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“你又打错字了,笨蛋。”

    今天皇甫青阳一回到别墅,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雪蝶。

    他上楼,见雪蝶房门没关,便悄悄来到雪蝶的身后,静静地凝视着她优美的背影,直到他发现她第三次打错字为止。

    蓦然听见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,雪蝶惊喜地回头,发现他的脸与她的只有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让她怦然心动地差点迷失在他俊俏的容颜里。

    他深邃的瞳孔,倒映着她的身影,他那线条完美的薄唇,令人忍不住想尝一口。

    意会到自己竟然有想吻他的欲望,雪蝶脸红地别过脸去,不敢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干嘛看我看得一副快流下口水的模样?你该不会是早就觊我的美色,想偷袭我了吧!”皇甫青阳坏坏地笑着调侃她道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心虚地低下了头,心里却暗自讷闷,是她眼花了吗?方才她明明看见他的眸中开动着一簇神秘的火光,那时她还以为他会吻她,然而他却没有。

    不想让气氛继续尴尬下去,雪蝶故意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现在才下午二点,他今天怎么又提早回别墅了?

    这几天他好像天天都提早下班回来。最近公司不是又接了一大堆订单?怎么他这个副总裁,却这么优闲,老是下班时间还

    没到就回别墅?

    “刚回来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老是提早回来,实在是因为他放心不下雪蝶。

    警方虽已镇定特定的目标,但却始终未能擒住那名传说中的残暴杀手——腾蛇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如装了大量的保全设施及加了许多保镖,时时刻刻保护雪蝶的安全,但他这是担心她的安危。

    所以一交代完重要的事情,他就会提早回别墅。

    因为她,皇甫青阳待在别墅的时间,变得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来了也不出声?是故意想偷偷监视我工作的状况?”

    雪蝶不满地噘着嘴娇嗔。

    她那模样实在是可爱、动人极了,但皇甫青阳却只是一脸不耐烦地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本少爷回家还得向你报备不成?”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看他一声不响地拿起公事包就往房门外走,雪蝶感到一丝不安,追上前去。

    平常青阳提早下班,都会待在她的房里跟她抬杠,虽然话题总不离挑剔她打字的错误百出,再不然就是霸道地指使这、指使那,然后找机会吃吃他的饭后“甜点”——她唇上的口红。

    可是,她宁愿这样被他欺负、使唤,也不要他像今天,连多瞧她一眼也不愿意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的一颗心全因皇甫青阳莫名的冷落而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回房。”青阳漠然地回答后,便傲然离去。

   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他今天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,脾气虽霸道狂傲依旧,气色却不如往常红润。

    这时管家端了一大盘食物,从她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“午餐的时间早过了,你端着这盘饭菜要给谁吃?”雪蝶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少爷今天在公司,从早上忙到现在都还没吃饭,我得准备顿丰盛的给少爷吃。”

    “青阳居然到现在还没吃?”

    想不到他竟然忙成这样!

    但他这么忙,为什么今天再度提早离开公司回来?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替你端给他。”

    雪蝶正想接过那盘食物,却吓得管家不敢放手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尹小姐是少爷带回来的贵宾,这种端饭的琐事,怎么能让你来做?我端到少爷房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温柔地笑笑,明白不该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不过我不放心青阳,他今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,我陪你去吧!”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两人来到青阳房门口,雪蝶伸手敲了敲紧闭的门扉,屋内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的饭菜送来了。”管家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开,我不要吃。”房内传来青阳低沉而不耐烦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还没吃饭,再不吃可会饿坏身体,不许不吃。”

    面对主人的大喝,管家只敢恭敬地站在门口发楞,雪蝶看不过去,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回房去做你的工作,不准干涉本少爷的事,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吃饭再说。一句话,你到底开不开门?”

    雪蝶说话虽然总是轻轻柔柔的,但倔强的她,语气里可没半点妥协的意思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火大地用力拉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回房去,你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“你吃了饭,我自然回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胆敢跟本少爷讲条件?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雪蝶的回话,令大怒的皇甫青阳,将气出在一旁无辜的管家身上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我刚不是叫你滚了,你还呆呆地站在这里干什

    么?你存心将本少爷的话当耳边风吗?”

    一见主人暴怒地瞪着自己的模样,管家吓得端饭的手抖个不停。“是,我立刻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雪蝶却在此时出声,阻止管家离去。

    “快滚。”皇甫青阳大怒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?”

    两人的僵持不下,令管家十分为难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但最后的赢家当然非皇甫青阳莫属,因为他气得青筋暴现的摸样,将那名倒楣的管家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地瞪了雪蝶一眼,便头也不回地回房。

    尹雷蝶不死心地跟进房里,看他窝在被窝里,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,连忙走到他的身边,开心地问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走开!不要吵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不太对,让我替你量量体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吵死了,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?”

    雪蝶担心得想摸摸他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,但皇甫青阳却别扭得不想让人碰他。

    两人一阵拉扯,雪蝶一个重心不稳,跌倒在床,压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,像柔软的羽毛,轻轻地拂过他的肌肤,而那片鲜艳欲滴的红唇,近在眼前,皇甫青阳一时看她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那异样炽热的眼神,瞧得雪蝶心跳加速、脸红不已。她连忙尴尬地从他身上挣扎着爬起。

    她小脸红通通的模样好可爱,但是她故意害他面临这种看得到、吃不到的痛苦,实在又可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想压死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尹雪蝶诚心地道了歉,然后趁机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好烫,他果真发烧了。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,得看医生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本少爷才不需要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雪蝶不理会他的抗议,迳自打电话吩咐管家,找个医生来别墅替育阳看病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生病了,还不肯吃饭,这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本少爷没胃口,说不吃就不吃。”?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为什么不想吃饭?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,身体这样一定会搞坏。”

    他能说他不想吃饭,是因为想吃“甜点”吗?

