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翌日,天还未亮,小玫便自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昨夜她竟然梦到自己和百川在……

    天啊!一想到梦中的情景,她依然觉得脸红心跳,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这个梦实在是太逼真了!逼真得一觉醒来她竟觉得腰酸背痛!

    小玫缓缓地掀开被单,想自床上起身,却发现自己被单下的身子竟然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她吓得缩回床上去,一转头,看见横卧枕畔的俊美脸孔,更是吓得差点跌下了床。

    原……原来昨夜的一切,不是梦境?!

    天啊!她竟然真的和阎百川上了床?!

    懊恼片刻,她强自振作起精神。既然最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然发生,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——悄悄地离去,当作这件事情从来没发生过!

    小玫打算蹑手蹑脚地下床,偷偷溜回自己的客房,谁晓得阎百川突然一个翻身,再度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健美结实的身子压在自己身上,小玫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夜的种种,心跳疯狂地鼓动着,但随即,罪恶感也逐渐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小月是这么地信任她,对她无话不说,而她却瞒着小月,偷偷地爱着她的哥哥,现在还跟他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唉……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!

    小玫轻轻地推开百川,想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百川又一个翻身,再度将她紧紧压在身下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正烦恼着不知该怎么推开他,趁着天还没亮之前溜回自己的房间,却意外发现他靠在她枕畔的睡脸,像天使一般迷人。

    他那长长的睫毛像黑色的羽扇,美丽得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忍不住,她倾身吻上了他。

    她吻得浑然忘我,差点忘了时间的存在,直到粗厚的手掌抚上了她的后脑勺,她这才震惊地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朝她魅笑不已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什么时候醒来的?”

    真糗!竟然被他抓到她偷吻他。

    “在你醒过来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就醒了?!那你干嘛一直装睡?”

    “谁在装睡?我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。”他坏坏地笑着。

    瞪他一眼,她立刻用力地在他怀中挣扎,奈何两人之间的力气差异过大,她的挣扎完全起不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霸道地将她压在身下,眼中的欲望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行!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明月突然间得知,她最喜欢的哥哥跟姐姐竟然……也许她会无法接受。她一直将我们当成兄姐,根本没想到我们会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到明月,百川的态度终于有些软化。

    “我会找机会跟小月说,她很懂事,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总得给小月一些时间适应一切,她才刚发过病,禁不起任何的刺激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放开了对她的箝制,背过了身子,说道:

    “趁我还没失控前,你走吧!”

    小玫明白阎百川已了解她的顾虑和苦心,依依不舍地望着他修长的背影一眼,便下床穿衣,然后悄悄地回到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小玫姐,你看这件最新一季的粉红色蒂芬妮洋装,和我刚买的卡地亚耳环相不相配?还是……你觉得旁边那一件鹅黄色的长裙比较好看?”

    明月笑盈盈地牵着小玫的手,要她替自己出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鹅黄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,但是小玫姐常穿粉红色的衣服,让我也好想试试。哎呀,我到底要穿哪一件好呢?”

    阎明月挑了半天,很难下决定,望向小玫,才发现她正出神。

    这几天,小玫住进阎家,最开心的人非明月莫属。

    每天一大早,父母和哥哥忙着去公司处理公事,明月便拉着小玫陪她出去逛街购物,过得既快乐又悠闲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小缺陷就是,不知怎么,小玫姐发呆的次数成等比级数增加,还动不动就傻笑,她那异样的举动,令从未陷入爱河的明月感到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,你在想些什么?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?”

    明月推了推小玫的肩膀,小玫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刚问我什么?可以再说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刚刚人家说的话,小玫姐都没听进去!小玫姐是不是不喜欢跟我出来逛街?”

    看明月一脸委屈的样子,小玫觉得十分惭愧。

    她真是太没有用了!

    这几天来,她竟然任由阎百川那俊逸的身影占据她的心田,常不知不觉地想着他,想到出神。

    “没那回事,我最喜欢陪小月了,只是刚才突然想起一件事,一时没有注意你问了我什么。对了,你有没挑到喜欢的衣服?”

    说起她看中的那两件蒂芬妮洋装,明月随即忘了不快,眉开眼笑地说:

    “那件鹅黄色的长裙,还有粉红色洋装,我都很喜欢,但不知道该穿哪件衣服好。小玫姐替我作决定吧!”

