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莎莉一直按捺住心中那股强烈不满的情绪,明明一双眼睛妒恨地望着阎明月与小玫,却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一旁等待,直到阎百川与阎明月共舞完毕,她才找机会偎近百川的身边献媚。

    “川,你不觉得你今天陪伴‘妹妹’的时间,似乎太多了一点?”

    紧身低胸的白色礼服,将她惹火而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。莎莉媚惑地将身子贴向他,抚媚地在他的耳边低喃:

    “你可不可以多点时间陪人家?人家好想跟你独处。我们去安静一点的地方,别让任何人打扰,好好地叙叙旧,如何?”

    平常的他,面对这样惹火的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绝对不会无动于衷。但今天的他,似乎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阎百川不再像一头狂傲的黑豹,迅捷地扑向他的猎物,尽情地享受男欢女爱的欢娱。莎莉的热情与美艳,已不再令他着迷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眼中,已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当莎莉依偎在他的怀里,他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手上似乎还可以感觉到,与小玫共舞时,她双手那柔嫩的触感。

    她娇小纤细、惹人怜爱的娇躯,抱在怀里,是那么的温暖诱人。而她那柔弱却倔强的眼神,以及外柔内刚的个性,更是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他冷淡地推开了莎莉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的妹妹是这场派对的主角,我陪她再久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百川,我是为了你而来的,别再丢下人家一个人,多陪陪我嘛!”

    莎莉不死心地再度缠了上去,阎百川却只是冷冷地命令: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百川,求你,别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让我说第三次,放手。”

    莎莉的百般纠缠,已令他厌烦。

    阎百川锐如鹰隼的双眼,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,令莎莉吓得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她从来就没见过他露出如此强悍冷酷的一面,像个狂傲而霸道的君王,君临天下,无人不从。

    这就是纵横商场的扬威科技总裁——阎百川,那个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?

    想不到他居然也有这么可怕的一面!

    莎莉不敢再违抗他的命令,连忙放手,乖乖地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阎百川看也不看她一眼,迳自潇洒地走向大厅中的宾客,从容地参与现场的交际活动。

    莎莉万万想不到,向来喜爱与她一同纵情享乐的阎百川,竟突然变了个人,他看她的眼神不再热情,对她的身体似乎也不再眷恋。

    这一切,难道是因为那个叫小玫的女人?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没错!

    以前她从来就没见过百川用那种专注、眷恋的眼神,看过任何女人,连她也不曾。

    但现在即使她在百川的怀里,他的眼中却不再有她,只有那个姿色平庸、毫无身材可言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懂,像那种连一点女人味也没有的女人,凭什么得到百川的心?

    她有哪一点比不过那个叫小玫的女人?

    不!该说小玫有哪一点比得上她?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要反败为胜,她要将阎百川自那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身边抢过来!

    莎莉爱慕的眼神,依然追随着魅力四射的阎百川不放,她相信,总有一天,他的身心,将只属于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阎明月和小玫都不怎么喜欢吵闹的派对,太多陌生人,令她们感觉十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因此两人找了机会,便溜出派对大厅,跑到花园里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你的名字里有个玫字,一定也很喜欢玫瑰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带你去瞧瞧我家花园里的玫瑰吧!我们花园种了好大一片玫瑰,待会儿我们来比赛,看谁采比较多玫瑰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月的提议很诱惑人,可是小玫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吗?我们未经允许就采花,会不会不太妥当?这样好像太对不起辛苦照顾那些玫瑰的园丁大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我家花园里的玫块可是为了我而种的呢!因为玫瑰是我的最爱,因此哥哥才命人种了满园的玫瑰。所以不管我要摘多少朵,都不会有人敢有异议的啦!”

    小玫听了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。也对,明月是阎家的掌上明珠,大家都疼她疼得不得了,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月亮,相信也会有人不计代价地替她摘下来吧!

    “对了,小玫姐,我很好奇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,我可以先拆开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!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小玫姐送我的礼物,我一定喜欢的!”

    明月朝着小玫甜甜地一笑,然后细心地拆开手中包装精美的礼盒。

    打开盒子,明月一看到盒中那对精致美丽的水晶耳环,忍不住发出惊喜的赞叹——

    “哇啊!好漂亮的水晶耳环。”

    她兴奋地抱住小玫,高兴得直道谢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谢谢你,我好喜欢你送的礼物哦!这对水晶耳环好漂亮,我等不及想戴戴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你身上穿的礼服,和这对耳环很相配哦!我来替你戴上吧!”

    明月开心地点点头,低下头让小玫替她戴上耳环,接着拿出身上的荷尔肯瑟粉盒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    戴上耳环后,更显得她亮眼美丽,她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你对我真的好好哦!”

    “那是应该的啊!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嘛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送我这么好的礼物,我应该要送件回礼给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哪有人在生日当天还送回礼给别人的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也要送件很棒的礼物给你才行,就当是庆祝我们成为姐妹,如何?”

