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隔天,尹雪蝶照着名片上的地址,来到“天晶集团”旗下最高的一栋大楼。

    雪蝶眯着眼睛,看着眼前那栋金黄色的建筑物,在太阳下闪耀着黄金般的光芒,一时被那壮观的景象所震撼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青阳的公司,不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朝气蓬勃,而且还很壮观漂亮。

    光想到她未来就要在这栋六十层楼高、黄金般美丽的大楼里上班,就觉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青阳不是黑社会老大吗?真是没想到他的公司,居然有如此大的规模。

    看来黑道的力量真是不容小觑!

    走进了天晶大楼,向柜台说明是皇甫青阳要她来这里上班之事,却见到几位柜台小姐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尹雪蝶很尴尬地取回名片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是不是走错公司了?没关系,那我出去再找一遍。”

    她就说嘛!这么明亮华丽又壮观的公司,怎么看也不像会跟黑社会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雪蝶刚要踏出门,立刻被人叫住。

    “慢着!尹小姐,这里确实是天晶集团的办公大楼没错,你没有跑错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名片上的人名有误?”

    她直觉皇甫青阳明明就像是黑帮者大,他真的会是天晶集团的……

    柜台小姐双眼闪闪发亮,直打量着眼前活像自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错,皇甫青阳先生,确实是我们天晶集团的副总裁。”

    她礼貌地朝着雪蝶笑着,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的反应太激动了。因为副总裁从来就不插手人事方面的事,所以我们刚听到副总裁指名要你来公司上班,都觉得很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尹小姐,请你在这里稍等一下,我们替你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尹雪蝶在柜台小姐的带领下,来到副总裁专属办公室。

    高雅尊贵,并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办公室,与青阳那阳刚之美,十分地相衬。

    雪蝶一进办公室,便被全神贯注、低头浏览公文的青阳所吸引。那双又粗又浓的剑眉斜飞人鬓,长长的睫毛从这个角度看来更加明显,挺直的鼻梁下,有着性感的薄唇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知道雪蝶进来,却不曾抬起头来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一会儿,我看完这份文件,再带你到人事部去报到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想亲自安排她的工作?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她有些感动,毕竟像他这般忙碌的高级主管,时间是很宝贵的,而他却肯为了她而牺牲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尹雪蝶有些不安地偷瞧了青阳好几眼。此时他认真冷静的模样,跟平时火爆霸道的个性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这时,她突然想起,昨晚发现那颗奇异的紫水晶之事。

    今早她问了艾美,她也说那不是她的。这让她一直很烦恼,该怎么处理这突然冒出来的贵重物品。

    若是送到警局去,警方问起她这颗水晶的来历,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……

    正烦恼着不知该找谁帮忙,突然她觉得可以问问青阳。

    经历那一夜有惊无险的地底迷宫之后,她相信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,况且像这类贵重水晶的相关问题,也许他会比她懂得多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雪蝶试探地问:“有件事想教你,可以麻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不要在本少爷看公司重要的契约文件时打扰我。有什么事情,等我有空再说。”皇甫青阳头也不抬,冷冷地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那冷傲的态度和轻蔑的言语,再度伤了雪蝶那颗如玻璃般脆弱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她永远是那么的低下、那么的微不足道吗?

    昨夜那个热情缠绵的吻,曾让她以为,她对他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现在他的态度却变得如此地冷傲伤人?

    十分钟后,皇甫青阳终于放下了手中文件,潇洒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雪蝶默默地跟着他一起乘坐电梯,到下一层的人事部。

    “最近公司里刚好来了一批新进员工,你就跟他们一起受训。等到职训完成,我再替你分发到适合你的部门去。”皇甫青阳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雪蝶黛眉微皱,不发一语地站在皇甫青阳身边,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刚才不是有话想问我?”现在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个人,皇甫青阳终于想起她方才似乎有话想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老是把她当麻烦看待,现在他又怎能指望她向他说出内心的疑惑?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想再面对他那冷漠的俊颜,和冷淡的言语。雪蝶赌气般地别过头去,不肯正视他。

    突然,电梯发出一阵怪声,接着便停止了运作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皇甫青阳不敢相信,他大楼里的电梯,居然在此时故障?

