就连点反抗的意志都没有?

    她真没用!明明痛恨他那火爆又霸道的个性,却又抵抗不了他蓦然展现的柔情。

    当他将她拥在怀中时,她想起了那夜,他一手支撑起她全身的重量,扶着她在黑暗中行走时的体贴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那种默默地付出体贴与关爱,口头上却得理不饶人的火爆男子。

    在他怀里,那种倍受呵护的感觉,让她明白,她正一点一滴地深陷入情网之中……

    在一旁看着两人那激情的拥吻,似乎没有停止的打算,王子麟终于不耐烦地大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依旧交缠在一起,完全没有要分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子麟忍不住笑着调侃皇甫青阳:“唉呀!你们不能在这里就宽衣解带地亲热起来,小心你女人叠妙的身材,被一群好色的男人给看光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听,终于自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瞪王子麟一眼。

    接着,他拉起香腮像红透了的苹果一般美艳的雪蝶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雪蝶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在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上班只上到方才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怎能任意离开PUB,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。我不能就这样离开,这样对老板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处理。从今天起,我不准你继续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工作。”

    要是她继续在这里上班,难保哪天不会有人趁他不在,将她吃了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!尹雪蝶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从明天起,你改到我的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雪蝶无法挣脱皇甫青阳那双有力的大手,只能无奈地被他拉着走。

    她一脸歉然地望向正走出柜台的经理,谁知经理却道:“雪蝶,你就照皇甫先生的话做吧!PUB的事情你不必担心,皇甫先生已经有了安排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瞪大双眼,一脸难以置信地望向经理,只见对方回以一个尴尬又充满歉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皇甫青阳只说了几句话,经理居然就同意让她立刻离职?

    他有这么大的权势吗?

    皇甫青阳拉着雪蝶离开紫色魅影PUB,两人坐进一辆顶级的黑色房车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到你的公司上班?”坐进车中,雪蝶才想到要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从明天开始,你到这间公司报到。”青阳交给她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车内的光线太暗,她看不见名片上的字。雪蝶不禁怀疑,像青阳这种黑社会大哥所拥有的,会是间什么样的公司?

    地下毒品交易公司?还是公关酒店之类的行业?

    她突然感到有些害怕,却不知该怎么问出口。

    毕竟在得知他竟是黑帮老大之后,她实在很难再度鼓起勇气骂回去,甚至拒绝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自己因为一时的冲动,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况且,照他方才对自己的占有欲来看,就算他的旗下事业再邪恶,他也舍不得让她做些出卖色相的事情。从他刚才痛扁那个想吃他豆腐的男人,就可以确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有什么好怕的?他又不会卖了她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地开到了雪蝶和艾美合租的公寓。

    她下了车才猛然想起,她从来就没跟青阳提起她的住址,为什么他会知道她住的地方?

    仔细一想,似乎有点可怕。难道他的帮派势力已大到眼线遍布各地的地步?

    这几天跟他相处,只觉得他既神秘又霸道,但对于他的身分背景,却一点也不了解。只能依据他那火爆的脾气和尊贵的气势,胡乱瞎清他极有可能是黑社会某帮派头目。

    算了!再怎么想,也理不出个头绪来,她决定放弃一切推测,好好地休息一晚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“雪蝶,你今天是跷班,还是突然想通了,决定辞职不干?不然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尹雪蝶才刚进门,就得面对甄艾美的疲劳轰炸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哇!我刚刚看到一辆好炫的黑色凯迪拉克开走了,我想那辆车的议价一定又酷又帅,就像现代版的白马王子一样。要是有机会坐坐那辆豪华的轿车,香车配美人,一定会更加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当然,香车美人非她——甄艾美小姐莫属。

    雪蝶看着正说得高兴的艾美,心中无声的叹了口气:是啊!

    青阳是又帅又酷没错,如果不考虑他那吓死人的火爆脾气,还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毒舌,他确实是女人心目中典型的白马王子。

    “咦?你还没说你今天为什么提早回来,难道说……紫色魅影PUB倒了?