    “你戴的首饰和那件粉红色洋装挺相配的,今天就穿那件去喝下午茶好了。至于那件鹅黄色长裙,就买回去跟其他的衣服搭配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立刻去换上这件洋装。”

    明月高兴地拿起洋装,走向更衣室,这时,明月身旁的衣架,突然重心不稳地倾倒。

    几名店员注意到情况不对,吓得尖叫,却无力阻止。

    小玫飞快地冲向明月,动手将她推开,自己却来不及逃离,就这么被倒下来的衣架给压了住。

    尚不明所以的阎明月被推倒后,愣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方才自己千钧一发的险境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,你要不要紧?对不起,都是为了救我,你才会遭遇到这种危险。”

    明月连忙跑到小玫身边,替小玫推开压在她身上的衣架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,只是被衣架压到,受了一点皮肉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,小玫姐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见明月担忧她的伤势,又自责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小玫十分心疼。

    她笑着拍拍明月的肩膀,安慰道: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?有什么好担心的,傻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小玫姐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。我很担心你的伤势,就算只是一点皮肉伤,也要看了医生我才放心。小玫姐,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点小伤而已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是不好好地检查身体,我会担心得连下午茶也喝不下去。不行不行!先去医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玫无法拒绝明月的关心与好意,只好随她一同前往医院。

    一坐上车,小玫不禁回想起最近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意外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,今天早上她和明月出门时,两人行经一栋施工中的大厦,差点被空中掉落的砖块给击中。

    这几天以来,她和小月面临了接二连三的意外,而这些意外真的只是巧合吗?如果是的话,也未免频繁得惊人!

    她有种不祥的预感,儿时的她常为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与不幸,直到上中学以后,她身边的灾难才逐渐减少,让从小饱受排挤,受人讥讽为扫把星的她,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。

    想不到最近似乎有了变化,她以为早已远离的灾厄,似乎又开始潜伏在她的身边,伺机攻击她和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到了医院,小玫一颗心仍然乱烘烘的,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中。

    明月将她扶下了车,陪着她挂号、看诊,直到听见医师说小玫身上只有一些瘀血,没有什么大碍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好小玫姐真的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!这下我终于放心了,小玫姐你先坐在这儿休息一下,我去替你领药,待会儿我们去凯悦饭店喝下午茶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月,你放心,我没事了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玫担心,若是周遭的意外不断发生,会祸及她身边所有的人。因此,她暗自决定,要暂时远离所有她关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!我突然想起下午有事,恐怕不能陪你一起喝下午茶了。

    我打电话麻烦司机来医院接你,你先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那张失望的小脸,令小玫觉得十分自责。

    她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!唯有暂时分开,才能保护明月,还有每一个她关心、在乎的人,包括阎百川在内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下回我们再一起去喝下午茶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辆豪华的宾士轿车来到医院。明月乖乖上了车,并摇下车窗向小玫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目送着明月离去,小玫的心里有种沉重的落寞戚。

    她将要回到过去,再度变成那个孤独、无助、受人排挤的小女孩了吗?

    “小姐,我看你的印堂发黑,气色很差。”

    邻座的一名陌生长者,看了小玫一眼,语重心长地说道:

    “看你的面相,虽生于富贵之家,但童年却丝毫享受不到任何的荣华富贵,在你二十三岁以前都出不了头,仅能过着平淡而简朴的日子。而且,你从小就多灾厄,再加上命中带煞,常会波及身边的人,因此容易受人排挤。”

    小玫听了,浑身一震。想不到面前的陌生人,居然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她的生平经历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个对玄学略有研究的过路人,今日相逢,自是有缘。我给你一个忠告,近期你严重犯煞,可能会有许多的灾难降临在你身上,甚至可能危及一个对你十分重要的人,这点你要注意。如果你不想伤害身边重要的人,那么,离他们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那名眼露精光,看来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长者说完话后,便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    小玫对于他所说的话,仅是一知半解,只好抱着满腹的疑问,回阎家别墅。

    也许,那个长者说得对,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远离她所爱的人,以免连累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明月和小玫在医院分别后,本想直接回家,但一想到小玫姐为了救她,奋不顾身地受了伤,她总觉得自己该为小玫姐做些什么,来报答她。

    对了!她何不买件礼物送小玫姐,给她一个惊喜?

