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大早就到公司去听取业务简报。

    开完会没多久,他便埋首在一堆待签的文件中。

    接着,他逐一和各个高层干部讨论过公司的重要决策之后,秘书再度打了通电话进来通报:副总裁,林经理正在办公室外等您的传唤。”

    “叫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浓妆艳抹的林经理一进门,便函冲着皇甫青阳,露出自认为最美丽动人的笑容,恭敬又娇羞地道:“副总裁,关于这个月的人事异动,还有下个月的招聘广告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公司花钱请你来,不是当花瓶给人看。如果你花在脸上的时间,可以少一点,也许就能写出像样一点的报告书吧?你

    看看你这份漏动百出的报告,你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,只能写出这样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那群天真的手下,最近的表现也不怎么样。你身为他们的上司,就这样纵容他们在上班时间聊天打屁,‘骚扰新进职员’?”

    “副总裁,其实……”面对她仰慕男人的责斥,林经理万分委屈地急着想解释,却被暴怒的皇甫青阳打断。

    “闭嘴!你大概还搞不清楚状况,我说话的时候,别人没有插嘴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无情的指责,令林经理差点哭了出来。她只能战战兢兢地顺从道:“是,副总裁,我以后一定会更加的努力、小心,绝不让自己还有手下,再犯相同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牢牢记住这一点,处理公事要是非分明,不要因为‘同性相忌’而公私不分,随意欺负新人。若敢再犯,必定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以后行事一定会更加谨慎、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,你出去吧!”

    林经理低垂着头,哭丧着脸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了副总裁办公室,看见秘书朝她投射而来的怜悯眼神,林经理忍不住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她最仰慕、敬爱的副总裁,今天为什么会一反常态,如此毫不留情地责备她?以前虽然知道副总裁的个性火爆、直接,但她也从来没像今天被骂得这么惨过。

    “林经理,其实你不必太过伤心,因为今天在你之前,已经有八个人被骂得哭着走出副总裁办公室。今早,副总裁心情好像不太好,每个进办公室的干部,都被他批得很惨。”一旁的陈秘书,不忍地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但秘书没说,她可能是被批得最惨,哭得最厉害的一个。

    多年和副总裁相处的经验,令陈秘书直觉认为,林经理会被修理得这么惨,极有可能是她平日就对新进的美丽女性员工态度颇差,尤其是这回她还欺负到副总裁亲自引荐的尹雪蝶头上。

    林经理欺压尹雪蝶事件,极有可能是令副总裁龙颜大怒的关键之一。

    看来是林经理运气不好,居然不小心碰到了副总裁的逆鳞,这次没被炒鱿鱼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    林经理刚走,皇甫青阳就接到实验室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射进车里的子弹经过化验,发现上面被涂抹了一层前所未见的剧毒;还有,尹小姐带来的那颗水晶,化验的结果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,他的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了雪蝶那清丽的身影,心

    中有股声音不断催促着他,快回别墅去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一念及目前她正是国际恐怖组织所看上的猎物,一颗忐忑不安的心,更是无法安定下来,一颗心仿佛悬在半空中,令他愈加暴躁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将化验结果送到别墅去,我待会儿会回别墅去看化验报告。”

    放下话筒,青阳顺手拿起几份未看的文件,吩咐助理备车回别墅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走出办公室,立刻交代秘书:“我有事出去一趟,今天不接任何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副总裁您慢走。”陈秘书立刻回道,目送着皇甫青阳离去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绚丽的水晶灯垂吊在广阔而富题堂皇的大厅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穿透玻璃落地窗,在璀璨的水晶灯上,跳跃着七彩流光。

    一身雪白西装的男子,将一叠厚厚的文件自档案夹中抽出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您下令要化验的那二样东西,结果已经出来了,详细的资料都在这份文件里。”

    青阳将文件拿起来,迅速地浏览一遍,发现文件里有太多艰深的化学名词,看得他一头雾水地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简单地告诉我那二样东西的成分和作用,这么多的资料对我来说,一点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但他很明白,那叠自天晶集团专属的秘密实验室所分析出的资料,极可能是世界各国间谍急欲盗取的机密。

    “这二样东西,充满了令我们雀跃不已的神秘谜团。一旦解开这个秘密,可能是科学史上的重大发现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颗梦幻般的紫水晶,就像含有魔力一样,具有自身合成的作用,虽然我们目前暂时无法研判,它正进行着什么样的作用,但它本身蕴涵着丰富的生命力,仿佛有股魔力一般,令人神往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名戴着限镜,拥有顶尖能力的科学家,瞧他兴奋的模样,宛如得了诺贝尔奖般,他忍不住好奇地问;“你是说,那颗古怪的水晶有生命?”

    但水晶是种矿石,怎么可能有生命?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而是水晶本身能不断地自行某种神秘的合成作用,就好像有生命一样。当然它的生命形态,和动植物不太相同。”白衣男子正色地推了推眼镜,认真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一颗石头居然具有自行合成的能力?这不是超越了地球上已有的科学知识定律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至少目前地球上已知的上千种矿物,没有任何一种具有自行合成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那颗怪异的水晶,不属地球所有?”

    “就连目前所发现的各行星殒石,也没有自行合成的能力。所以我想这不是来自天外的娟石,而是超越最高科技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世上,谁有能力创造出这样的水晶?”