    小玫实在无法婉拒明月的心意,只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这样当面将礼物交给你,又不够刺激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听了有些哭笑不得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,送礼物得讲求刺激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了,反正我们姐妹难得聚在一起,小玫姐今晚留下来过夜好吗?这样我们晚上才能一起玩藏宝游戏啊!”

    “藏宝游戏?”

    一头雾水的小玫,不知明月所指为何。

    “我待会儿将礼物藏好,再给你一张写了暗号的地图,让小玫姐亲自将礼物找出来,这样不是比当面送礼物要有趣多了?”

    明月异想天开的主意,令小玫莞尔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这样冒昧地留下来过夜,不会太打扰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小玫姐要是不肯留下来,我才烦恼呢!我们姐妹难得众在一起,下个月我又要出国,今晚如果不能尽情地跟小玫姐一起玩,我会觉得很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留下来过夜的事令她有些为难,但看到明月那张充满期望的小脸,她又不忍心让她失望,只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吧!待会儿我打通电话回去通知爸妈,今晚要留在这里过夜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!小玫姐,我去通知奶妈和张嫂,要她们准备特别丰盛的晚餐来庆祝我的生日,以及小玫姐第一次留下来过夜。”

    小玫忍不住摇头浅笑。

    她只是答应留下来过夜,明月就乐得像中了乐透头彩似的,这真是令她觉得既感动又温馨。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我还要吩咐荣伯准备一间最宽敞舒适的客房,让小玫姐住。”

    兴奋的明月拉着小玫,便往奶妈和荣伯所居住的佣人房跑。

    她等不及要将小玫姐今晚会留下来的好消息,跟其他人分享了!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颗颗星子,在幽暗的夜空中,闪烁着璀璨的银光。

    小玫手中拿着明月画给她的地,图,抬头仰望无垠的星空,竟被眼前美丽的夜空所迷住了。

    她透过晶莹的玻璃,仰望天际,一勾新月高挂天际,兀自散发着清冷的寒光,这般美丽的星月,令人为之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明月就将这张画满鬼画符的地图交给她,说“宝藏”就藏在玫瑰花园的某处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像爱看侦探小说的明月那般充满想像力,所以那张古怪的地点,她横看竖看,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最后小玫只好躺在玫瑰花园里,以水晶玻璃所建造的特殊凉亭中,望着夜空出神。

    她好喜欢此刻的宁静与惬意。

    尽管面对明月所出的难题,她百思不得其解,但眼前的美丽景致,与璀璨星空,都令她感到心旷神恰、全身舒畅。

    要是她能一直待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就好了!

    偷懒了大半天,小玫这才想起,明月丢给她的难题可不只一个呢!

    除了要她大玩解谜侦探游戏,找出宝藏——也就是明月送给她的回礼之外,明月还跟她约定好了要比赛采玫瑰,看谁采得比较多。

    结果她一发呆就过了一个钟头,到现在连半朵玫瑰也没采。

    若不是今夜刚好阎家的专属“御医”来替明月复诊,硬是将心不甘情不愿的明月哄去给医生看诊,她也没办法如此悠闲地在这里打混吧!

    尽情地欣赏夜景好一会儿,小玫自觉若是找不到宝藏,至少也要多摘些玫瑰,才不至于有损她身为姐姐的面子。于是,她决定要犯规,不待明月前来就“先下手为强”。

    小玫将那张鬼画符的地图收好,正要动手摘取玫瑰,却不小心被花茎上的刺给刺伤了手。

    她低呼一声,收回了手,却发现鲜血已缓缓地流出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皱皱眉,而在同一时间,她听见了不远处的花丛里,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——

    “是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那阵急促的脚步声,迅速地朝着小玫的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她只是愕然地站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直到那张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无数次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,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小玫这才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回想起上回在花丛里见到他的情景,她忍不住联想,这回又是哪位妖艳的美人,跟他在花丛中幽会?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酸意涌上心头,小玫凝望着阎百川的眼神,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阎百川深邃的眼眸,仿佛可以看透人心似的紧瞅着她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出她的眼中,夹杂着惊喜、疑惑,与些许的……妒嫉?!

    “我还在想,这么晚到玫瑰园里盗采玫瑰的采花大盗是谁?想不到居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盗采玫瑰?!

    难道明月没跟百川提起她们之间的比赛?

    “我没有盗采玫瑰,这是小月和我的一场比赛。”

    唇边带着一抹戏谵的魅笑,他十分享受她义正词严地反驳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比赛盗采玫瑰?而且还是徒手摘玫瑰?”

    看出了他眼中的调侃之意,小玫粉颊泛红地解释: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盗采玫瑰,我和明月在晚餐之前就已征得园丁伯伯的同意了,只是不知道明月忘了通知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请问你手上的伤口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她感觉到阎百川唇边的笑意,有种邪恶的戏谵。

    他在嘲笑她?!

