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阎百川独自站在偏僻的角落,优雅地品尝杯中香醇的黄金色液体。

    观察那个穿着粉红色礼服的“芭比娃娃”良久,他发现她总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,好像在担忧着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而她清纯可爱如洋娃娃的纯真外表,吸引了一群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老头子,不断地找机会向她搭讪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一个人孤伶伶地站在这里呢?一个人不会很孤单无聊吗?叔叔来陪你聊聊天好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,笑嘻嘻地凑近她的身边,亲热地想牵她的手,却被她躲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嘛!叔叔没有恶意啊!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嘛!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躲开,老人立刻重心不稳地撞上一名侍者,侍者手上所端的东西,全倒在老人昂贵的名牌西装上。

    看见有人遭殃,那群赶不走的“年长苍蝇”仍是不顾危险,前仆后继地涌了上来——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是哪一家的千金?满十八岁了没?”

    另一名脑满肠肥的老翁,顶着大肚腩,故作和蔼地靠了过去。那虚伪而不怀好意的笑容,令她不自觉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唉唷!”

    她的身后突然传出惨叫声,一名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头,被她的鞋后跟踩中,正痛得抱脚大跳。

    这一大群带了女儿来钓金龟婿的暴发户们,一看到宴会里出现这么可爱纯真的女孩,便忍不住想亲近她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只要是靠近她身边的人,便会意外连连……

    正当手足无措之际,一双锐利、黑白分明的深邃瞳眸,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那名有着帝王般尊贵气质的男子,不知为何,竟令她有种想依赖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,她楚楚动人的秋水瞳眸中,带了一丝求助的意味,望向那个出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表面上,阎百川只是冷眼旁观着一切,对于她的求救眼神,没有任何的回应,但他心中却对那群骚扰她的男人不齿到极点。

    哼!还敢自称是“叔叔”?!一个个白发苍苍的模样,都老得可以当她的爷爷了,居然还一副色眯眯的模样。真是一群老不羞!

    冷漠寡情的阎百川,原本打算冷眼旁观这可笑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群老人喜欢那种梨花带泪、楚楚可怜的小姑娘,他可不喜欢。他向来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!

    怪的是,当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射到他的身上时,他居然有那么些许的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仁慈了?

    阎百川狠下心,故意忽视她那双澄澈的动人眼眸。

    她无助地不断后退,以无言的抗议回应那群明显垂涎她美色的老头子们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跳舞?要不要叔叔教你跳舞呢?别看叔叔这样,我的舞跳得可好了呢!”

    一名秃头男子,自告奋勇地想教她跳舞,但他的逼近,却更加令怕生的她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会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嘛!跳舞很简单,我一教你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想跳舞。”

    男子热情地想牵她的手,她却怕得直闪避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再度有人发出惨叫声,这次这个倒楣的男人,是在她闪躲时,不小心被她甩动小型手提包给打中了重要部位。

    男人双腿发软,闷哼一声,双手抱着胯下,以极尴尬的姿态,笨拙地躲向无人的角落。

    阎百川看了忍不住笑了出来。那个看来弱不禁风的小女孩,还挺有意思的!

    而浑然不知自己再度害人遭殃的她,一边闪躲那群黏人的苍蝇,急得眼泪都快滴下来了,却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群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男人。

    当初她是为了不想让父母失望,才答应参加这场豪门夜宴的。

    父母居然花掉了平常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积蓄,一点也不觉得心疼,只为了为他们心爱的女儿买上一件名牌礼服,让她能有机会见识这种难得一见的大场面,也为了让平日沉默寡言的她,能有机会认识多一点朋友。

    她无法拒绝父母的好意,可是却也无法喜欢这种聚集了一堆陌生人的场合。

    她好想回家,回到那个温暖的小屋,虽然狭小简朴,却是这个世界上,最安全温馨的地方。

    阎百川仰首饮尽玻璃杯中的香槟,眼光不自觉地追随整个宴会厅中,最惶恐不安的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衣香鬓影的大厅中,那抹纤细的粉红色身影,显得特别的单纯、孤寂与不安,这激起他一丝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想看看这个被乱点鸳鸯谱的哥儿们钦点的“小新娘”,会有什么惊人的反应,却没留意到,像他这么卓越、出色的男人,就算躲在最偏僻的角落里,还是个耀眼的发光体,随时可能吸引爱慕他的女人接近。

    一名身材丰满、妖艳性感的女郎,自背后贴近了他颀长雄壮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百川,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儿喝闷酒?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穿着豹纹装的莎莉,温柔地接过他手中的空酒杯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我怎么会不开心?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自调情高手阎百川的口中,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听见这话的莎莉,却一点也不高兴,她以一副哀怨的口气说:

    “原来你还记得我啊!我还以为你老早把人家忘了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大手一伸,将她揽人怀中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舍得忘了你呢?”