    就这么决定!

    明月立刻命令司机掉头,开往附近的百货公司和精品店。她打算亲自挑一件既名贵又精美的礼物送给小玫姐。

    谁知,一走进百货公司,却遇到了她最讨厌的甄风媚和莎莉。

    奇怪!那两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,竟然同时在这里出现?!

    “小月,一个人来逛百货公司啊?我那个整天缠着你不放的表姐怎么没跟来?”

    甄风媚故作亲热地走过去和阎明月聊天,明月却厌恶地纠正她的话:

    “你别乱讲!小玫姐才没有缠着我呢!还有,你只是个外人,没资格过问我们阎家的事,也不许你叫我小月,我跟你没那么熟。”

    阎明月那强烈而明显的厌恶感,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,令甄风媚忍不住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不明白,那个扫把星有什么好,居然把你唬得团团转?!就连她企图利用你接近你哥,你也浑然不知,一直被她蒙在鼓里,还傻傻地以为她真的将你当成了姐妹?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说!我不许你任意造谣诋毁小玫姐。”

    明月根本就不相信甄风媚的话,然而,被妒火焚身的甄凤媚,心中那股强烈的恨意,令她愤恨地咬着下唇,说出她和莎莉串通好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,不信的话你可以问莎莉,我们都曾亲眼目睹百川带着那个女人,在深夜出人高级的私人俱乐部。你大概不知道,你那个表面上看起来温柔、善良,实际上心机沉重的干姐姐,当初是为了勾引你的亲哥哥,才刻意讨好你、接近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你骗人,小玫姐才不会做这种事!”

    莎莉这时也逼近明月,露出残忍的笑容,望着明月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并没有欺骗你,你只是被甄岛玫那虚伪的外表所蒙蔽,才会被她骗得团团转。如果你仔细一点想,就会发现,你的小玫姐,最近对你的态度,是不是突然变冷淡了?平常老是陪着你四处玩的姐姐,为什么突然间开始躲避你、拒绝和你一起出游,你知道原因吗?”

    阎明月一听,突然想起最近小玫姐对她的态度,确实有些奇怪,不是常心不在焉,就是突然想起有事,要她一个人先回家。

    难道,小玫姐真的如她们所说的那样?

    不!她相信小玫姐是真心对她好,否则怎么肯为了救她而受伤?

    莎莉美艳的脸庞,闪过一抹阴狠的笑意,继续扬风点火——

    “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吧!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成功地勾搭上你哥,自然没有必要再花时间敷衍你。要是你不信的话,大可以回家去质问他们两人,你就会发现,他们之间,不只是兄妹关系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你们别再说了,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明月打从心底讨厌甄风媚与莎莉,要说有心勾引哥哥,那两个女人绝对比任何人有更多的嫌疑。

    只是,这几天小玫姐的异样反应,却令明月深信她的心有所动摇。

    甄凤媚和莎莉,看着阎明月大受打击地离去,相视露出狡猾的胜利微笑。

    原来,敌人竟比她们想像中要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这招天衣无缝的挑拨离间之计,一定会在阎家掀起一阵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到时甄岛玫势必会无法在阎家立足,进而被赶出阎家。

    只要成功地除掉抢走阎百川的最大威胁,剩下的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莎莉和甄凤媚各怀鬼胎地露出得意的笑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这几天,阎家一直笼罩在某种低气压下,仿佛整个饭厅的人,都情绪不佳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先回房休息,各位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小玫草草地吃完了饭,便打算匆忙地躲进房里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阎百川当然知道,这一阵子小玫是刻意地在躲避他……不!或许该说,她是刻意地在躲避所有人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“你还没尝到张嫂特别为你准备的点心,吃完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小玫虽然和阎家二老不怎么亲,但阎家上下的佣人都十分喜欢温和善良,又会替人着想的小玫。所以,每晚张嫂总会特别替小玫和明月,准备几道美味的甜点。