    雪蝶也警觉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电梯故障了吗?”

    她紧张地按着控制面板上的按键,电梯还是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电梯的控制系统一旦短路,就无法运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按了紧急钮,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人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办公室里堆满了一堆待签的文件,还有下午的重要会议,青阳显得越加暴躁。

    都怪那个可恶的老头,年纪都一大把了,还不肯认分地拼命扩充天晶集团在欧美的势力,近几个月直窝在国外无暇回国,害他挂着副总裁的头衔,结果比成天在国外当空中飞人的总裁老爸还要劳碌!

    “这可恶电梯,什么时候不坏,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故障,好像是故意跟本少爷过不去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狠狠地踹了无法开启的电梯门一脚。

    其实,办公室里的文件会越堆越高,有一半是因为他前几天一到晚上,也不管事情有没有处理完,就往紫色魅影PUB跑所导致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几天,几乎是在不眠不休地的情况下,拼命的处理文件和公司里的一切事务。

    尹雪蝶见他气成那样,不禁叹了口气,幽幽说道:

    “和一个讨厌的麻烦,一起被关在电梯里,真的令你这么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皇甫青阳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讨厌麻烦的女人,不是吗?那很抱歉,你现在得跟我这个麻烦被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是我的麻烦了?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如此妄自菲薄地贬低自己,同时他也隐约觉得自己太过火爆的脾气,似乎令雪蝶变得异常沉默。

    难道他在无意中伤害了她?

    她的沉默不语,令他的胸口有了一个缺口般地……空洞。

    但皇甫青阳向来习惯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,再加上唯我独尊惯了的霸道性格,令他很难放低姿态去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但见一句无意的“笨女人”,令她眼中露出了受伤的水光,皇甫青阳急得连耳根都发红了,却别扭着不知该如何安抚雪蝶那受伤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不觉得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一阵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,那是属于雪蝶特有的迷人香气,就像她的外表与气质一样,有着空灵的味道。

    晶莹如水晶般的瞳眸,覆上一层水光闪动的薄雾,望着她眼中的泪光,皇甫青阳的胸口蓦地一动。

    他一手捧起她绝美的芙颜,一手拿起手帕,为她拭去那即将滚落粉颊的珠泪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对不起三个宇,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过“对不起”这三个字,没想到要跟人道歉,是件如此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你一点也不麻烦,你还哭什么哭,女人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惊觉到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“麻烦”,皇甫青阳顿时有点明白,雪蝶为什么那么爱哭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真的常在不知不觉间说她麻烦,即使他根本无意怪她,只是天性火爆冲动的脾气使然。

    “别再哭了。”带着一丝歉疚?皇甫青阳以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,轻声哄她。

    傻女人!难道她不知道她的眼泪,会让他心疼吗?

    尹雪蝶诧异地一抬头,却陷进了他那双柔情似水的深邃黑眸里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性格火爆、狂傲又极富侵略性的皇甫青阳,露出如此深情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雪蝶眼里那楚楚动人的泪光,还有诱人的唇办,令他忍不住低头想含住那片美丽的嫣红,却被一道吵杂的人声所惊动。

    “副总裁,修理电梯的工程人员正要撬开电梯门,请您再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只差半寸,他就能品尝到那片樱唇鲜红甜美的滋味!

    悸动不已的心,令他忍不住想沉浸在她的柔情里,但理智拒绝了她的诱惑。

    他退了一步,以冷静一下激烈鼓动的心跳。

    如梦初醒般的雪蝶,亦在同时,尴尬地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她是怎么了?居然差点又吻了他。她不是再三跟艾美保证,她是绝不可能喜欢上那个性格冲动、火爆又自傲的男人?

    讨厌!那为什么每回当他俊俏的脸庞靠近自己时,她又会紧张得心跳加速,不知所措?

    糟糕,现在的气氛这么尴尬,她得说些什么来打散尴尬的气氛才行。

    对了!她一直找不到机会问他关于水晶的事情,现在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,此时不问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,我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问什么你就问吧!”