    莎莉娇笑着轻推他结实的胸膛,那柔媚的动作,和半推半就的娇嗔,更是狐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还说你没忘了我!你心里要真有我的话,又怎么会参加这场别有企图的鸿门宴?整个宴会场众满了一大堆正在思春的妙龄千金,不用想也知道这场晚宴根本是场变相的相亲大会。而你正是最受瞩目的主角之一。”

    百川听见莎莉提起了他最不想听的事,皱了一下眉头,随即松开了搂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最擅长察言观色的莎莉,自然察觉了他的反应,连忙撒娇着偎进他的怀里——

    “百川,你都不知道,人家不过一天没见到你,就想你想得心都疼了。

    咱们不要再待在这种无聊的宴会里,到外面去散散心,好吗?”

    莎莉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将阎百川带离这个相亲会场,嫉妒心旺盛的她,不希望在场任何千金小姐,以身世背景的优势,将她的男人抢走。

    “川,你好久没陪人家去山上看星星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抗拒一个性感美女如此的邀请,阎百川自然也不例外。美女在怀,他确实有些心动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,他要是就这么不给面子地丢下和朋友的约定,独自带着身边的女伴去山上享乐,会不会太没道义了一点?

    百川犹豫了片刻,推开了偎在他怀中的莎莉。

    “百川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面对阎百川无声的拒绝,莎莉觉得十分受伤。

    像她这么美丽的女郎,从来就没有任何男人拒绝过她,但碰上了阎百川,却只有她看他脸色的份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只是,我还有事要办,今晚不能陪你。”他敷衍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你真的像外传那样,要跟这些富家千金相亲?你宁愿跟这些女人待在这里,也不肯陪我出去走走?真正爱你的人是我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害怕失去阎百川的恐惧,令莎莉一时失去了理智,她歇斯底里地拉着阎百川不放,令他更加反感。

    “别惹我生气!”

    他神情严肃的模样,令她吓了一跳,好一会儿才恢复理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百川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太爱你、怕失去你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百川一个伸手的动作,便阻止了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懂,别讲太多的废话,我没兴趣听。我喜欢听话的女人,如果你够听话,就该乖乖回去,我过两天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阎百川一个严厉而霸气万千的眼神,再度阻止了莎莉未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话不说第三次。”

    他那霸道而坚决的态度,令莎莉不得不将到口的话全吞下肚,然后依依不舍地看了百川一眼,伤心地离去。

    蓦地,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传来,阎百川循声望去,发现那阵银铃般悦耳甜美的嗓音,出自全场最受人瞩目的女子——一名身着黑色低胸礼服,手拿黑色羽扇的美丽女王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那名美艳的谜样女子,是哪一家的千金小姐,但她雍容华贵的气质、侃侃而谈的大方,以及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来的自信与妩媚,迷倒了在场的大部分男性。

    阎百川一眼就认出,她就是他和少威所遴选的“候选新娘”——他们戏言指配给易星辰的女人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他没看错吧?

    那个正和孔雀女王谈笑风生的家伙,不就是易星辰吗?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令阎百川感到十分震惊与诧异。

    他居然看见易星辰和那个美艳骄傲的孔雀女王“相谈甚欢”?!

    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易星辰讨厌女人的程度,甚至比同性恋者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那只骄傲的孔雀那种爱招蜂引蝶的女人,更是他最讨厌的女人典型。

    没想到,星辰居然将那个无聊的游戏当了真,亲自走过去招惹他最讨厌的那一类型女人!

    哼!无聊!

    论女人,他身边的佳丽可也不少,个个都比那个发育不良的芭比娃娃,还有那种孤芳自赏的骄傲孔雀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要身材有身材,要脸蛋有脸蛋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真的委屈自己,跟那个看来犹如惊弓之鸟的芭比娃娃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种乏善可陈的干扁四季豆身材,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多是讲点义气,陪龙少威和易星辰这两个家伙,一起下海玩玩一场爱情游戏,凑个热闹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要他真的娶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娃儿回家,他会疯狂。

    对了,既然易星辰这种讨厌女人的家伙,都先下手为强了,像龙少威那种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,应该也不会任由机会从眼前溜走吧?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他锐利的目光,在人群中搜索着龙少威的身影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龙少威的动作比易星辰更快,他居然已经牵着那名被他们恶意钦点的候选新娘,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想不到龙少威居然这么快就降服了他的候选新娘?