    有她在身边,他根本就不想吃饭,他只想吃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不行,他好像感冒了,不能传染给她,所以从进门看见她开始,他就不断地克制自己想吻她的欲望。

    虽然她专注地打电脑,却仍错字百出的呆样很可爱;虽然方才她胆大包天地跟他作对很可恶,气得他想好好勉以吻再次“惩罚”她,然而,为了不想将感冒传染给她,他也只好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望着她近在眼前,美丽诱人的脸蛋,他别扭地别开了脸,红着耳根,找了个像样点的借口,说道:“喉咙不舒服,饭太干,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我可以煮粥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煮粥?”他一脸怀疑地看着她,就好像看到外星人在他面前跳舞一样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雪蝶傲然地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煮的东西还挺好吃的呢!

    她倒了杯温开水给青阳,然后玄浴室拧了条冷毛巾放在他的额上。

    “感冒的人要多喝开水多休息,你喝杯水先睡一下,待会儿我煮好海鲜粥再叫你起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,你爱煮就去煮,反正本少爷说不吃就不吃。”

    青阳绷着一张俊脸,讪汕地转身,闭上眼睛便睡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进了厨房,雪蝶一边哼着轻快的歌曲,一边开始动手煮粥。

    忙了半天,终于煮好了一锅,色香味……俱不全的“海鲜粥”。

    她喜孜孜地将海鲜粥端进皇甫青阳房里,却见他已经醒来,还臭着一张脸,很用力地瞪了她几眼,这才忿忿不平地翻了个身,趴在床上生闷气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可恶的笨女人!都说了这种小病不必找医生来,她硬是找了个蒙古大夫来烦他,害他挨了二针,真是此仇不报非君子。

    “美味可口、营养丰富的海鲜粥煮好了,快来吃吧!”雪蝶仍一脸笑嘻嘻地将粥端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故意赌气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吃就是不吃。”

    狡黠的尹雪蝶,趁着他大声抗议时,舀起一口热粥,塞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个不注意,便着了她的道,只来得及察觉,他好像吞下了一口软软粘粘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刚喂我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海鲜粥啊!”

    他好奇地望向雪蝶端来的碗,只看到碗中盛着粘稠到有些恶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煮的海鲜粥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好吃吗?”

    青阳看到那一团粘呼呼的东西,便觉胃口尽失。

    “还……不错!”他十分因难地挤出这份违心之论。

    看见她天真的眸中,开动着期望的光彩,他居然因为不忍伤她的心,而说了善意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吃完这碗海鲜粥,我煮了很多,你想吃再多也没问题。多吃点热粥,补充一下体力,相信你的病一定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好开心,这是第一次有人夸她煮的东西“还不错”呢!

    皇甫青阳有点为难地看了那碗粘稠恐怖的“海鲜粥”一眼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我真的不饿。”

    她依然笑咪咪地将粥端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从早上到现在,都没吃什么东西,不吃点粥补充体力怎么行?你不要客气,快吃了这碗粥吧!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这时才注意到,她纤细的手指突然多了一个OK绷。“你的手受伤了。”他爱怜地轻抚她的手,深邃的眸中漾满怜惜与不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刚不小心切到手指,幸好伤口不大,涂点药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疼,但皇甫青阳一想到她居然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,居然切伤了自己的手指,就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没事去厨房自找麻烦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责骂令雪蝶委屈跑低下了头.他老是骂她,让她好难过哦!

    片刻后,皇甫青阳突然端起那碗海鲜粥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饿吗?”雪蝶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,喜出望外地问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还是想吃你煮的海鲜粥,不行吗?”他倔强施回答。

    “当然行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看着青阳面不改色地吃光了那碗海鲜粥,笑得灿如三月盛开的桃花。

    皇甫育阳一边吃着那碗其实没什么味道的“海鲜粥”,一边看着雪蝶手上贴着OK绷的伤口,暗自打定主意,以后绝不再让那个笨女人接近厨房一步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隔天,青阳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睡过头,来不及准时去公司开会。

    他气得将管家揪来大骂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,要你每天准时六点钟,用MorningCall叫我起床?为什么今天我一觉醒来,已经十点半了?”

    面对一头愤怒的狮子,管家战战兢兢地回答:“很抱歉,因为昨晚尹小姐特别交代我们,今天早上不要吵少爷,让少爷多睡一会儿,好好地休息养病,所以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早做好了被骂个臭头的心理准备,以少爷平日火爆的个性,他今天没被骂个狗血淋头才怪。

    “又是雪蝶那个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青阳十分懊恼,不知该拿那个天真的笨女人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咦?少爷,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管家简直不敢相信,他以为少爷会痛骂她一顿,谁知一提起尹小姐,少爷居然一句话也没多骂地放过了她?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如获大赦的管家当然二话不说地奉命告退,连一秒也不敢多耽搁。

    管家一出去,皇甫青阳迅速地穿戴整齐,立刻赶往公司去。

    最近公司又接了几笔大生意,身为副总裁的他可是怠惰不得。

    度过忙碌的一天之后,皇甫青阳回到别墅,依然不得清闲,

    陪雪蝶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,他便关进房里继续埋头苦干,处理眼前像山一般高的企画案和重要的资料报表。

    一直到深夜时刻,难以成眠的雪蝶,注意到了青阳房里的灯依旧明亮。

    从他一回别墅吃完饭,就带着一堆文件关进房里,便可以猜出他正忙着处理重要的文件。

    但他的病还未完全痊愈呢!怎么能够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呢?

    雪蝶痴痴地望着他窗口散发出来的晕黄光辉,挣扎了半天,终于决定暂时抛开女性的矜持,闯进他的房里,逼他早点上床睡觉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