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今天是阎家最受宠的掌上明珠——阎明月的十八岁生日,阎家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,庆祝家中唯一的千金终于在今日成年。

    甄岛玫是今天的寿星唯一亲自邀请的贵宾,她打扮得十分得体,出席这场生日派对。

    小玫穿着她唯一的一件礼服,这是父母省吃俭用,花了好几个月的薪水,才替她凑足的美丽行头,因此,她万分地珍惜。

    她拿着明月寄给她的邀请函,战战兢兢地走进壮观华丽如古代欧洲城堡的阎家大宅,一进大厅,不安的目光立即在人群中搜索着唯一能令她安心的身影。

    小玫心知,目前她最想见的人是明月,但脑海中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阎百川那张魅笑的俊容,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,想摆脱他占据脑海中的影像。

    但,由于过于心神不宁,她一踏进宴会大厅,便撞到了人。

    这一撞,对方只是被她吓了一跳,但纤瘦的小玫,却差点被撞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是谁走路不长眼睛,撞到了本小姐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小玫定睛一看,想不到进入这宴会场地,第一个遇见的,却是她最不想看见的对象!

    甄凤媚瞥了小玫一眼,轻视地说:

    “我还在想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冒失,原来是你这个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扫把星。哼!”

    甄凤媚骄傲地扬起下巴,鼻孔朝天地睥睨着小玫。而站在甄凤媚身旁的威严老者,则是小玫多年未见的爷爷。

    小玫未理会甄凤媚,敬畏的目光落在爷爷身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她小声地唤道。

    白发苍苍却脸色严肃的老者,正是甄氏财团的总裁——甄鸿政。他连正眼也不看小玫一眼,只是冷哼了一声,挂着冰冷而严肃的表情,无情地走进大厅里。

    小玫悲伤地垂下了头,再也不敢看爷爷一眼。

    他那冷酷无情的态度,令她伤心极了!

    她绝对没有要攀亲带故的意图,只是好久没见到爷爷了,忍不住想跟他打声招呼,想不到爷爷居然这么恨她,连正眼也不肯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甄风媚露出得意的笑容,幸灾乐祸道:

    “亏你还有脸叫声爷爷,难道你忘了,你已经不是我们甄家的人了吗?

    自从你五岁那年,你们一家子被赶出甄家以后,就再也不是我们甄家的人了。你可别再厚着脸皮,缠着我们不放。”

    甄鸿政走进厅里,和几个豪门富商打完招呼,又回头叫唤孙女:

    “凤媚,来跟张总裁以及陈理事长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爷爷,我待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凤媚不怀好意地瞥了小玫一眼,想起上回的好事被她破坏,心中余怒未消,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整治她。

    “这回,你又是怎么混进来的?这场生日派对可是只有上流社会的绅士名媛才能参加的!该不会是因为好心的爷爷忘了通知阎伯伯,他已经和你断了关系,所以你才仗着爷爷的关系,混进来骗吃骗喝?”

    小玫强忍着被羞辱的怒气,纤细的双手握得死紧,倔强地反驳:

    “你错了!是这场生日派对的主角——小月,亲自邀请我前来参加她的生日派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月?哼!叫得还真亲热。真不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是用了什么下流的手段去笼络阎明月,下咒?下蛊?还是使了什么挑拨离间的诡计?否则我对明月那么好,为什么她对我就是爱理不理的,却认了你这个倒楣的女人当姐姐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也没做,只是跟小月投缘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相信你说的鬼话?!你哪一点比我强?为什么明月会选择你当她的姐姐?要知道,真正的豪门千金是我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豪门千金,我有爱我的父母,过着简单平淡却和乐的日子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说得倒好听,一副看起来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,那你干嘛穿着名牌礼服来参加这场豪门派对?讲白了,你不过是做做样子,假装自己不在乎金钱名利,实际上还不是兴致勃勃地想来这里钓个金龟婿!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说,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,满脑子只想钓个有钱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甄凤媚被小玫一针见血的言论给逼得恼羞成怒。她指着小玫的鼻子,恶狠狠地反问: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对阎百川没有任何的感觉?”

    察觉到小玫的眼底闪过一丝挣扎,凤媚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虚伪的人是你吧?明明你也暗恋着阎百川的,不是吗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甄凤媚幸灾乐祸地笑着。随即,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今天参加这场宴会的千金,谁不爱慕英俊风流的阎百川?只不过,百川向来喜欢成熟性感又美艳的女人,就像我这一类型。像你这种发育不良、没什么身材可言的女人,是不可能引起他的兴趣的,你死心吧!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大可放心,我跟那些风骚狐媚的狐狸精不同,不会不择手段地找机会脱光衣服勾引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敢这么说我?!”

    风媚心知小玫是在暗讽她那夜勾引百川的事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指名道姓,是你心里有鬼,自己对号入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可恶的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甄凤媚被她气得脸红脖子粗,却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反击。

    她气得将手中的香槟,向小玫洒去。

    小玫反应极快地向旁边一躲,但还是被泼到衣服的一小角。

    “一个淑女不该有如此粗野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虽然在气头上,但小玫还是尽量保持她的风度,反观自称千金小姐的甄凤媚,修养实在差多了。

    “哼!本小姐不过是教训了一个扫把星,谁敢说我的不是?唉呀!该不会你就只有这么一件礼服可穿吧?真是可怜,人倒楣也就算了,还穷到连两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!改天我心情好,说不定会送你几件穿厌的衣服,让你添些行头去钓凯子。不过,像你这种姿色平庸的平民百姓,以后大概没什么机会见识这种大场面吧?毕竟……谁会邀请一个无名小卒来参加这种大型的宴会?你也不必怪我“不小心”弄湿了你的礼服,反正就算你再怎么装模作样,也没人愿意邀请像你这样的‘灰姑娘’共舞。”终于让她逮到机会,她恶劣地嘲笑着小玫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想邀请甄小姐与我共舞。不知道甄小姐愿不愿意?”突地,一道低沉的嗓音插入了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阎百川的出现,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女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甄凤媚看见阎百川走了过来,一开口就要邀请“甄小姐”共舞,立刻眉开跟笑地伸出玉手,打算接受他的邀舞。

    然而阎百川却无视于甄凤媚的存在,牵起了小玫的手,优雅地走向宽阔的舞池。

    甄风媚当场傻眼,她以为阎百川邀舞的对象是她!

