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    小玫望向那名美艳女子的目光十分复杂,有几分的惊恐、厌恶以及不安。

    阎百川眉一挑,好奇着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难道她们是旧识?

    一身红衣的惹火女郎,轻蔑地扫视了小玫一眼,说道: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你如果识相的话,就请立刻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她那嚣张跋扈的态度,俨然将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女主人,高高在上地睥视着小玫。

    受了委屈的小玫第一个想求助的对象,自然是唯一令她有安全感的百川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躲在阎百川身后,而她的这个举动,却更加触怒那名高傲的红夹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,你没听见吗?别以为将阎大哥当成靠山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玫被她吓得倒退两步,不小心撞落了一盆花。

    “凤媚!”阎百川不高兴地出声制止她那越来越过分的言语。

    甄凤媚那嚣张的态度,连他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阎大哥,你最好离甄岛玫那个惹人厌的丫头远一点,免得她替你带来灾难。”

    甄凤媚不但没有停止对小玫的刁难,还故作亲热地贴近阎百川,挽住他的手,继续扬风点火。

    阎百川听了,只觉得啼笑皆非。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居然还有人迷信这种事?!

    “小玫会替我带来灾难?”

    “对啊!算命的说,她命中带煞,将来还会克死最重要的人!”

    阎百川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想不到甄凤媚会为了这么可笑的理由排斥小玫!

    “阎大哥,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?我没骗你,所有接近她的人都会有灾难降临。我两岁的时候,就曾被那个扫把星害得从床上掉下地板。三岁的时候,还因为那个笨丫头踩到狗尾巴,害我被咬得满身是伤。总之,任何人跟那个丫头在一起,都会遇到灾难!”

    听她的说法,她们似乎很小就认识了,这令他更加好奇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同姓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甄凤媚倨傲地否认: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小玫根本就没有资格当甄家的一分子!

    更何况,当年爷爷已经将小玫一家赶了出去,她才不要承认自己有甄岛玫这种倒楣的亲戚!

    “别再提这些无聊的琐事,阎伯伯等你好久了,我们快回宴会厅吧!”

    凤媚亲热地挽起阎百川的手,便想拉着他回到人声鼎沸的大厅。

    小玫望着甄凤媚的手缠上了阎百川的手,两人亲热的模样,令她感到一丝怅然。

    低下头,她转身,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他找我有什么事?”百川不悦地皱眉。

    那个老头该不会又要要什么花样了吧?

    将全台湾所有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全找齐,然后办了这么一场无聊至极的相亲大会,这样还不够吗?

    甄风媚羞怯地低下了头,红着脸说道:

    “我父亲和阎伯伯相谈甚欢,想找我们过去陪他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暗示得这么明显,阎百川用膝盖想也知道,若是现在被甄凤媚拉去宴会厅,将会面临如何的疲劳轰炸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自取灭亡!

    他的公司和甄凤媚的父亲有生意上的往来,他也知道,甄凤媚很喜欢他,但他对甄凤媚并没有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 不!应该说他对任何女人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,他真正疼爱的女人,只有他唯一的妹妹。

    虽然甄凤媚既妖艳又美丽,是够资格成为他的女伴。但要逼他结婚,还早呢!

    他可不愿这么快就踏进爱情的坟墓,至少,让他再玩个十年再说!

    “抱歉,我突然想起还有事要处理,你先回大厅里去吧!我等会儿再去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推开甄风媚的手,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阎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阎百川对她总是这副敷衍的态度,甄凤媚就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她就是不明白,她到底有什么不好?为什么每回阎百川见了她,就像见鬼似的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甄凤媚气得望着阎百川的背影直跺脚。

    哼!总有一天,她要得到阎百川的心,顺利地当上扬威科技的总裁夫人!

    整了整脸色,甄凤媚傲然地抬起头,兀自走向宴会厅里的父亲身边,继续扮演她乖巧的千金小姐角色。

    阎百川到处绕了绕,却怎么也找不到小玫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走了吗?

    阎百川觉得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他向来不在意女人的离去,但当他好不容易对那个谜样少女感到一丝兴趣时,她竟然就这么自他的眼前消失!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都还不知道他的候选新娘来自于何方,将来若他想再见她一面,又该往何处找寻?

    唉……如果就此失去了她的踪影,那么那场游戏般的约定,他不就注定要输了?

    不!他绝对不能输给少威和星辰。

    就算不择手段,他也要找出那个令他懊恼了整晚的芭比娃娃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平常甚少出门,又没什么方向感的甄岛玫,在见到表妹亲热地挽上阎百川时,内心深处微微泛起的酸意和失落,令她不自觉地想逃避。

    从小,甄凤媚就拥有最美好的一切——全家族的宠爱与照顾、衣食无虞的富裕生活……等,而这些都是自出生没多久,就被赶出甄家大宅的小玫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现在,连她唯一的朋友,也被表妹抢走了!