    这下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,跟那名楚楚动人的“芭比娃娃”扯上任何关系,也由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其他两人都那么积极地层开“猎妻行动”,说什么他也绝不能输给那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哼!要比追女人的手段,他阎百川绝不输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既然他的候选新娘,现在成了被恶龙逼近的公主,英勇的骑土也该出场救人了。

    俊眉紧蹙的阎百川,一脸凶恶地走向那群缠着芭比娃娃不放的老年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直缠着我的女人不放干嘛?”

    那群大部分都年过半百的老爷爷,哪经得起这么一吓?

    一看到比夜叉罗刹还凶恶的阎百川出现,众叔叔们个个露出惊吓过度的表情。有的吓得差点心脏病发,急得猛掏药吞:有的被阎百川那低沉雄浑的嗓音,吓得倒退三步,还站不稳脚步。

    这下他们就算跟老天爷借胆,也不敢再去招惹那名秀色可餐的芭比娃娃了。

    当然,当场被吓呆的人员名单,不只有那群年逾花甲的老爷爷们,还有那名楚楚动人的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她也被他的声音,还有那一番话所震慑,脑中突然陷人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说……她是他的女人?

    那个女人指的是她吗?

    可是,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别人的女人啊!

    小玫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高挺俊逸的男子,胸口怦怦地跳着,不知是兴奋还是羞怯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顶尖出色的男子,这令她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说……我……我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就紧张得不得了,结结巴巴地讲了半天,却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。

    阎百川皱了皱浓密的剑眉。

    这不可好了!搞了半天,龙少威和易星辰这两个混蛋挑给他的女人,不但是个发育不良的黄毛丫头,还是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大舌头!

    他现在可不可以立刻反悔?或是直接取消这个无聊的约定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不行,百川愤恨地想着。

    龙少威那个花心的情场浪子,早已志得意满地带着美人双双离开宴会厅,不知到何处幽会去了;易星辰也正跟孔雀女王打得火热,两人眉来眼去的调情模样,全场人士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两个即将完成任务的狡猾家伙,一定等着想看他的笑话。

    不!他绝不能让他们如愿!

    这下就算要他霸王硬上弓,不择手段地搞定眼前的芭比娃娃,他也绝不愿输给少威或星辰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有耐心听她支支吾吾地说着一串不知所云的废话,一把便将她拉向人烟稀少的厅外花园。

    但倍受瞩目的他,出现这种不寻常的举动,却更加的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偷偷将目光投向两人,更有几名乔装混进宴会的狗仔队记者偷偷尾随在后,想拍些独家画面,却被阎百川一个严厉中带着极度威胁的眼神,给吓得退回宴会厅里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百川拉着小玫,来到厅外的露天花园。花园的中央有着一座造型优美的喷水池,在夜里更显得幽静雅致。

    小玫一脸惊惧地望着他,结巴地问: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……为什么……要带我来……这里?”

    性情有些自卑,孤僻的小玫,本来就很怕陌生人,也不爱跟父母以外的人接近,因此,突然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到人烟稀少的花园里,自然会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见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他的眉毛又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这里人少,不受打扰。我讨厌里面,人太多、太杂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方才为什么没反抗他,是因为自知她的力气太小,无力反抗?还是见到他第一眼的心动,使她忘了反抗?

    但现在听他这么说,她居然觉得跟他有种同病相怜的感动。

    原来除了她以外,也有人跟她一样怕生、怕吵、怕人。

    一句话,在瞬间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小玫突然觉得,她对眼前的俊美男子,不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终于,她绽开今晚第一个真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银色的月光下,暗香浮动的花园里,小玫那俏丽的粉红色身影周围,染上一层淡淡的月华,有种蒙胧、虚幻的美感。

    她那绝美、如梦似幻的笑颜,竟在刹那问,令他为之屏息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挑剔的目光,竟有些贪恋她那在月光下,如天使般纯真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我姓甄,名岛玫。父母都叫我小玫。”

    甄岛玫?!这名字一听就觉得怪怪的!怎么会有人取这么怪的谐音?甄岛玫,真倒楣,阎百川想着想着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连你也觉得我的名字很难听吗?”