    雪蝶伸手进皮包摸索了一会儿,取出那颗隐隐散发着魔幻紫光的水晶。

    这时电梯门却突然被人用力撬开,几名工人探头看了电梯一眼。

    雪蝶注意到有人见到这颗异常美丽的紫水晶时,露出了极为讶异的神色,因此不待青阳回答,她便迅速地将那颗紫水晶收进了皮包。

    关在电梯里好一会儿,两人终于得以解脱,忙碌的皇甫青阳立刻牵起雪蝶的手,匆忙地赶往人事部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还来得及参加下午的职训。”

    更多人睁大眼睛,看着他们公司最冷傲权威的副总裁,居然牵着一个从没见过的女人,匆忙地离开,人人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尹雪蝶的出现,已为庞大的天晶集团,带来一阵波涛汹涌的暗潮。

    无人注意的角落里,有个人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意。

    组织寻找多日的秘宝,终于出现!

    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,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,一转身,就隐没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,没有人察觉到那抹可怕的笑意背后,隐藏着极大的阴谋……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皇甫青阳带着雪蝶来到人事部,交代了一声,便离开人事部,赶赴下午的重要会议。

    人事部的林经理,是个戴副银边方框眼镜,十分严肃的女强人。由于尹雪蝶来到人事部时,已超过了预定的时间,而且林经理又亲眼看见她最心仪,向来不管人事调配的副总裁,居然破天荒地带了一个女人进人事部,令暗恋皇甫青阳的林经理,对尹雪蝶又妒又羡。

    因此,说明会一结束,林经理立刻随便安排了一个偏僻靠墙,最不起眼的位子给雪蝶,然后放下一堆文件和报表在她的桌上。

    林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方框眼镜,冷冷地说道:

    “虽然你是副总裁亲自引荐人公司的,但副总裁和我处理事情,向来公私分明,因此你也不必指望我会因此而对你另眼相待。该学的、该做的工作,你是一样也少不了。今天你就将我交给你的那些报表和文件整理好Key进电脑分类储存好。”

    林经理就这样丢下一叠像座小山的文件资料在雪蝶面前,然后得意地冷笑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;戴着金边眼镜,长相颇斯文的副理,来巡视新进职员的工作状况。

    很快的,他的视线被尹雪蝶那清丽的身影所吸引。

    “第一天工作还适应吗?”副理十分亲切地和雪蝶攀谈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雪蝶回答的语气如同她的人一样,温温柔柔的,令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副理却十分诧异地看着她眼前像座小山一样,多得离谱的文件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林经理交代给你的工作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这也未免太多了点吧?难道林经理是想第一天,就吓跑这么美丽的清秀佳人不成?那可不行,像他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,怎能眼看着美人被刁难而无动于衷?

    “林经理吩咐你的工作量太大了,我找人替你分担一些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副理拿起她桌上的文件资料,打算分送给其他人帮忙,却不小心撞倒了桌上的东西,雪蝶的皮包被撞掉,里面的东西全掉了出来,包括那颗散发着魔幻紫光的菱形水晶。

    雪蝶一发现众人一见那颗美丽的魔幻水晶后,皆露的诧异神色,立刻将水晶和其他的私人物品,迅速地收进皮包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本想帮忙,却不小心撞掉你的皮包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她朝着好心的副理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副理露出有些腼腆的笑意,然后慢慢走近雪蝶,低声问道:“冒昧地请问一下,你今天晚上有空吗?我知道这附近新开了一家气氛不错的法国餐厅,待会儿下班一起吃个饭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做不完……”她的秋水瞳眸,流露出一股楚楚动人的哀愁。

    “什么做不完?工作太多做不完吗?”

    雪蝶优雅地点了点额,轻柔的嗓音,缓缓地补充道:“这一大叠的客户资料,完全都没整理过,必须先分类,才能KoyIn。可是资料这么多,恐怕得留下来加班才能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帮你拿一些回去分类Koyh。”

    副理拿了一叠文件刚走,换主任前来巡视,他直直走到雪蝶的身边,开门见山便问:

    “这二天有部不错的电影刚上映,我想问你今晚我有没这个荣幸,请你看场电影?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要加班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说你今晚得留下来加班吗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今天的工作还算轻松,连他这个主任都能忙里偷闲地泡妞,

    不,是“照顾”一下新进职员。为什么这个头一天上班的大美人,居然得忙到加班?

