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    一道貌岸然人影突然自花丛中窜出,皇甫青阳动作俐落地拿起一件衣服,盖在雪蝶身上,然后火速地套上衣服,随后追去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路追赶,那道窈窕的黑影蓦地停下了脚步,背对着他说道:“你不应该追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半夜到这里来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那道黑衣人影一转身,居然是位绝色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灵动的黑眸望向远方的黑暗角落,似乎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糟了,腾蛇……”绝色女子话未说完,便迅速地往回跑。

    青阳也注意到另一个可疑的人影,正向倦极而眠的雪蝶接近,他飞快赶回,但已太迟。

    他和那名绝色女子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蝶被一名戴着金边眼镜,脸上带着残酷笑意的男子给掳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朱雀,我把你看上的猎物带走了,想要回你的猎物,就来追我吧!”

    那名男子抱着仅着一件衣服的雪蝶,迅速地没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看见狡猾又残忍的腾蛇,带着维那斯的秘密扬长而去,朱雀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而皇甫青阳眼见心爱的女人被人掳走,更是狂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究竟属于哪个组织?掳走雪蝶,抢走柴水晶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他的拳头紧握在身后,下了一个如果对方敢有所隐瞒,就痛下杀手的决定。

    那名代号朱雀的绝色女子,已然看出了他眼中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我和腾蛇虽师出同门,但我们早就分道扬镳,各走各的。今夜我是为了那颗魔幻水晶——维那斯的秘密而来。谁知那只狡猾的腾蛇,居然也跟踪我来到这里,因为我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有些为难地继续说道:“本来我打算避开那尴尬的场面,谁知你竟追了过来,也因此让一直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腾蛇有机可乘,才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的脸色,在瞬间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雪蝶居然是被好杀了数名妇女的凶嫌腾蛇所掳走!

    他的拳头握得死紧,却减轻不了心口不断淌血的痛苦。

    朱雀看出了他脸色不太对劲,便道:“你放心,腾蛇一开始的目的,就只是为了逼问出维那斯的秘密的下落,才会使出那么凶残的手段,杀了那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拿到了那颗水晶,岂不是对雪蝶更不利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因为……拿到了维那斯的秘密,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我。”

    青阳不能理解她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没时间多作解释,如果想救你的女人,就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朱雀矫健的身影,迅速地自别墅的顶楼跳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开我的车去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随之下楼,两人坐上他那辆银色的保时捷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一手扣着衣服的扣子,一手熟练地转动着方向盘,以极快的速度在黑夜中行驶着。

    “那颗水晶究竟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?力什么你们不择手段地想抢夺那颗水晶?

    朱雀美艳绝伦的脸上,没有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“维那斯的秘密是国际恐怖组织——路西法,所研究出来的终极魔幻水晶,蕴涵强大的能量,足以改变人体的新陈代谢的速度,甚至停止老化作用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那是一颗足以使人长生不老的魔法水晶?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恐怖组织路西法确实拥有强大的力量,可以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路西法曾是西方神话中,站在神界顶端的六翼天使,完美、高贵、骄傲的他,最后却因为背弃上帝,而由最高等的炽天使,被打落地狱,成为堕落天使。也就是后来的魔界之王——撤旦。

    神话中,路西法确实拥有无比的神力,但我不相信现实世界里,真有长生不老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朱雀线条完美的唇角,扬起一抹神秘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见识过路西法的内部成员,就会知道那个可怕到极点的组织,确实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腾蛇就是路西法派出来夺取水晶的杀手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。腾蛇确实是路西法的成员之一,但我现在不是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她已经脱离了路西法?

    “但我不明白,如果那颗水晶真有那么神奇,那么全天下人人都具有长生不老的能力,这个世界将会毁灭。因为过多长生不老的人口,和不断地出生的新生儿,会让地球因人口过多而衰败、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放心,那颗历经了十多年,由数十名顶尖科学家的努力才提炼出来的魔幻水晶,它的能量只够一个人使用,而且必须利用组织里的特殊仪器,才能使它发挥效用。

    然而,一旦使用了纳那斯的秘密,拥有了长生不老的全新躯体之后,人类的生育功能也会随之丧失,甚至连……性功能也会有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为了长生不老而冒这么大的风险?”

    “纵使会有如此的下场,但想长生不老、永享权势与财富的人,还是大有人在。况且路西法想拿回水晶,应该也是想研发出更完美、毫无副作用的魔幻水晶。维那斯的秘密,其实只是人类渴求长生不老的第一个里程埤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真有人可笑地妄想永生不死,但雪蝶是无辜的。她跟路西法组织一点关系也没有,为什么这件事情会牵扯到她?”