    这个念头令她的心,再度隐隐泛疼。

    她可以让任何人瞧不起,唯独不希望那个人是阎百川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是我一时大意,忘了采玫瑰得准备园艺剪刀,又一时兴起,忘了花茎有刺,才会不小心被刺伤。你要笑我的话,就尽管笑好了。”小玫赌气地说。

    阎百川却突然抓起她的手,将她指尖的伤口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感,自指尖传来。

    小玫愕然的目光,对上了百川深邃的黑瞳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这么对她?

    一团疑惑尚在她的脑海里纠缠,阎百川便已按捺不住内心压抑许久的渴望,俯首吻上她微启的朱唇。

    早在共舞的那一刻,她身上那股惑人的淡淡幽香,以及纤细得仿佛一捏就碎的柔弱纤腰,便一再地勾诱着他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才发现,少威和星辰指给他的候选新娘,不是呆板文静的芭比娃娃,而是个媚惑男人心智的妖精!

    他渴望她的吻、她娇弱而柔软的身体,也迷恋她柔弱的外表下,那颗坚强的心。

    厚实的大手,在她的粉背上游移,他一手扶着她的腰,将她压向自己。

    百川狂野地吮吻她甜美的唇瓣,激情的唇舌与她交缠嬉戏,沉醉于她口中的芬芳。

    小玫只是被动地承受他的侵略,柔若无骨地攀在他的身上,任由他霸道地汲取她身上的甜美。

    他温暖的体温,透过指尖、身体,传来一股奇异的暖流。被他男性的阳刚气息所包围,小玫毫无反抗之力地闭起眼睛,默默地承受、陶醉在他热烈的攻势下。

    百川热情的吻,落在小玫的唇、眼、眉、耳,激起一波波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感受到小玫柔软的娇躯,已完全地沉醉、融化在他的男性魅力之下,他邪恶地低笑着,戏谵地轻咬她白玉般的小耳,逼她逸出一声嘤咛。

    “我想这么吻你,想好久了!”

    低沉、悦耳的嗓音,在她的耳畔呢喃。

    一阵狂喜悄悄地爬上心头,小玫惊喜地察觉,原来百川并不如他的外表那么冷漠。

    他对她早就动了心,如同她一般!

    小玫的双手主动地抱紧他高大魁梧的身躯,任由他狂切需求的吻,再度印上她嫣红的菱角。

    这回不只是他热烈地进攻,小玫也大胆地热切回应。

    已然失控的体温不断攀升,激情交缠拥吻的两人早已吻得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蓦地,一阵清脆的嗓音传来,瞬间浇熄了炽烈燃烧的欲火。

    两人匆忙地分开,脸上的激情红潮却仍未褪去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姐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是明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诊疗完毕,明月立刻向园丁借了两把大剪刀,开开心心地来到花园找小玫玩。

    而阎百川那高挑的身材,自然是个很显着的目标。

    阎明月蹦蹦跳跳地来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?哥哥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来赏花。”他意有所指地说。

    当然!他赏的是朵娇艳动人、令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的“玫”瑰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怎么以前她都不知道,哥哥居然也有赏花的雅致?明月一直以为哥哥只对事业和美女感兴趣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这不重要啦!她可是为了和小玫姐的约定而来的。

    天真的明月不疑有他,朝着小玫摇晃着手中的大剪刀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,我刚替你借了一把剪刀,咱们来比赛摘玫瑰吧!咦?你的脸好红哦!”

    仔细一瞧,明月才发现小玫的脸上泛着红晕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明月的那一番话,令她更加地难为情。

    百川却抢先插话:

    “这个游戏下回再玩,小玫的手指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小玫姐怎么受伤了?要不要紧?我们先回屋里去擦药吧!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伤而已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却坚持道:

    “小月说得对,就算是一点伤口,也要擦药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受了点小伤,想不到百川和明月居然这么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切,令小玫觉得很感动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玫姐,你找到宝藏了吗?”

    小玫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懂你的地图,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一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百川一听也知道,他那贪玩的妹妹,这会儿不知又想出了什么名堂来搞怪了,便道:

    “夜已经深了,你们两人不准继续在外面流连,立刻回屋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明月心不甘情不愿地吐了吐舌头,心想,真倒楣,好不容易摆脱那个罗嗦的医生,现在又被哥哥强迫回房休息,那她打算玩到天亮的夜采玫瑰和夜游计划,也只好作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那我们回别墅吧!小玫姐姐。”

    阎明月拉着小玫的手,往别墅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小玫依依不舍地望了百川一眼,便跟着明月离去。

    阎百川凝视着小玫的背影好一会儿,优美的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方才他的候选小新娘,反应很热情。

    他闪烁着谜样火光的眼眸一眼望去,看见满园的玫瑰。但真正令他心动,想摘下来品尝的,却只有一朵。

    那朵娇小、美丽的纯情玫瑰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