    “做报表……”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用最惯用的简易语法,说明她今晚不能赴约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月初,急着做报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林经理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你做什么报表?”“不知道,好多种。”轻柔的嗓音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从抽屉里拿出一堆报表。

    “这不难,我帮你做,一下子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主任又拿走了一叠报表去“热心公益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因为有一大堆的狂蜂浪蝶,私底下抢着替她代班,雪蝶十分轻松地准时五点半下班。

    下了班,她第一件事便是想找个机会向青阳道谢,谢谢他替她安排的这份工作。虽然她的上司林经理是严苛了一点,但公司的福利和待遇都远比勉原来的工作好。

    再者,便是想问他关于魔幻紫水晶的事。

    但可惜身为公司决策者之一的副总裁,工作量远比她想像的还要庞大。

    她向秘书打听过后才知道,青阳今天一整天的行程表,几乎都排满了。

    除了一堆重要的会议之外,公司的许多重大决策都需要他亲自监督批准,因此他平时几乎都忙到很晚才离开公司。

    雪蝶知道他很忙,因此天真地想,等到他晚餐的休息时间,至少她可以和他一起吃顿饭吧!

    可是她等了又等,等了一个多钟头,皇甫青阳依然没有离开他的专属办公室。

    雪蝶等到饿得头昏眼花,仍不见青阳出现,又不便打扰为公事而忙碌的他,只好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因为才刚换工作,目前还在试用期间,再加上她需要很多钱来支付出国留学的费用,因此能省则省的雪蝶,打算随便找间快餐店解决一顿,再慢慢散步回家。

    离开公司没多久,为了抄捷径而走进黑暗小巷的雪蝶,一走进暗巷中,立刻被人从背后以刀胁持。

    “不准开口,你要是敢发出声音惊动别人,我立刻动手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低沉粗犷的男人,一手用刀抵在她的脖子上,另一手则用力地想抢下她的皮包。

    雪蝶紧抓住皮包不肯放,接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以阴柔得仿佛四周顿时吹起一阵阴风的语调说道: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快把皮包给我,你要是再不放手,后悔的人会是你。”

    夜这么的黑,风这么的大,一阵冷风袭来,他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男人蓦地觉得眼前的女人,肤色未免太苍白了些,白得近乎透明,简直就像……毫无人气的美艳女鬼!

    他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抢走我的皮包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她继续慢条斯理地;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觉得他的四周仿佛突然吹起一阵阴冷的寒风,只因眼前这名美丽得散发出一股灵异气息的美艳女子,比王祖贤长得还像聂小倩。

    但是他铁齿地相信,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鬼!

    他一边发抖,一边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刀,生怕一个不留神,刀子被抖得太厉害的右手给抖掉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很勇敢地自我催眠,告诉自己,他会发抖绝对不是因为眼前的女人长得太像美艳的女鬼,而是因为今天晚上的风,突然变得好冷,所以他才会一直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不是因为上级的命令不可违抗,再加上他自己也觊觎这个女人身上的钱财,才会跟着这个诡异的女人走进这条暗巷里。

    早知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妖灵气息如此骇人,他就不会跟着这个身分不明的女人,来到这么阴暗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废……废话……少说……快……快点把东……西交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后悔?”

    那阵低柔仿佛人鱼的歌声一般,极具魅惑力的轻柔嗓音,令人一听更加的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会后悔……你不快点交出……东西……才会……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雪蝶很为难地犹豫了一下,幽幽地说道:“我的皮包里只有二百元的车费和饭钱。”

    接着她用很怜悯的目光看着他,“你就算想抢钱,也只拿得到二百块。”