    小玫闻言,这才乖乖地坐下。

    明月也察觉到小玫最近仿佛刻意躲避任何人的异样,心中十分疑惑。再加上莎莉和凤媚那一番话,敏感的她也发现,哥哥和小玫姐相视的眼神,不同于她,好像怪怪的,但哪里怪,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总之,这几天家里用餐的气氛十分冷清,跟往常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究竟是哪里不对劲?难道是小玫姐的关系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张嫂端了点心上桌,小玫吃了点心,便匆忙地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阎百川则是一整晚都摆着一张扑克脸,没人知道他在不高兴些什么,也没人敢过问。

    这时,明月很想鼓起勇气,问清事情的真相,她警觉到家中的一切都变得不对劲,却没人告诉她真相,她觉得很难过。

    可是,哥哥那严肃的表情实在很吓人,她平常很少见到哥哥在家露出那么严厉的一面,令她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丢下最后一句话,阎百川起身离开饭厅。

    父母仍在外应酬,独留下明月,一个人孤独地品尝着晚餐,在这种情况下,再丰盛的佳肴,也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她再也受不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了!她决定找个机会,向小玫姐问个明白,相信小玫姐不会欺骗她。

    如今,她最依赖的人,仍是她最喜欢的小玫姐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阎百川站在小玫房门外,小玫却迟迟不肯开门见他。

    “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给我一个理由。为什么最近你一直刻意躲避我?”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小女人,难道不知道他有多思念她?

    他已经厌倦了这种躲躲藏藏的游戏,他要光明正大地将她搂在怀里,向世人宣告她是他的唯一至爱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想为你带来麻烦,跟我太过接近,只会替你带来灾厄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相命术士那一套荒唐的谬论?!我不接受这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对于怪力乱神之说,阎百川向来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让我离开这里吧!我本就不属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!”

    “我留在这里,对任何人都没好处,让我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走。”

    小玫虚弱地靠在门板上,一想起她多灾多难的宿命,总是为身边的人带来灾厄,她真希望自己就这样消失,再也不要连累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该隐瞒明月我们之间的关系。每次看见她天真的眼神,以及将我当成亲姐姐一般看待的真心,我就觉得好惭愧。我一点也不想瞒着她去爱你,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,不能不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让明月知道我们的关系,你才肯见我,那我现在就去跟大家宣布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见阎百川急促离去的脚步声,小玫害怕他太过直接地透露他们之间的关系,会伤害到明月,立刻打开了房门,拉住阎百川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们需要给明月一点时间适应,别一下子强迫她接受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,她其实是个很坚强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担、心她……”

    阎百川突然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俯首吻上她诱人的嫣红。

    他好想念她身上的香味,还有她柔软的唇瓣,现在他只想好好地向她讨回她刻意躲避他的这些日子,所积压的思念与欲望。

    他抱起她,走进她的房里,而这一幕,完全被刚吃完饭,正准备来找小玫聊天的阎明月给看到了。

    阎明月愕然地愣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突来的打击,令明月悲伤的眼眸溢满泪水,哽咽得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让床上的两人猛地回头,发现站在门口的阎明月时,两人同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小月,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和百川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小玫却不知该怎么解释下去。她和百川确实发生过关系,这是她百口莫辩的事实!

    明月极不愿意相信甄凤媚和莎莉所说的话,但如今事实摆在眼前,不管她接不接受,小玫姐和哥哥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是事实,小玫姐近来刻意冷落她、逃避她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原来莎莉所说的话,都是真的,一开始小玫姐对她的好,只是为了想借机接近哥哥……

    真可笑!她居然对小玫姐如此信任、毫不怀疑,一直到她冷落她,背叛她去勾引哥哥,她都还相信小玫姐不会欺骗她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不堪的一幕,明月眼中的泪水不断滑落。

    “小玫姐……不,你不再是我的小玫姐,我不承认你这个勾引我哥哥的狐狸精是姐姐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你就是为了勾引我哥哥,才假装对我好的吧?现在,你总算抢走我哥哥了,你满意了,所以连敷衍我也不屑,天天冷落我,当我不存在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小月,你误会了!我只是不想伤害你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准你再叫我小月,我才不要像你这么无耻的女人当我姐姐。你没有资格再住在我们阎家,你滚,滚得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“住口!不许你对小玫这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玫的背叛,已令明月心碎,而百川的责难,更是伤透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百川,别怪小月,是我们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哥哥也被这个狐狸精迷惑,不认我这个妹妹了吗?”

    明月绝望地望了阎百川最后一眼,转身跑了出去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