    “这我无法回答,就连我们实骏室里所网罗的菁英科学家们,也不见得能创造出这般神奇的水晶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眉头深锁。他根本无法想像,像这么神秘得超乎想像的石头,雪蝶又是怎么凭空得来的?

    这颗水晶一定隐藏着某种极大的秘密,甚至强大得足以改变世界的能量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就因它是如此地神奇、重要,所以创造这颗水晶的神秘组织,才会不择手段地拿回水晶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来,雪蝶必定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!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那颗水晶还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“经过化验,我们发现那颗神秘水晶的外壳,像是一种特殊的合成水晶,它的分子排列跟水晶十分相似,构造却比水晶坚硬无数倍。它不但密不透风,甚至具有折射放射线的特殊功能,因此很难去分析内部的成分与构造,再者,既然那颗水晶密不透风,就表示水晶内部不断产生的气泡,不,该说是神秘的彩色球体,不可能飘散到外面来,因此那七彩泡泡的成分是否是气体,仍是个谜。

    “而它的内部成分也太过复杂,短时间内很难分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它有自行合成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那是根据水晶内不断产生的七彩球体而推测出,水晶本身极可能正不断的在进行某种合成作用,并不断地释放出某种独特的能量,或许这是一颗神秘的魔法石也不一定。总而言之,它一定隐藏着某种重大的秘密或能量。”

    他的推测结果,与皇甫青阳所想十分接近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拿去化验的子弹,究竟沾上了什么东西,居然能在瞬间杀人于无形?”

    跟警方谈过之后,他知道死者中弹的部位并非要害,真正死因其实是因为某种神秘的剧毒。

    “子弹上所沾染的毒药成分,也十分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我所知,子弹上面的剧毒,和目前已有的毒药皆不相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可能是最近才被人研发出来的最新毒药。或者,它是某种惊人的生化武器的前身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这种新型毒药,只要一进人体内,便能在瞬间杀人于无形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,正不断地研发出各种神秘的生化武器?你认为,什么人具有这么大的财力与后盾?”

    “目前有如此雄厚条件的神秘组织,就我所知,只有二个,各自雄霸东西两方。一个是闻名全球的堕落天使——‘路西法’独霸西方;另一个则是以东方古代四神将为首的‘幻影’在东方称雄。”

    青阳沉吟半晌,说道:“我明白了,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,那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命人送那名科学家回去后,懊恼地朝后一仰,倒在舒适的沙发椅上,接着嘴角扬起一抹神秘的弧度,说道:“站在那里偷听了那么久,你的脚不会酸吗?”

    尹雪蝶一听,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她躲在这里偷听?

    “这里就只有我们二个人而已,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?”皇甫青阳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雪蝶惊慌地躲在屏风后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是在跟她说话吧?先前她不是看到一堆女佣朝着这里跑吗?什么时候只剩她一个人的?

    听得太过入神的雪蝶,自然没注意到,一要谈到重要机密时,皇甫青阳就把那群女佣全遣了开去。

    因此在那名科学家离开后,偌大的厅堂就只剩下青阳,和躲在屏风后的雪蝶两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不自己现身,是要我亲自去揪你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出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了他话中的火药味,雪蝶只好乖乖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察觉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自你偷偷摸摸地走到屏风后面时。”

    什么?这么说来,青阳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?

    那他是故意装作不知,任她躲在那里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罗?

    他看着她,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走的人都走了,该是我好好惩罚你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惩罚我?”尹雪蝶优雅地甩了甩及肩长发,一脸天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躲在那里偷听机密半天,居然还问我为什么?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绷起俊脸,心里直骂雪蝶迟钝得可以。

    “不算偷听。你没赶我走。”雪蝶天真地柔声抗议。

    是他自己不说破,让她留下来偷听的,怎能怪她?

    “我说是就是。”他霸道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听了不满地噘着小嘴咕哝。

    看她嘴巴喃念个不停,想必正偷偷地在骂他吧?这个笨女人,虽然迟钝了点,反应慢了点,温吞的脾气麻烦了点,但有时还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命令雪蝶走近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边问边走向他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不语,待她走近,突然一把将她拉近。

    雪蝶就这样倒进了青阳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贪恋地摊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和平滑的肌肩,她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,更是令他沉醉。

    捧起她绝艳的容颜,他霸道地吻上她那咕哝个不停的小嘴,以示惩罚。

    他温热的探索、交缠着她口中的丁香,那熟悉而销魂的感觉,顿时触动她体内每根知觉神经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收紧双臂,将她柔软的身子紧紧地压向自己,直到那缠绵的吻,令激情的两人感到些许窒息,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。

    星眸半启的雪蝶,似仍陶醉在他热情的吻中。

    那楚楚动人的模样,令皇甫青阳忍不住再度将她拥进怀里。“不论想夺回水晶的恐怖组织,有多么庞大和神通广大,我绝对不允许他们伤害你一根寒毛。”他低哑地宣示。

    雪蝶柔顺地依偎在皇甫青阳的怀里,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与安全。

    原来在他霸道火爆的姓格背后,居然也有这么深情的一面。他身上的古龙水香味,迷惑着她的意志,令雪蝶只能柔若无骨地依偎在他强健有力的臂弯里,感受着他那强大羽翼的保护。“没有任何人能将你自我身边夺走,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深情地亲吻她洁白的额,同时在心中暗自立誓,他将永远守护她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