    她很抱歉让他感到失望,但她的皮包里真的只带了二百多块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的皮包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都已经冷得全身发抖了,还坚持到底,不肯放弃,雪蝶好心地继续补充说明道:“因为这个皮包,是我二十二岁生日时,母亲送我的生日礼物,对我非常重要。但是你要钱的话,二百元可以全部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谁会将……那点小钱放在……眼里,如果你不想……这个皮包被……老子一刀划破,就快点……把维纳斯的秘……密交出来。不准耍……花样,否则我下……一刀,就划在……你美丽纤细的脖……子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很卖力地耍狠了,但四周的寒气实在太冷,害他抖得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维纳斯的秘密?那是什么东西?”尹雪蝶一头雾水地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皮包里……所藏的那颗紫……色水晶,快将它交……给我,”雪蝶一听,将手伸进皮包里摸索,心中却暗自犹疑,原来他要的是那颗奇异的紫水晶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抢回那颗紫水晶?

    难道那颗奇特的紫水晶,隐藏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不成?

    “快点把……东西……交出来,再慢者子……就一刀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粗暴的男子话还没说完,便闷哼一声,被人一拳重重地打倒在地,手中的刀子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动的手?雪蝶吓得回头一看,却见到一张令她惊喜的俊美容颜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紧?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青阳打伤那名男子之后,根本不将那个倒地哀嚎的强盗放在眼里,那双焦急的眼神,只顾着追随雪蝶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刚签完一堆文件,一离开办公室,秘书就告诉我你在我的办公室外等了很久,所以我才立刻迫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的柔情、焦急与关爱,令雪蝶含羞带怯的芙蓉面染上美丽的枫红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平安无事,要是你真的受到什么伤害,我一定饶不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强盗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皇甫青阳那双深邃的黑眸,透出足以杀死上百人的强烈杀气,望向那个被他一拳打在地上呻吟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甜甜地朝着青阳一笑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躺在地上哀嚎的倒楣男人,刚才已被雪蝶那股阴冷气息,给吓跑了二魂一魄,现在又承受了皇甫青阳凌厉的一拳,已然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严惩这种不知天高地厚,连我的女人也敢动的下三滥家伙。”

    他又说她是他的女人了!

    这么说来,他对她果真是特别的;换个说法,是他终于肯承认他喜欢她了吗?

    一丝欣慰的喜悦,缓缓地涌上雪蝶的胸口。她羞怯地低下头,掩饰脸上那喜出望外的微笑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双手交握,发出某种清脆惊人的声响,吓得那个男人挣扎着想自地上爬起逃走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教训他好呢?先痛打他一顿,打断三根肋骨、五颗牙,再拔出十根手指的指甲。最后再严刑逼问他,是谁派他来袭击你、目的何在。如果他胆敢有所隐瞒,那就再打断三根肋骨、五颗牙,再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冷笑着逼近他。

    “副……副总裁,饶命啊!”

    他连忙吓得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他叫他副总裁?皇甫青阳魅眼斜睨了他一眼。他是天晶集团旗下的员工?

    不,看他的样子,应该是潜伏在公司里的可疑人物。

    “说,你是什么人?是谁派你来的?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胆敢对我的女人动手?”

    说完,皇甫青阳又挥出一拳,打得他再度趴下哀嚎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派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就打到你说为止。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发着抖,犹豫着不敢开口,但一见皇甫青阳那残酷而阴狠的目光,随即吓得什么都招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,我说、我说。其实我只是奉命……啊!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一道冷枪自暗处射来,射中了被皇甫青阳打得跪地求饶的男人,接着就见他大声哀嚎,整个人倒在地上痉挛抽搐,仿佛中了某种怪异的毒似的。

    他极为惊恐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含糊不清地说出“腾蛇”二个字,便断了气。

    致命的枪声并未因此而停下,躲在暗处的人影,也不放过皇甫青阳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见情况不对,立刻扑向雪蝶,将她护在怀里,用最快的速度滚向黑暗的巷子里,以躲过来自暗处的暗算。

    俐落地闪过致命的攻击之后,皇甫青阳拉起雪蝶的手,便往他的座车跑。

    坐进车中,发动车子之际,又有二颗子弹,射人了车里,幸好没有伤及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他用力地踩下油门,那辆顶级的跑车,便如一道耀眼的银色闪电,迅速地离开黑暗又危险的巷子,消逝在无边的夜色里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