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“你是我今晚见过最美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士,热情地牵起身穿黑色性感低胸礼服女子的玉手,送往他微噘的嘴唇。“清问小姐芳名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浅笑盈盈地抽回白皙的玉手,妩媚动人的娇艳模样,惹得周围众男子一阵心荡神驰。

    “我姓吴。”

    才说罢,另一名男人立刻抢先卡位.向美艳的黑衣女子伸手邀舞。

    “不知我有没这个荣幸与你共舞?美丽的吴小姐。”

    女子朝他一笑,接着神情无辜地睁大品灿的瞳眸,微嘟起诱人的樱唇,娇嗲地说道:“可是人家对跳舞没什么信心,怕跳得不好,让大家见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!吴小姐是这场宴会中最美丽动人的千金小姐,今夜再也没有人比你更令我心动。”

    一名口才伶俐,梳着中分头的富家公子,殷勤地为佳人端来一杯香槟,一边称赞她的美貌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确实眼光不差!”

    露出优雅而自信的迷人微笑,美艳的黑衣女子,含笑接过他递来的香槟。

    这位有幸博得她一笑的男子,乐得简直忘了自己是谁,一个劲儿地赞美着她,想博取佳人更多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美丽的双眼,有如天上的星辰,再多的黄金,也比不上你那动人的微笑,就连娇艳的百花,在你面前也失去了颜色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夸赞着她的美丽,令黑衣女子笑得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嘴真甜!”

    再度送上一朵令人心花怒放的微笑,神秘的黑衣女子,自手袋中拿出一根菸,优雅而魅惑地轻放在唇边,一大群觊觎她美色的男人,再度争先恐后地包围了过来,抢着秀出各式各样名贵而新颖的打火机,为她点菸。

    媚眼飞快地扫视一圈,她选了眼前最名贵的名牌限量打火机,纤手一伸,朱唇一吸一吐,一阵袅袅的轻烟,自她丰盈的红唇喷向众人。

    菸味,似乎更激起男人们亢奋的情绪了!

    她朝着那名为她点火的男子嫣然一笑,接着轻摆纤腰,婀娜多姿地走向舞池。

    明显的暗示之意,令那名雀屏巾选的男子笑得好不得意,施施然地走向他心目中的美丽女神。

    站在角落的易星寒,望着她巧笑嫣然地穿梭在男人堆里,忍不住将眉头锁得更紧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真是做作、虚伪兼嚣张得可以!

    他真不明白,那贱男人都瞎了眼了吗?怎么会看上那种女人!

    不过,环顾整个宴会厅一圈,易星辰不得不承认,单就外表来说,目前入得了他的眼的女人,好像也只有她。

    他是个十分要求完美的男人,对于丑陋、外表不够完美的东西与女人,向来极端地排斥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爱慕易星辰已久的某企业千金发现他的行踪,立刻喜出望外地来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易大哥,能在这坐见到你真开心!你还记得我吗?我就是上回在你的饭店开幕洒会与你聊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亲热地拉起他的手,说话像连珠炮似的,令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易星辰的心情简直是恶劣到了极点,想不到这个时候,还有这种胆大包天的花痴过来缠他,他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嫌恶地抽出被拉住的手,他打断她的活,郑重地说:“我不认得你。现在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所以,请你立刻、马上离开,否则,三秒内我会派人将你丢出这个大门。”

    踢到铁板的企业干金,被他的凶暴给吓得倒退三步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!易大哥,我只是想找你聊一下天……”

    易星辰恶狠狠的以神瞪视着她,摆明了他一点也不想跟她聊灭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既然你没空,那我们……下次再聊吧!”

    知道此刻易星辰的心情极度不佳,不是招惹他的绝佳机会,她只好自认倒楣地离开。

    摆脱掉今天第十一个纠缠他的女人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突地,他眼一瞥,目光扫视到龙少威跟他的候选新娘相谈甚欢的画面。

    可恶!那个狡猾的小子,居然动作这么快!

    这下他就算再不喜欢那个到处招蜂引蝶的女人,也不得不想办法接近她了!

    天生不服输的那股好胜心,早已战胜了他对女人的厌恶。现在易星辰最在意的,就是绝不能输给龙少威和阎百川7Jf5两个小子。

    这次他要是不好好把握机会,成为这场赌注的冠军,他就不姓易!

    ☆☆☆四月天转载整理☆☆☆wwwnet☆☆☆请支持四月天☆☆☆

    挂着一抹冷笑,易星辰走向不远处的一对男女,以浑厚迷人的嗓音,朝女子说道:“如果你脸上那油漆般厚重的妆,可以再淡一些的话;如果你头上那根过分夸张的彩色羽毛,可以拿下来的话;如果你颈上那看似华丽,其实却府俗可笑的苏联钻首饰,可以不要戴的话,那会、止人看起来更顺眼一点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黑衣女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男人是什么来历?

    他不但一眼就看出她所戴的首饰全都是廉价品,而且还当众给她难堪,是存心想杠上她吗?

    哼!她吴容欣可不是省油的灯,想踩在她的头上,门都没有!

    她巧笑倩兮地走向易星辰,用甜美的嗓音,娇嗲地间道:“请问你是哪位?在这么奢华的名流宴会里,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懂礼貌的家伙出现!”