    刚自怀春少女的幻想清醒过来,艾美继续追问雪蝶今晚早归的原因。

    尹雪蝶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PUB没有倒。”

    “咦?PUB没倒不好吗?不然你为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心事?”甄艾美好奇地竖起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雪蝶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那幽怨的模样,比被宁采臣抛弃的聂小情还要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PUB里的经理叫我明天起,不必再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你平常工作那么认真,就连脚受伤,也不舍得多请二天假,他怎么可以这么罔顾道义地开除你?那个经理实在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怪经理,我总觉得他是不得已的。”

    雪蝶实在是太善良了!连被老板Fire了,还那么温柔地替别人想,既不怨天尤人,更不会因此而责怪老板。甄艾美心中感动不己。

    谁知雪蝶突然补充说明:“不能怪老板,但可以怪皇甫青阳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皇甫青阳?”艾美突然像发现新大陆地问道。

    雪蝶突然觉得头有点疼,如果要将她和青阳之间的恩怨及相识的经过,透露给艾美知道,只怕会被迫问个几天几夜。

    她开始有点后悔自动提起青阳的事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……今天害我不得不被迫离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姓‘黄’的,为什么要逼你离职?对了,他长得怎样?帅不帅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。还有,他不姓‘黄’,他姓‘皇甫’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啦!快告诉我,你怎么认识他的?还有,他为什么要你离职?他是不是想泡你啊?”

    面对艾美一连串的问题,雪蝶只好用最简单扼要的句子,说明了她和青阳相识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个姓‘黄’的,是个性格迷人又霸道的火爆浪子啊!”

    艾美的眼光一定有问题!雪蝶愤恨不平地想着,那么霸道又暴躁的男人,性格哪里迷人了?而且……

    “他不姓‘黄”’她第二次纠正艾美。

    艾美听了之后,不但笑得一脸暧昧,还继续发问:

    “哎呀,他姓什么都一样啦!倒是你……好像对那个男人有某种很特殊的感情?”

    “哪有?”好友的质疑,竟令她感到一丝心虚,脸不由自主的红了。

    “少装了啦!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看你说话老是三句不离他就知道,你喜欢那个男人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喜欢上他,你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甄艾美发现,雪蝶那心虚脸红的模样真是可爱。当然,论美色,她甄艾美若是排第一,至少尹雪蝶绝对够格排第二。

    “好啦!你说没有就没有。不过说真的,最近PUB附近发生的几件凶杀案,好像太过巧合了。说不定凶手真的经常在那附近徘徊,伺机找年轻女性下手。你能离职,我也放心多了。至少你到那个姓‘黄’的公司上班,比在PUB单纯又安全多了。”

    艾美的关怀,令雪蝶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忍不住再度纠正艾美。

    “他不姓‘黄’他姓‘皇甫’还有,谢谢你的关心,艾美,你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得着你说吗?本小姐本来就是世上最美的。好了,废话少说,你明天不是还要到那个火爆浪子的公司去报到吗?你该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嗯!我去洗个澡就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睡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道晚安后,雪蝶拿了换洗的衣服,进了浴室,才发现浴室里又积了一堆待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糟糕!她现在才想起来,上个礼拜忘了洗衣服,脏衣服积了满满一堆,再不洗,她就没干净的衣服穿了。

    雪蝶连忙要将那堆脏衣服,全丢进洗衣机里去洗,可才刚拿起空篮子,便发现洗衣篮底,居然射出一道微弱的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雪蝶好奇地低头一看,发现洗衣篮里,除了几枚铜板,二条口香糖,还有一颗闪开发亮的紫色菱形水晶,在黑暗里隐隐散发着一道妖异的紫光。

    她的洗衣篮里怎么会有一颗看来这么美丽名贵的水晶?

    难道是艾美不小心掉在篮里的?

    但是像艾美跟她这种经济能力如此普通的女人,怎么买得起这么名贵的水晶?

    而且依照艾美爱美的个性,有这么漂亮的水晶,一定天天戴着出门,哪有可能将它丢在洗衣篮底?