    “这我也不明白。但我猜测,也许是路西法当中出了叛徒,盗出了维那斯的秘密,然后在某种因缘际会之下,魔幻水晶落人了你的女人手中,腾蛇和路西法组织的人,才会因此大开杀戒。不过你大可放心,我们现在立刻赶去救她,一定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只能在心中焦急地祈祷着,但愿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与朱雀素昧平生,她为什么会这么热心地帮他的忙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愿意维那斯的秘密,落人了像路西法那样的恐怖组织手里,成了危害世界的工具。我的任务就是要毁了那颗水晶,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露出一抹了然的魅笑,皇甫青阳已看出神秘女郎朱雀的来历。

    朱雀乃古代中国崇尚的四神之一,而以四神将为首,唯一能与路西法相抗衡的组织,唯有幻影。朱雀的身分己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这一仗不但攸关雪蝶的生死,更是东西方二大神秘组织的对决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雪蝶,朱雀要的是水晶,相信他们能合作愉快。

    朱雀看车子驶入了那条熟悉的黑暗巷道,说道:“在这里停车,腾蛇的巢穴,就在这条暗巷里面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停下了车子,朱雀随即丢了一把手枪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会用得到,你应该知道怎么用枪吧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本少爷制伏敌人,从来不必用枪。我会在他开枪前先撂倒他,让他没有机会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不要轻敌,腾蛇绝对不是泛泛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脸上虽然挂着狂傲的魅笑,皇甫青阳还是收下了那把枪。

    “为了争取救人的时间,你引领我进入腾蛇的巢穴后,我们就分头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。”她朱雀向来习惯单独行动,他的提议正合她意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皇甫青阳和朱雀两人,一前一后地走进一栎外观看来破旧不起眼的房了。

    进入屋里,才知其装潢之豪华,简直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朱雀往楼梯上搜查,皇甫青阳在巡视了一楼的所有房间后,发现有个通往地下室的秘密人口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地踏人了黑暗中,手中点着打火机,借着微弱的火光,穿越了迂回的长廊,和无数个近乎完全相同的房间后,眼前出现了最后一扇门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正要动手打开那扇门,却听见背后传来一道诡异,似曾相识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就不会开启最后那扇门。”

    他迅速地回头,原以为是腾蛇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,然而阴暗的长廊中,却看不见任何的人影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极端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皇甫青阳仍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打开最后一扇门。

    一开门,忽地听见黑暗中传来异样的声响,皇甫青阳灵敏地往旁一闪。

    黑暗的地下室再度恢复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他再度点燃手中的打火机,瞧见地上多了一大片狰狞可怕的黑色毒针。

    方才他若是有所犹豫,只怕立即会被这些毒针刺得体无完肤,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想不到腾蛇居然在自己的巢穴里,设下这种致命的机关。这表示这扇门后,正隐藏着他亟欲不令人知的秘密吧!

    自门外望进去,屋里闪烁着微弱的烛光。

    最深处放着一张古典的欧式大床,床上横卧着一名沉睡的美人,她半裸的胸前,闪烁着一道紫光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在惊见她美丽的倩影之际,几乎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雪蝶!他心爱的雪蝶怎么会躺在这里?

    他本能地想飞奔到雪蝶的身边,但天花板上却在此时突然落下一道黑色的阴影,皇甫青阳警觉地向后退,回到门边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的神秘男子,蓦然出现在皇甫青阳的眼前。

    想不到居然是你先找到这里来。我还以为是朱雀那个女人会先下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腾蛇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是谁,你居然还有胆量来,我该说你是勇气可佳呢?还是愚蠢到了极点?”他邪恶地笑着,走近身上仅披着一件单薄衣裳,近乎半裸的雪蝶。

    “住手!不准你碰她一根寒毛。”

    腾蛇根本就不将皇甫青阳的话放在眼里,兀白抚摸着挂着雪蝶胸前的魔幻水晶,喃喃说道:“这么美丽的水晶,果然只适合绝色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见雪蝶昏睡不醒的模样、感觉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就算再怎么累,正常人在这种状态下也该醒来了,为何雪蝶始终昏迷不醒?