    拎起过长的裙摆,小玫打定了主意要回家,她再也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这富丽堂皇的宴会厅,竟然如此的广大,大到她实在分不清楚,哪里才是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穿过熙攘的人群,打开一扇华美的桃木门,这才发现自己误。闯了一间精致的贵宾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鹅黄色礼服的可爱女孩,惊讶地睁大眼睛,望向小玫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玫。不好意思,我好像不小心闯进不该进来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小玫朝着那名美丽的少女尴尬地一笑,随即转身打算离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那名少女叫住她,问道:“请问你会绑缎带吗?”

    她柔顺的黑色长发披垂在肩,手中拿了一条鹅黄色缎带,看来正烦恼着不知该怎么把缎带系在头发上。

    “会啊!你需要我的帮忙吗?我的头发就是自己梳理的哦!”

    平时小玫虽然有些怕生,但难得遇上跟自己年龄接近的女孩,她脸上的笑容又是如此的迷人,令小玫觉得亲切,忍不住想要帮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好厉害!可以把头发梳理得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小玫微微一笑,接过了她手中的梳子和缎带,开始替她梳理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问女孩。

    不久,便听见女孩细细的嗓音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我叫阎明月,哥哥都叫我小月,你也叫我小月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明月第一眼见到小玫,便对她有种莫名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的头发好柔、好软、好好梳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谢谢。”

    被小玫这么一夸奖,明月开心又羞赧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小玫的手很灵巧,过不了多久,就替明月绑好了漂亮的发型。

    “绑好了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阎明月看着镜中自己的新发型,满意极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很喜欢。”她感激地牵起小玫的双手。

    方才她还担心不小心弄掉了奶妈替她系上的缎带,头发都披散了下来,该怎么出去参加宴会才好呢!

    “我今年十七岁了,可以问你的年纪吗?”阎明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二十三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嗄?”阎明月一时愕然。

    没想到身材纤小的小玫,居然足足大了她五岁。

    小玫可以理解她的反应,她那过于娇小的身材,总是令人错估了她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一般人看见我的体型,都猜不出来我已经这么老了。你会觉得讶异也是正常的,谁叫我长得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呢!”她不好意思地搔搔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!那么……请问我可以叫你小玫姐姐吗?”

    小玫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叫你小月妹妹罗!”

    阎明月为自己多了个姐姐而感到欣喜万分,她拉着小玫,就要往外面的宴会厅跑。

    “从小我就希望自己有个温柔美丽的姐姐,现在好不容易多个好姐姐,我一定要将你介绍给哥哥和爸爸妈妈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小月,你别跑这么快嘛!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的话还没说完,便已被兴奋的明月给拉进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“爹地、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兴奋的明月眼尖地发现正和几名富豪贵妇们聊天的父母,笑着牵着小玫的手,走向前去——

    “我向你们介绍,这是我的干姐姐,她叫小玫。以后小玫姐姐也是我们家族的一分子了哦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小月,什么时候多了个干姐姐呢?”父母宠溺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就在刚刚,我认了小玫当姐姐,因为她既温柔又美丽,还有一双巧手。你们看,我不小心把奶妈绑好的头发弄乱了,是小玫姐姐把我的头发梳理得这么漂亮的。以后要出席宴会,我的头发都要让小玫姐姐梳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小月喜欢就好。”哪个做母亲的不宠爱自己的宝贝女儿?阎母爱怜地摸着明月的头。

    小玫僵笑着杵在原地。看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样子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小玫一脸尴尬地笑着。她从没想过自己会突然间多了个豪门千金的干妹妹,而且明月还这么郑重其事地将她介绍给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宠爱明月的阎家父母,朝着小玫点头致意一下,便再度与人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小玫觉得对方好像连正眼瞧她一眼也不曾,态度十分敷衍,却也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由那身尊贵的打扮看得出,他们想必非富即贵。而她本来就与这类上流社会的人没什么关系,也不投缘,若非小月太惹人怜爱,她压根儿不想跟这些人扯上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爹地,妈咪,我要带小玫姐姐去见哥哥,你们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月,你陪新姐姐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跟父母撒了娇,打声招呼,明月拉起小玫就跑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小月,你现在又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当然是带你去见今晚的主角——我那高大威武、俊美优雅的大哥啊!”

