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小玫正坐在客厅里看书,一看见母亲突然凑了过来,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呀!我在看书。”她口是心非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母亲含笑的眸中,闪过一丝慧点,仿佛看透了小玫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不会吧……难道母亲看出了什么吗?

    小玫觉得有些羞窘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!我真的什么也没多想。”

    母亲笑着将她拿反的书倒过来,交回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得喜欢倒着看书了?”

    母亲的问题,令小玫哑口无言,她困窘得想钻个洞躲进去。

    要是让母亲发现她自阎家回来后,一连三天都在想着一个男人,一定会取笑她吧?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母亲的话,令她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!没这回事!”小玫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距离在阎家过夜那天已经三天了,这三天来,小玫终日魂不守舍的模样,令母亲十分忧心。

    女儿的心事,她怎么会不懂?!那寂寞而若有所思的神情,不正是怀春少女才会有的表情吗?

    眼见向来与她无话不谈的小玫,现在居然守口如瓶,不肯透露一点口风。这让她这个做母亲的,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铃铃……

    蓦地,一阵铃声响起,打断了各有所思的母女。

    期待已久的小玫迅速地接起电话,听见她朝思暮想的低沉嗓音,脸上立刻挂上大大的笑容,却又在下一秒瞬间僵住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?!小月突然心脏病发作,现在人被送往医院急救?”

    乍闻恶耗,小玫的脑中顿时轰然作响,大受震撼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人在哪一间医院?我立刻赶过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听了对方的交代,小玫匆促地挂上电话,一颗心沉重得仿佛将坠入绝望的深渊。她飞快起身,神情凝重地拿起外套和皮包,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妈,我有事必须赶去医院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在一旁的母亲也听见对话的内容,自然明白小玫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小玫和明月的感情甚笃,明月之前也曾到家里来玩过几次,她们全家都喜欢那个可爱又直爽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听见她病危的消息,小玫的母亲也在心中暗自祈祷,但愿明月能早日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小玫匆忙地赶到医院,见到苦候已久的阎百川,心痛得几乎落泪。

    明月病危的消息,已让她难过得不得了,现在又看到百川布满血丝的疲惫双眼、写满了兄妹情深的憔悴俊容,她更是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小月的病情,一定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!

    望见他眼中深沉的悲伤与担忧,小攻心中有股冲动,想将他抱在怀里,好好地安慰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吉人自有天相,小月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小玫也只能这么安慰阎百川,同时也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她是那么的坚强、勇敢。我相信她一定可以战胜病魔,回复往常活泼、可爱的模样,再度蹦蹦跳跳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百川望了小玫一眼。

    她脸上温柔的微笑,竟奇迹似的令她感到温暖而安心。

    阎百川毫不犹豫地伸手将小玫揽进怀中。

    才三天不见,他竟发觉,自己好想念她!

    可是在名义上,小玫是他的干妹妹,他只能任由自己投入忙碌的工作中,借由繁忙的工作来麻痹自己的情感与思念。

    如今她近在眼前,他怎么压抑得住此刻心中的悲伤与渴望她的情感?

    难道她一点也不曾察觉,她的温柔、美丽,令他与日俱增的情感,压抑得越来越辛苦?

    他无法只将她当作妹妹看待,他想狠狠地爱她,让她成为他的女人,而不仅仅是妹妹。

    霸道的吻印上小玫的唇,狂野地采入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温柔是他唯一的慰借。

    小玫猛然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他们不该在此时此地,做这种事,此时若让其他的情感掺杂其中,只会令事情更为复杂。

    她的拒绝,令他愕然,但只一瞬间,他便恢复往常的淡漠。

    小玫的眼角,瞥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化,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,她的拒绝好像伤害了他,她不该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推开他的。

    小玫感到十分后悔,但事已至此,她只能硬着头皮,当作方才的一切,全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环视四周,小玫突然发现,现场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这表示明月出事的时候,他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她?

    由此可知,他真的将她当成他们阎家的一分子,她很感激,也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人还在国外吗?”