    除去了害怕的心结,小玫说话不再结结巴巴。她柔美的嗓音,在漆黑的夜里有种特殊的魅惑力。

    她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,自卑心再度作祟。

    “不,你的名字很好听,只是跟姓合在一起,念起来不太顺耳。小玫的玫,是不是玫瑰的玫?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她还是觉得很自卑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名字是当年父母为了替她改运,花大钱请姓命学大师为她取的,她就算再不喜欢,也不能开口表达。

    “是啊!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有着玫瑰般的美丽与香气,所以我觉得小玫真是个再适合你不过的名字。对了,我也可以叫你小玫吗?”

    小玫羞赧地低下了头,他说的甜言蜜语好动听,轻易地将她心里的自卑一扫而空,好神奇!

    她顺从地点了点头,粉颊浮现少女特有的羞涩,在月光下像朵盛开的桃花,鲜艳地诱惑来人的采撷,令阎百川再度一阵恍神。

    她在不知不觉中所散发出来的纯真美丽,比起妩媚却刻意的妖艳美女,更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百川第一次发现,原来不只是丰满冷艳的类型吸引他,纤细而小鸟依人的小家碧玉,也有如此迷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小玫天真地望着他,说道:

    “除了我的父母以外,没人叫我小玫。我想,你也可以叫我小玫,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所谓的好朋友,指的是可以交心的朋友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问: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第一个好朋友?难道你没有其他的好朋友吗?”

    小玫有些悲伤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阎百川不明白,像她这么可爱迷人的女孩,怎么可能连一个好朋友都没有?!

    可是,照她这么说,在他出现之前,她真的连一个好朋友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小玫咬着下唇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但,却在心里想着,因为她只是一个倒楣的扫把星,一个人人讨厌,避之唯恐不及的灾星,所以没有人愿意当她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蓦地,一滴晶莹的泪珠,无声滑落她的香腮。

    在银色月华中,如流星般悄悄殡落,却在坠地前,散发出最后一道绚丽的光芒,然后,归向黑暗。

    留意到她难言的委屈,原本最讨厌女人哭泣的阎百川,第一次为女人的泪水而心头感到莫名的悸动。

    那种莫名的情愫叫怜惜吗?

    以前他从没有过这种情绪,真怪!

    女人对他来说,向来是取悦他的动物,他从不和女人分享负面情绪,也不容许女人扫了他的雅致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芭比娃娃的出现,竟然破坏了他对女人向来的游戏规则。这令他觉得讶异不已!

    “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泪总是会令他皱起轩昂的剑眉,这回心中的怜悯,却胜过内心那股厌烦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玫不想让她唯一的好朋友担心,朝他露出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犹带泪痕的笑颜,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动人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阎百川伸手抹去她的泪痕,说道:

    “记得我是你的好朋友,有任何需要,都可以找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话才刚说出口,百川随即为自己的热心而诧异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?

    对于女人,他向来不是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吗?

    怪只怪眼前的小女孩,是那么的惹人心怜,令他一再地为她破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小玫满怀感激地望向他,嗫嚅地问:

    “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吧!”

    她芙颜泛红,低垂螓首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:

    “方才你为什么对他们说……说……我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爱怜地摸摸她的头,百川发觉,与其说他将她当成他的女人,倒不如说她像个可爱的妹妹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对她的感情,只是淡淡的喜欢,绝不是爱。

    “不这么说,那些可恶的老不羞怎么肯放过你?”

    虽然他这么解释,令她有些失望,不过小玫还是很高兴,他就是那个英勇地解救她的骑士。

    “可以告诉我,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妈妈说,做人要感恩图报,所以他对她好,她一定要记得他的名字,日后好报答他。

    阎百川对她的问题感到讶异。居然有人不认得他?

    他深邃的眼眸仔细地端视了她一眼,猜测眼前的小姑娘是从哪个深山来的?竟然会不认得他这个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?

    他的眼神,令她的胸口没来由地漏跳了一拍,每当她的视线与他相交,总觉得自己有种莫名的紧张与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认得我是谁?”

    她一副理所当然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啊!”

    百川的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,这个女孩真是单纯无知得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叫阎百川。”

    他期待着她的脸上出现恍然大悟的表情,然后一脸惊喜地说道: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阎百川,我好高兴认识你。

    但是,她没有。

    她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,静静地将这个初次触动她懵懂少女心的名字,刻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以往,他的身边多的是崇拜他、迷恋他的女人,现在突然跑出了一个不认得他的女人,那种感觉令他有些呕。

    “阎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?阎伯伯有事找你,大伙儿正担心着你怎么突然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打扮妖艳惹火的女郎,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,当她一眼看见阎百川身边的小玫,立刻露出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