    明月俏皮地朝着小玫眨眨眼睛,在人群中搜索着哥哥的行踪。

    小玫却被她的那番话,搞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干姐姐,也就是我哥哥的干妹妹,我当然要先带你让哥哥见见罗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该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,难过地皱起了黛眉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你是不是不喜欢小月?不然为什么才刚认识我,就要回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小月,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怕生,又讨厌这种吵杂的地方,所以才想要早点回去休息的。有你这么可爱的妹妹,我高兴都来不及了,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”

    因为小玫是家里的独生女,多了个可人的妹妹,她自然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那么早回去好不好?再多陪我一会儿嘛!拜托!我想早点将你介绍给我的哥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不忍见明月失望,小玫只好勉强答应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玫姐姐,走,我带你去见哥哥。”

    明月兴奋地拉起小玫的手,在人海中穿梭,但找了好一会儿,她就是找不到哥哥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哥哥不爱这类无聊又吵闹的场合,大概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对了!她想起来了。上回家里举办宴会,哥哥带着美女溜出会场,偷偷躲到一旁亲热,被她撞见。

    这回哥哥该不会又被某个火辣的美女给勾引到暗处,玩起亲亲来了吧?

    阎明月露出狡黠的笑容,拉着小玫便往暗处跑。

    “小月,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明月要找哥哥,干嘛找到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来?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来这里找我哥的啊!我哥是有名的夜猫子,他平常最怕吵,所以老爱往人烟稀少的暗处跑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明月这么一说,小玫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一张俊逸的容颜。

    他也曾说过他怕吵,跟她一样偏好安静与孤独。

    玫瑰般的唇角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。一想到他,小玫就不禁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好奇妙!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你别出声哦!我要给哥哥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明月没有注意到小玫脸上异样的表情,兀自拉着她在黑暗中穿梭。蓦地,一阵异样的声响,自阴暗的花园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阎明月竖起耳朵,好奇地跟随着那阵诡魅的喘息声,来到花园最偏僻的一角。

    抚媚动人的女声低吟,声声倾诉着燃烧热情的销魂。

    花丛里的男女,正热情地交缠拥吻着:花丛外的一对年轻姐妹,则是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像八爪章鱼般,紧攀在男人身上的女人,热情地在高大健美的男人怀中扭动,激情的呻吟声显得越来越激昂亢奋。

    突地,男人放开了怀中的女人,女人一个措手不及,狼狈地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唷!百川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在他怀中的女人,不满他倏然消褪的热情,正要大发娇嗔。谁知话还没说完,便听阎百川低沉的嗓音,愠怒地问:

    “躲在花丛里偷看的人是谁?还不快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阎百川整理着被女人扯开的西装外套,然后潇洒地站在银色的月光下,漆黑若子夜的幽瞳里,闪现着危险的怒火。

    那一身黑色亚曼尼西装,将他衬托得如同优雅的黑豹,在黑夜中散发着狂暴、危险的气息,却又尊贵、威严得令人望之却步。

    明月和小玫,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再不站出来,我就亲自将你揪出来。我给你三秒钟考虑,看你是要自己站出来吃我的拳头,还是让我把你揪出来,再痛打一顿?!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,知道这下子真的不小心触怒了兄长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哥哥平时很疼她,但一见到哥哥发怒时的模样,她就害怕,怕得连想说句话,都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只是调皮,想破坏哥哥的好事、看哥哥尴尬的模样。谁知这回居然惹哥哥生气了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三秒钟转眼一过,怒火正炽的阎百川跨出第一步的同时,小玫已鼓起勇气现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打扰到两位的人是我。我不是故意要坏了你们的好事,只是看见夜里的月色这么美,忍不住边欣赏夜景,边走到了这里。”小玫硬着头皮,找了个借口搪塞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知道这个借口是烂了一点,毕竟刚才那个女人的呻吟声那么大,她又不是耳朵聋了,怎么会听不到?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阎百川一见到出现在月光下的美丽身影,居然就是他的候选小新娘,感到十分的诧异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方才他找遍了整个花园,都找不到她,现在她却又突然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?

    乍见她的心情很复杂,又惊又喜,却又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阎百川唯一确定的一点是——他想见她的情绪,远超过愤怒。

    方才还在阎百川的怀中呻吟的甄凤媚,连忙拉扯身上单薄的衣料,将那外泄的春光给遮住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丫头,居然还没滚!

    方才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,溜到这里来诱惑阎百川,谁知,却被那丫头破坏了她的好事。

    真是气死人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让那个倒楣的丫头看到了也好,让她早点明白,早点死心。

    阎百川早晚是甄家的乘龙快婿,这是双方家族都乐见的结果。至于那个被爷爷赶出家门的甄岛玫,就别妄想她的男人了吧!

    甄风媚本来就看不起小玫,再加上她恼羞成怒,痛恨小玫在紧要关头破坏她的好事,更是尖酸刻薄地说:

    “哼!难怪甄家的人会全都看不起你。这种躲在暗处偷看的鬼祟行为,根本就是一点教养也没有!”

    凤媚的那一番话,再加上方才亲眼见到两人亲热的场面,实在给她太大的打击,可是,小玫纵使委屈得心在淌血,却连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也没办法!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只是个没人要的倒楣小姐!哈哈哈……真是好笑!凭你这种身分,我真怀疑你怎么进得了这间高级的五星级大饭店。该不会是又用什么偷鸡摸狗的方式偷到邀请函,才进来的吧?”