    虽然阎家已对外宣布收小玫为干女儿,但真正将小玫当成亲人的,只有明月一个人,阎家父母对小玫的态度,一直是冷淡而客气的。

    小玫明白,他们是因为深爱明月,不忍让明月失望,才会接受她的存在,并不曾真心将她当作干女儿看待。

    所以,她也不习惯称呼阎家二老为爸爸、妈妈,仍礼貌而客气地称呼他们为伯父、伯母。

    前两天,明月的生日派对一结束,阎家夫妇便出国了。因此,此时此刻,他们人一定仍在国外。

    阎百川点了点头,方才泄露过多情感的双眼,已慢慢恢复往常的理智与冷冽。

    “他们刚接到消息,正在赶回台湾的途中。”

    回答完小玫的问题,百川便坐了下来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陷人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时间在无声中流逝,不知过了多久,心急如焚的两人,翘首盼望的奇迹,终于出现——

    一名身着白衣的医护人员,带来令人心安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请问两位是阎明月的家属吗?阎明月现在已经脱离了险境,待会儿你们便可以进病房探视她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百川和小玫终于松了一口气,微笑对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小月已经平安地脱离了险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立刻通知爸妈这个好消息!”

    阎百川立刻拿出手机,拨通电话通知父母明月脱离险境的消息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后,他望向她,说道:“现在已经没事了。时候不早了,你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还不累,我想见小月一面再走。”

    她一定要见明月一面,才能放心地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不久,另一名护士小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是阎明月小姐的家人?阎小姐已经清醒了,她很想见她的家人,请两位跟我到加护病房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阎百川和小玫走进加护病房,便看见明月虚弱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毫无血色的脸,看了令人心疼极了!

    明月一看见百川和小玫,便冲动地想取下脸上的氧气面罩说话。

    小玫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,温柔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的身子还很虚弱,先好好地静养,不必急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阎明月摇了摇头,还是拿下了面罩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我有好多话想说……不将心里的话说出口……我……我怕将来没机会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月,你怎么说出这种丧气话呢?医生说你已经脱离了险境,再过一阵子,你就能恢复健康,跟我一起比赛采玫瑰、玩游戏。你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,好好地休养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小玫姐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的安慰,令明月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她牵着小玫的手,心里漾着满满的暖意。

    “小玫说得没错,现在你只要好好地休息,很快就能康复。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真的觉得好对不起哥哥、小玫姐,还有爹地妈咪……你们都那么关心我,而我却总是让你们担心……要是我的身体能健康一点,别这么不中用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女孩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?!小玫姐相信,只要你对自己有信心,任何病魔都打不倒你的。你是我见过最坚强、勇敢的女孩,我相信你一定能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虽然小玫如此温柔地安慰她,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明月,却比任何人还清楚,除非这世上有另一颗适合她的心脏可以移植,否则她的病永远也没有真正康复的一天!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刚才我考虑了很久,我决定不出国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许可还贸然出国,不但会让所有的人为她担心,万一她在国外心脏病发作,岂不给家人带来更大的麻烦,甚至可能造成永远的遗憾?

    所以,尽管她一直期待一游迪士尼乐园,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她还是决定留下来,和家人一起度过每一天。

    “你决定不出国了?以前你老是吵着要去迪士尼乐园玩,现在怎么舍得放弃你的梦想?”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……我现在的身体状况,并不适合出国……况且,你们都不能陪我出去玩,就算我一个人去也没意思……不如这样吧……我留在台湾,哥哥说服小玫姐搬进我们家来陪我……这样即使我不能去迪士尼玩,也不觉得遗憾了……只要小玫姐能常常陪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阎百川爱怜地轻抚妹妹苍白的脸颊,关爱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放心让明月出国,美国离台湾那么遥远,明月的身体状况又不佳,还是让她留在台湾,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你的愿望,我都会尽我所能去为你达成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深邃的跟眸望向小玫,似在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明月的要求,他肯定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人。

    让小玫住进阎家,除了多了个人照顾明月之外,当他和父母公事繁忙之际,明月的身旁还有个家人陪伴,他们也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况且,他的候选小新娘要进阎家是早晚的事,不如现在就先让她住进来,习惯习惯他们阎家的生活,顺便和他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百益而无一害的好提议!