    她脸色一阵铁青,忿忿不平地瞪视着小玫,恨极了小玫抢走她的光彩,害她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英俊倜傥的阎百川与清丽动人的小玫,在大厅的中央翩翩起舞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想不到阎百川居然邀请一名神秘的女郎跳第一支舞,众人纷纷猜测起小玫的身分。

    此时,还有另一道满怀恨意的目光,射向小玫。

    一名打扮冷艳的女子,为了盛装打扮,以博得情人的欢心,因此迟到了半个小时。正当她姗姗来迟地进入大厅,却见到她心爱的男人,正抱着另一个女人共舞。

    身为阎百川身边最得宠的女人,莎莉理所当然地以为,百川的第一支舞非她莫属。谁晓得她不过迟到了一会儿,他居然已经被别的女人抢走!

    小玫心中的不安正不断地扩大,她敏感地察觉到许多不友善的目光,正集中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抢走了在场女性的梦中情人,她可以理解她们那种又妒又羡的矛盾心态。

    但,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辜,她压根不知道,看来对她没什么兴趣的阎百川,为什么会突然邀她共舞?

    阎百川也察觉到她的脸色不对劲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与他共舞时,脸上会挂着凝重的神情。这令他感到好奇,她可是第一个跟他共舞时,未露出梦幻神情的女孩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所向披靡的魅力,对她不管用?

    不可能!他太清楚自己对女人的影响有多大。

    俊美无俦的脸庞挂上一抹自信的魅笑,阎百川试探地问: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感到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小玫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,阎百川邀她共舞,纵然令她有些不知所措,但真正令她不安的是,她对他一无所知,她甚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邀她共舞?

    “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你会邀我共舞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跟你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小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这个宽敞华丽的大厅里,聚集了一大群等着他垂青的女人,可是他却偏偏选择她?

    “不然你认为我有什么企图?”优美的唇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意,阎百川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只是……我以为……你还在为上回的事生气,没想到你居然会邀我共舞!”

    想起那一夜,她无意中撞见阎百川和甄凤媚亲热的事,小玫就羞怯得连耳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做了什么令人生气的事吗?”

    不会吧?难道他真的忘了上个月的事了?

    小玫好奇地抬起头,却接触到他深邃带笑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他眼中的戏谵之意,羞红着脸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什么嘛!原来他只是故意装傻在逗她。他怎么可以这样要着她玩?

    可是,她明明该感到生气的,但一想到方才他凝视她的眼神,她居然感到一阵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可恶!都是他那邪恶的目光,扰乱了她的心绪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一直心不在焉的小玫,突然发现似乎哪里不对劲,她好奇地低下头一看,这才发现不擅跳舞的她,已经“暗算”了他那双名牌的皮鞋好几次了!

    “呀!对不起,我实在是太笨拙了,踩了你好几次,真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话还没说完,百川的长指蓦然点在她红艳的唇上。

    “不必说抱歉。你一点也不笨拙,只是不常跳舞,一时无法适应复杂的舞步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眷恋的指,摩挲着她柔嫩的菱办,那柔软的触感,令他心荡神驰。

    小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被他那双越显沉邃的黑眸所吸引,仿佛沉人一潭沉不见底的湖底,溺水般的昏眩感倏然袭来。

    阎百川任意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都能轻易地令她毫无反抗之力地沉醉在他优雅的气质、诱人的温柔里。

    她的唇既柔软又艳红,就像是清晨初绽的玫瑰一般娇艳,令人忍不住想品尝那诱人的甜美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不是在宾客众多的大厅里,他一定毫不考虑地低下头去,攫取那朵娇嫩的蓓蕾,尽情珍宠。

    “对舞步不熟悉没有关系,我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百川的眼中闪过一簇神秘的烈焰,烧得小玫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,不敢正视他眼中那股侵略的笑意。

    小玫才下定了决心要避开他那危险的眼神,与他保持距离。谁晓得此时音乐曲风一变,改为柔情万千的抒情音乐。

    阎百川听见音乐改变,立刻将她紧搂在怀里,热情地拥舞。

    小玫在被他搂进怀中的那一刻,脑中立刻陷入一片空白,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,只能化为一摊秋水,软化在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攀住他宽阔的肩,任由他优雅地带领着她翩翩起舞,沉醉在他充满男性魅力的气息中。

    直到一曲舞罢,阎百川放开了她,小玫的意识这才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方才阎百川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抱着她共舞?

    他对她到底是抱持着怎样的心态?

    只是一时好奇,找她玩玩?

    还是心中对她真有一丝特别的情感?

    理智告诉小玫,千万别喜欢上这个危险的男人,她玩不起他们有钱人的爱情游戏!

    是的,虽然他的拥抱让她心动,他的体温令她着迷。但她会努力克制自己,不要爱上他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