    小玫的胸口翻腾着,她的心仿佛要被绞碎了那般的痛苦、委屈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逐渐朦胧,却倔强地不让悲伤的泪水滴落。

    阎百川看见了她眸中的晶莹水光,胸口有种莫名的悸动。但理智却残忍地压抑他忍不住想替小玫出头的话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这个小女人,能忍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他猜想,外表柔弱的小玫,其实比任何人更倔强、好强,也比任何女人都勇敢、坚强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,就该滚出这里,不要再伺机接近百川。他才不会看上像你这种低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甄凤媚那尖酸刻薄的嘴脸,早已触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,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原本因害怕触怒哥哥,而躲在暗处的阎明月,见小玫如此勇敢地一个人站出来承担一切后果,而自己却担小地躲在她身后,已十分惭愧,这下子又听见甄凤媚那番恶劣的诋毁言论,终于忍无可忍地从草丛中钻出,挺身说道:

    “住口!你这个坏心的女人,不准再欺负我的小玫姐姐。是我硬拉着小玫姐姐来找哥哥的,我本来只是想给哥哥一个惊喜,将我刚认的干姐姐,介绍给哥哥。谁晓得有只狐狸精,居然趁我不在,勾引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明月边说,边不屑地瞪了甄凤媚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小心撞见了不该看到的事,想走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硬着头皮现身道歉。当然,如果那只狐狸精的家教再好一点,知道办这种事不该选在花园这种公共场合,甚至是人来人往的热闹宴会旁,那我们也不会这么倒楣,看见不该看的事!”

    阎明月这一番话,令甄凤媚的脸上青一阵、紫一阵,好不精采。

    “只会勾引男人,没有家教的狐狸精,是不够资格教训别人的!”

    明月高傲地朝着凤媚扬起下巴,却亲热地拉起小玫的手。

    “谁敢说小玫姐姐不是千金小姐?小玫姐是我的干姐姐,我已经向爹地和妈咪郑重介绍过了。从今以后,小玫姐姐就是我们阎家的一分子。谁敢欺负小玫姐姐,就是跟我们阎家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甄凤媚一听,差点昏倒。

    那个倒楣丫头什么时候走了这等好运,居然巴上了阎家?!还跟阎家最受宠的千金成了姐妹?!

    她平常不管送再多礼物给明月,明月也从不爱接近她,甚至有时还会故意避开她。甄岛玫那丫头到底是用了什么厉害手段,居然笼络了阎明月?

    甄凤媚越想越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倒是阎明月,越看甄凤媚越不顺眼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狐狸精,老黏着她哥不放,她老早就十分厌恶这个心机深沉又贪得无厌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哼!就凭他们甄家企业的区区几亿资产,他们阎家还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光是她哥一手掌管营运的母公司,就有上百亿的资产。更别提哥哥公司旗下的其他子公司、相关企业,以及公司上柜的股票……等等。他们甄家自认再有钱,对他们阎家而言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再郑重地跟大哥介绍一次。哥哥,这位是小玫姐姐,小玫姐,这是我哥。好啦!我该说的都说完了,我要跟小玫姐离开这个无聊的宴会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气头上的明月,连再见也不说,便牵起小玫的手离去了。

    阎百川的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魅笑,正打算走向明月和小玫,却被甄凤媚缠住——

    “百川,人家真的好委屈哦!平时我对明月这么好,也没见明月给过我什么好脸色看。那个心机深沉的倒楣丫头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居然一下子就收服了明月的心?她一定是做了什么挑拨离间的事,让明月对我更加不满。我不管,你要替人家讨回公道啦!”

    面对甄凤媚的纠缠,阎百川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比起眼前这个主动送上门来,却只有脸蛋和身材可取的女人,谜样的甄岛玫显然更加令他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小月有她自己的见解,她喜欢跟什么样的人交朋友,任何人都无权干涉。”

    冷冷地抛出一句话,暗示她没资格过问小月交友的权利。百川甩开她的手,潇洒地离去。

    愣在原地的甄凤媚大受打击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。为什么甄岛玫那个贱丫头,可以如此轻易地打进阎家的家族,而她耗费多年的心机,却连一点边都沾不上?

    越想,她越恨那个可恶的丫头!

    总有一天,她要将那个丫头踩在脚底,让大家看看,谁才是真正名副其实的甄家千金。

    就算那丫头的父亲是长子又如何?她才不会让那个倒楣的丫头赢过她。

    就算是不择手段,她也要抢走阎百川,成为真正的阎家女主人。

    一抹阴冷的诡笑,浮现在甄凤媚的脸上,在黑夜里,更显得狰狞、骇人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