    小玫对上了百川那双热切的眼,以及明月充满冀望的小脸,纵然觉得这个要求十分为难,但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向来最疼我的小玫姐,一定不忍心让人家失望的,对不对?小玫姐,你愿意暂时搬进阎家……陪我一段时间吗?我保证不会太麻烦你……我只是喜欢小玫姐,希望能常常跟你在一起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爷爷和表姐等人的关系,小玫对豪门向来有种莫名的排斥,极不愿意与任何豪门中人扯上任何关系,但自从遇上了她最喜欢的小月妹妹,她似乎一再地违背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……”阎明月苍白的小脸上添了喜悦,“哥哥……等我出院回家,你要立刻接小玫姐来家里陪我哦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俊魅的眼闪过一簇神秘的火焰。他同样欢迎,并期待她搬入阎家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小玫下意识地抚着激烈鼓动的胸口,羞怯地别过头去,逃避他灼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心中不断地说服自己,她同意这个提议是为了明月,跟阎百川无关。

    但,为何一想到即将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她心中竟有种莫名的期待与欣喜呢?

    “会客的时间即将结束,病人需要休息,请两位离开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静养了几天之后,医生宣布阎明月的状况已稳定下来,她立刻吵着要办出院手续回家。

    回家的一路上,明月直嚷着医院里的生活闷死她了,一回到家,梳洗一番,便要百川、小玫和回到台湾的父母陪她去游乐园玩。

    晚上回来后,还嫌玩得不过瘾,要小玫陪她去花园采玫瑰。

    全家人都不忍心明月刚出院就透支体力,玩得太累,个个皆劝她早点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明月说不过众人,只好嘟着嘴,心不甘情不愿地乖乖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,睡觉前你陪我聊一下天,好吗?”

    小玫笑着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她来这里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陪小月吗?小月的要求,她又怎会拒绝?

    明月牵着小玫的手,开开心心地回房。

    两人在房里聊了一会儿,小玫怕明月太累,想尽办法哄她睡觉,直到她乖乖睡着了,小玫才蹑手蹑脚地离开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回客房的路上,她偶然瞥见百川房里的灯还亮着,心知工作繁忙的阎百川,为了多抽点时间陪伴明月,一定常牺牲睡眠、熬夜工作到天亮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疼爱妹妹的心情,以及他的牺牲与付出,她就觉得好感动。

    对了!他忙到这么晚,肚子一定饿了吧!

    既然她也睡不着,不如就为他煮些提神补身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走进厨房,忙了好一会儿,这才端着一锅热呼呼的汤,走到阎百川的房门外——

    ***

    听见敲门声,阎百川忍不住猜想,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不识相地打扰他的工作?

    他桌上堆得像山一样高的文件,已经够令他头痛的了,再加上熬夜一整晚,腹中已空无一物,要他饿着肚子熬夜看文件,已经够痛苦了,要是此刻门外的家伙再多占用他一秒宝贵的时间,他可能会控制不了自己想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皱着飞扬的剑眉,阎百川打开了门,却见到端着香喷喷热汤的小玫站在门外,胸中的烦躁之气,顿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房里的灯还亮着,心想你大概还在忙,所以就煮了一些热汤送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小玫将汤端进他的房里,意外地发现他的房间不但宽敞舒适,布置得也十分优雅。

    “我把汤放这儿,你趁热吃,我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放下热汤打算离去,百川却蓦地挡在门前。

    她仰头望着他魁梧健美的身躯,心里的不安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嘛挡在门口?”

    瞧见他深邃眸中闪烁着戏弄与邪魅的火光,她更是仓皇得向后退了三步,连说话也结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就要走?”

    俊颜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,百川的双眼微眯,那性感而充满野性美的神情,更是令人不由得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娇艳的绋红染遍了她的香腮。小玫下意识地双手环胸,问道: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然,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阎百川邪魅地瞟了一眼她不怎么丰满的胸部,唇带嘲讽地勾起一弧戏谵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玫倒抽一口气,心中的愤怒多过于害怕,她瞪向阎百川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!”

    那个霸道又不讲理的男人,干嘛一直盯着她看?

    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,说道:

    “欣赏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他邪魅而肆无忌惮的眼眸,正贪婪地浏览她玲珑可爱的体态。那仿佛想将她一口吞掉的眼神,令她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小玫又瞪了他一眼,“请问……可以让我走了吗?”