    “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担心,我只是下了些药,让她睡得更熟、更舒适而已。”

    青阳近看之下才诧异地发现,腾蛇居然是名十分斯文清秀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外表实在令人难以想像,他就是那个残忍地奸杀了数名女子的杀人魔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的水晶已经到手了,快点放了她,我知道你真正的目的不是雪蝶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就错了。凡是美丽的女人,都是我想收藏的对象。目前除了朱雀以外,也只有这个女人够格当我的收藏品。”腾蛇呵呵笑道。皇甫青阳闻言大怒,不顾一切地走上前,结结实实地送出一拳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,她是我的女人。”他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腾蛇闪过皇甫青阳那强劲的一拳,这才察觉到对方的身手。竟出乎他想像的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玩玩,那我奉陪。谁赢了,就能带走这个女人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迅速地一拳挥向皇甫青阳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不甘示弱地一手挡下他的攻击,另一手挥向腾蛇的眼睛。腾蛇的头本能地向后仰,避开了他足以碑石破碑的一拳,却让皇甫青阳逮到机会,迅速地一扫腿,看不见下盘的腾蛇,只能狼狈地跌落。双眼射出阴狠折目光与不甘,腾蛇立刻爬起,继续与他缠斗。正当两人打得难分难舍之际,朱雀蓦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里都已经快炸毁了,你们还有兴致在这里打斗?”

    腾蛇不解地望向绝美的朱雀,只见她优美的红唇弯成一抹新月,那神秘而自信的笑意,令人背脊发冷。

    莫非她方才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,在他的屋里装置了炸药?“你们还有十五秒的时间,可以分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朱雀一说完,便消失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闻言,腾蛇大为震惊地愕住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第一个想到的只有雪蝶的安危。他火速地奔向沉睡的雪蝶,抱起雪蝶,便往最近、最坚固的支柱跑。

    一阵轰然巨响之后,腾蛇所居住的秘密巢穴,在瞬间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    “雪蝶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雪蝶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青阳在深沉的梦魇里,不断地呼唤着心爱女人的名字,在看见她满身是血地躺在满目疮痍的断垣残壁中时,骤然惊醒。睁开眼,他的周围净是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雪白的房子与家具,连眼前的女人也像雪一样的白皙美丽。模糊不清的视线,在调整好焦点之后,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他面前,那张熟悉的清丽脸孔,不正是他一心挂念到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的女人吗?

    “雪蝶!?真的是你?是我在作梦吗?你真的平安无事地在我的面前?”青阳激动得牵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雪蝶只是朝着他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梦,我没事了。因为当救难人员和医疗人员赶到现场,救出我们的时候,他们看见你用身子紧紧地保护我,所以我只受了一点皮肉伤,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再加上我们正好在柱子旁边,坚固的柱子挡住了倾斜的墙壁,所以我们才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只是你的左脚被掉落的砖块压断了,医生说需要住院几天。”她温柔地握着他的手,万分愧疚地说道:“对不起!都是为了我,你的脚才因此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蛋,我守护你是应该的。”.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乍闻此言,雪蝶感动的泪光,在眼中闪烁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皇甫青阳面红耳赤地支吾着,别扭地不想说出情爱之类肉麻的字眼。

    看他急得连耳根都红了的样子,真是好可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吞吞吐吐的?告诉我嘛!”雪蝶故意撒娇地问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听他亲口告诉她,保护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的女人,我当然应该要保护你了。笨蛋,连这个也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尹雪蝶一听,欣然地微笑着。

    他终于承认了自己对她的感情,他说她是他的女人啊!

    皇甫青阳红着脸,倏地注意到她胸前那藏有长生不老奥秘的魔幻水晶,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他想,应该是朱雀趁他和腾蛇缠斗时取走了,所以她才会如此放心地引爆炸药,因为她想要的东西已经得手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再也没有心思去想那颗隐藏着神秘力量的魔幻水晶之下落,也不在意腾蛇的生死,他只在意眼前为他绽放的甜美微笑,是否能永远地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长生不老算得了什么?如果不能跟自己最心爱的人一起度过,生命再长也只是空洞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青阳,人家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雪蝶附在他耳边说了些话之后,青阳随即青筋暴现地反问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黑道混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黑社会的帮派头目?”

    他明明就很像。

    “笨蛋!”青阳懊恼地大骂。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怎么老是搞不清楚状况?他扪皇甫家世代都是名门望族,再加上皇甫家所拥有的天晶集团,势力纵横全亚洲,他有必要靠黑道来撑腰吗?

    为了给这个少根筋的笨女人一个教训,他打算好好地“惩罚”她。

    皇甫青阳霸道地一把拉过雪蝶,狠狠地吻她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爱情战争,现在才刚要开始——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