    平常她衣服口袋倒是常放一堆零钱或糖果,一忘了拿就掉在洗衣篮底。

    难道这颗奇异的水晶,也是跟那二条口香糖一样,是从她衣服口袋里掉出来的?

    可是她不记得,自己的口袋里,什么时候多了这颗美得惊人的水晶啊!

    好奇心的驱使下,她拿起那颗闪烁着紫光的水晶、那冰冷的触感,拿在手中感觉十分清凉舒服。,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颗透着神秘紫光的水晶,似乎与一般珠宝不同。

    那枚晶莹剔透的水晶中央,正不断地冒出许多细小的七彩气泡,就好像汽水不断冒着气泡一般。

    雪蝶拿起那枚盈手可握的紫水晶,仔细地观察它的形状,看来是跟一般普通的水晶十分相似;但寻常的水晶里,绝不可能有气泡产生,更何况是七彩的气泡,那画面看来既诡异又神秘。

    她唯一可以断定的是,这不是一颗普通的水晶!

    只是,这么奇异又特别的紫水晶,怎么会掉在她的洗衣篮里呢?

    尹雪蝶百思不得其解之下,只好拿起水晶,随手将它放在梳妆台上,先洗个舒服的热水澡再说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当晚,皇甫青阳一回到家,就接到王子麟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!我找宁采臣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就知道又是王子麟在耍呆!皇甫青阳一点也没有陪他瞎扯的耐心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正打算挂断电话,话筒那边又传来一阵欠扁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少装蒜了,你这家伙还不从实招来。那夜你跟那个‘聂小倩’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实在是没什么耐心,陪王子麟打哈哈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吃饱太闲没事干,可以先做五百遍俯地挺身,再去后院拔二小时的杂草。做完这些运动之后,相信你会觉得很充实,很好人眠。如果做完这些,你还不想睡的话,那就随便你要干啥。不过,我要挂电话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我只问最后一个问题。那一夜,你跟她真的在黑暗的地下室里……那个?”

    王子麟虽然问得很含蓄,但邪恶的本性想到的,却是比接吻更刺激、邪恶的事。

    “烦死了!你方才没看到我们接吻的那一幕吗?”皇甫青阳只觉得王子麟的问题很烦,也没细想他的话中之意,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王子辚感动地想,难得青阳终于想开了,明白了女人可爱之处,想脱离可悲的“处男俱乐部”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坦白说,你跟她真的在黑暗的地下室……做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难道还假得了吗?”

    他都当面亲给一堆人看,直接声明尹雪蝶是他的女人了。真搞不懂这个罗嗦的家伙,还有什么好怀疑的?

    王子麟简直感动得无法言语,青阳终于开窍了!

    “你已经安排她到你的公司上班了?”

    天啊!想不到皇甫青阳才刚开荤,就变得这么高竿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没想到,在严肃的办公室里调情,可比外面刺激多了!还是青阳聪明,立刻就将自己的女人安排在公司,这样什么时候想吃她,都很方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这好得很,我简直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真是太好了!青阳这么做,让他有了在公司“金屋藏娇”的灵感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听了一头雾水,在公司安插一个职位给雪蝶,这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,有什么好佩服的?

    “青阳,我得先跟你道歉,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很逊。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胆敢说自己逊,皇甫青阳双手握拳,正发出喀喀的声响。不过看在他那么诚心道歉的份上,他就原谅他一次吧!

    “好吧!我接受你的道歉。”皇甫青阳咬牙切齿地说,“你还有什么废话要说?没有的话本少爷要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重重地挂上了电话,少了子麟的打扰,他再度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明天,雪蝶真的会照他吩咐,乖乖地来公司报到吗?

    可恶,一想到那些妄想轻薄雪蝶的家伙,他就有气。

    他早就该让雪蝶离开那间PUB了,他实在无法忍受见到别的男人碰雪蝶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地在乎雪蝶,而且好像只要他一静下来,就忍不住想起任何有关她的一切。但他很清楚,他想要尹雪蝶,而他想要的东西,绝不会交到任何人手中。

    尹雪蝶,只能属于他一人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