    吴容欣的反击与讥讽,迅速地燃起了易星辰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优美的薄唇扬起一抹嘲讽的笑,易星辰优雅地仰首饮尽杯中的琥珀色液体,笑着问她:“你真的不认得我是谁?”

    易星辰简直不敢相信,这场宴会中居然会有人不认得他!?

    难道这个女人不知道这场宴会的主角是谁!?

    他眼中的轻蔑与嘲讽,令吴容欣更加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报上名来,谁晓得你是哪一号人物!”

    高傲的易星辰唇角微扬,勾起一抹邪魅而不羁的弧度,睥睨着眼前的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亚洲规模最大的连锁饭店集团一明神财团的未来主事者,同时也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之一,易星辰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美丽小姐的耳力,是否跟你的视力一样不灵光,需要我再自我介绍一遍吗?”

    星辰话中的嘲弄,令她气得杏眼圆睁、双颊通红。

    这个骄傲又自以为是的男人,膳然拐了个弯骂她没有识人之明!?

    他算哪根葱啊?不过是有钱有势了点,哼!谁规定她一定要认识像他这种虽然外表俊美,人品、脾气却糟糕得不得了的男人啊?

    “哦?……原来是那位传说中有着古怪洁癖,又难搞到极点的易星辰啊?”

    骄傲的吴容欣,立刻毫不留情地反击。

    易星辰一听,俊颜虽仍挂着优雅迷人的笑容,但愤怒的青筋,却在额角隐隐浮现。

    这下他和她的梁子可结大了!

    “请问你又是哪位?”

    他微眯的黑眸所透出的轻视之意,令她那高傲的自尊在瞬间达到沸点,忍不住反唇相稽:“跟你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相比,我只是不足一提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他闻言,笑得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感到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她气极地打断他的话:“你有没搞错?我为什么要因此而感到不好意思?’该不好意思的人,应该是你吧!传闻易家大少爷从不接近女色,说不定你始终不近女色的原因……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爱女人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的弦外之音,瞬间令易星辰的脸色变得铁青而严肃。

    他愤怒的鹰眸微眯,锐利的眼神带着一股强烈的迫力,向她袭来。

    吴容欣在那一刹那问,被他的眼神所震慑了,但,好强的她,可不会轻易屈服。

    带着一脸娇艳的笑,她优雅地走近易星辰,在他的耳边挑衅地说:“看来,易家大少爷的听力也不怎么样嘛!需要我再说一遍吗?

    我想……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,其实你感兴趣的不是女人,而是男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大胆而恶劣的女人,居然说他是同性恋!

    俯首贴近她耳边,他不客气地反击:“我之所以不喜欢女人,是因为这世上牙尖嘴俐、说话尖酸刻薄,又爱道人是非的女人太多!”

    他居然拐弯抹角地骂她牙尖嘴俐、说话尖酸刻薄,又爱道人是非?

    吴容欣气得咬牙切齿,表面上朝着易星辰露出妩媚动人的笑容,右脚却趁他不注意时,朝着他那双皮尔卡登名牌鞋用力一踩。

    谁知,易星辰左脚微动,轻轻松松地便躲过了她的暗算。

    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这种不入流的暗算,一点也没有成功的可能,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,别再做出这种不合淑女风范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哼!在高雅绅士的面前,我自然懂得什么叫作淑女风范。至于面对像你这样恶劣的男人,就省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哈!果然如我所见到的,装模作样,玩弄无聊的爱情游戏。难道你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吗?”

    她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?

    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!

    明明是那些男人见了她,就像见了花蜜的蜜蜂一样,成天绕着她打转,她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?他们不过是我无聊时的玩具,有时拿来打发时间还嫌烦,少了那群苍蝇,我还省得清静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看她娇颜薄怒的微嗔模样,他笑得更加开怀。

    吴容欣自他那狡猾的笑容里,察觉了他的企图。

    他是刻意要激怒她,想让她生气地破口大骂,以彻底地毁掉她的形象!?

    她才不会这么笨地上了他的当!

    不管他再怎么激她,她都要笑得更加娇俏迷人,最好气死他,这样才能出她这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丰美的朱唇勾起性感的弧度,灵灿的媚眼漾起动人的秋波凝视着他,以极诱惑人的嗓音,媚惑他道:“当然!不然你以为男人除了拿来打发时间以外,还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功用?”

    易星辰听了,不怒反笑地牵起她的手,姿态既优雅又体贴。

    “当女人们自认聪明地卖弄风情,换得男人的殷勤,以及无数的珠宝与鲜花时,却不知道男人只不过是拿他多得根本不屑一顾的金钱,去玩弄女人的身体罢了!当女人沾沾自喜于拿男人打发时间时,却没想到男人只当女人是他暖床、泄欲的工具罢了!你觉得,谁牺牲得比较多?谁又是真正占到便宜的人?”

    吴容欣表面上笑容满面,私底下却为他的话而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易星辰笑着将她圈在怀里,迷人的魅眼却透着狡黠的嘲讽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表面故作亲热,私底下却不动声色地交战无数回合之时,已有不少爱慕易星辰的纯真少女心为之心碎。

    而原先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龙少威和阎百川,则是在看见易星辰和那名美艳的黑衣女郎“相谈甚欢,状甚亲密”的模样时,纷纷露出诧异的表情,一脸差点跌破眼镜的样子。他们简直无法想像,天生厌恶女人的易星辰,居然动作如此迅速……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