    百川唇边的笑意加深了,却仍然挡在门口,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,我很累,麻烦你让开。”她续道。

    谁知,他一点也没有让开的意思,还理所当然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还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替我把汤盛到碗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盛吗?”

    “本少爷从来不自己动手盛汤。”

    小玫听了,心中的怒火成等比级数扩大。

    这个大少爷,居然连盛碗汤都不会?

    算了!既然他这么养尊处优,她干脆就好人做到底,帮他盛一盛汤,快点应付完走人。

    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盛了一大碗汤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盛好了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仍文风不动地挡在门边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你可以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盛好了汤,为什么还不能走?”

    阎百川狡猾地说:“我还想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房间里应有尽有,相信不管你想喝冷水、热水、冰水,只要走几步,打开冰箱、饮水机,都可以喝到。”

    她想,他是压根儿就不想放她走吧?不然干嘛用这么奇怪的借口留下她?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自己倒水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的百般刁难,令小玫气得简直要跳脚。

    她暗自决定,“倒水”将是她今晚为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,要是倒完了水,他还不肯放人,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了!

    小玫气得连倒水的手,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百川看了却暗自窃喜,想不到捉弄她居然这么有趣,还令他看到了她平常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原来温柔的芭比娃娃生起气来,比起那些谄媚矫情的女人,要可爱、漂亮多了!

    她倒好一杯冷水,走过华丽的地毯,正要将水递给百川,却不小心一个重心不稳,向前跌了一跤,杯里的水全招呼到他身上去了!

    大吃一惊的小玫,迅速地起身,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不小心弄湿了你的裤子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小玫尴尬地看了那块湿透的地方一眼,随即将目光调往他处。

    真是糟糕!那一摊水竟不偏不倚地泼在他的胯下,害得她一路从脖子红到耳根,羞涩的目光不知往哪儿放才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找条干毛巾让你擦干。”

    小玫慌忙地走进浴室,拿了条毛巾就要赶到百川的身边替他擦拭,不料,经过书桌时,脚边不知道又不小心勾到什么东西,只听到一阵怪声,阎百川脸部的表情瞬间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先替你擦干……”

    拿起毛巾,她正准备往他湿透的部位过去,却在瞬间僵住了

    不对啊!她一个女人家,怎么好去擦拭男人的那里!

    她赶紧将毛巾塞到阎百川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我不方便替你擦……只好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对劲,便问:

    “请问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循着他的视线望去,她的目光落在他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,刚才她经过他的书桌时,好像不小心踢到什么东西。该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问:

    “我刚刚走过书桌旁,脚好像不小心勾到什么东西。是不是我又闯了什么祸,造成你的麻烦了?”

    阎百川面无表情地说:

    “你刚才勾掉了笔记型电脑的电线,而我刚才所输进笔记型电脑里的资料,还没有存档。”

    小玫越听,表情越凝重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她惹了一个大麻烦了!

    她不小心害他辛苦一晚的成果泡了汤,想到这里,她难过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以前常有人怪她倒楣,就连身年的人也跟着遭殃,人人都叫她扫把星,是个常惹祸的灾星,令她因此十分自卑。

    在遇见百川之后,有好一阵子,她突然变得异常的顺利,她还以为霉运早巳远离她,谁晓得,太过接近她的人,终究还是难逃厄运的纠缠!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!我想……我不该继续留在这里打扰你工作,我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的担心自己因为太过接近阎百川而连累他,因此匆忙地想逃离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谁知,动了怒的阎百川,却一把将她扯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半夜闯进了我的房里,将我的工作弄得一团乱,然后就打算拍拍屁股离开?”

    强壮的大手,将她的身子紧压向他,紧贴着她柔软馨香的娇躯,百川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太美了!现在,我要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抱起她的身子,走向那张豪华的大床。

    受到惊吓的小玫,不断地扭动身体挣扎,却加深他的感官刺激,他的黑眸变得更深邃而具侵略性。

    将她抛向大床,他壮硕的身子将她压在身下,魅笑酌薄唇飞快地印上她的小嘴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