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    易星辰和美艳的黑衣女子舌战得正激烈,一曲浪漫抒情的乐音突地响起,许多名媛淑女纷纷走进舞池,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眼看着越来越多人穿过他们,步人舞池,两人不得不停下了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了!一堆人围过来凑热闹,还该死地跳起舞来,害他们被夹在当中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环绕着他们翩翩舞动着,仿佛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一般,吴容欣的双脚,不由自主地也随着节奏打起节拍。

    她瞪了易星辰一眼,试探地问:“喂,你该不会清纯到连跳舞都不会吧?”

    易星辰优雅地牵着她的手,和她一起摆动身躯。

    “别太小看我,免得你将来后悔,麻烦的女人。虽然我一点也没有兴趣和你这种轻薄随便,又说话恶毒的女人共舞,不过基于绅士风度,我不得不邀请没有其他舞伴的你共舞,因为优雅的绅士不该让任何一名女士落单,就算她再怎么恶劣、嚣张、刁钻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虚伪的男人,别装得一副跟我跳舞有多委屈似的,方才若不是你的出现;吓跑了那一大群爱慕我的男人,我现在会连个舞伴也没有吗?哼!你还以为我喜欢啊?”

    虽然依然斗嘴斗个不停,但共舞了一会儿之后,两人同时诧异地发现,他们共舞的默契;倒是好得出奇!

    纵使两人都嘴上不饶人,但跳起舞来,他们竞像一对天生契合的恋人,姿态优雅且和谐,举手投足间,都有着超乎寻常的默契。

    易星辰搂着她的腰,优美地在舞池中旋转、舞动。

    这么近看着她,他才发现她有多么绝美艳丽、天生丽质。

    那双清澈灵灿的大眼晶莹动人,自信的眼波流转之间,更为她添上一股柔媚的风情,美丽得令人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而她倔强地紧抿着的红唇,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,令他极想要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以前他从未对任何女人感到心动,为什么这次却对一个和他这么不对盘的女人,产生一股异样的情愫?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她很特别!

    她跟他所见过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样。见到他时,她不会像看见花蜜的蜜蜂一样,紧紧缠着他不放,反而对于他那所向无敌的魅力,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这么特别的女人,自然引起了他的兴趣,况且……跟她斗嘴还挺有趣的,尤其是她生气的样子,实在是很可爱,让他忍不住一而再的想逗弄她!

    而奇怪的是,他向来讨厌接近女人,甚至连女人的碰触有时都会令他反感得起鸡皮疙瘩,往往忍不住一把推开那些令人反感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她时,他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异常的排斥反应,难道……这表示他厌恶女人的毛病,已有显著的改善?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他能如此轻松愉快地,与女人做近距离的接触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问,他仿佛有种错觉,觉得她娇艳的笑容令他忍不住动了心!

    是的!那一定是错觉!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对这种矫揉造作,又嚣张恶劣的女人动心?

    在易星辰高明的带领下,吴容欣初次体会和一名默契绝佳的舞伴共舞,是一件多么棒的事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的是,他那张俊美的脸庞,近在眼前,那一双深邃的黑瞳,神秘得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海洋,总是令她在不经意问,跌入了那深沉的眸中,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失神。

    真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她这还是头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而出神!

    以往,她总是悠游各个男人之问,从来不为谁停留,也不曾真正动过心。

    如今,她竟为了一个男人而恍惚失神,这是否表示她在不经意间动了心?

    不!这怎么可能!?

    她分明最讨厌这种自命清高,又轻视女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为了一个令她反感到极点的男人而动心!绝对不会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首抒情浪漫的音乐声一停,两人同时感到愕然。

    为什么音乐这么快就停了?

    两人交握的手,居然有那么一刹那的迟疑,仿佛舍不得分开似的。

    难道两人的内心深处,竟期吩着这首音乐不要完结,好跟对方继续共舞下去?

    基于女人的矜持,吴容欣首先松开了他的手,但她的眼光却离不开眼前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。

    捕捉到了她柔情似水的双眸,他戏谵地笑着调侃道:“怎么?舍不得这么快就结束与我共舞?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舍不得结束?本姑娘可是忍受了好久,好不容易才等到这首曲子结束!你以为我真的爱跟你一起跳舞啊?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易星辰的俊颜挂上一抹狡黠的笑意,他突然发现,他爱极了她那多变的俏丽神情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好像看到某个女人露出了意乱情迷的失神表情。那个女人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才……才没有!谁会为你这种自大自恋,又说话恶毒的男人意乱情迷?倒是方才我好像看到某个自作多情的男人,看女人看得眼珠差点掉出眼眶,那个男人不是你吧?”

    吴容欣也不甘示弱地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“眼睛有问题的人是你不是我。我的眼睛还好好地在眼眶里,你看清楚了吗?我想你该为你那双识人不明的眼睛,配副眼镜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建议,不过在你建议我配副眼镜之前,我早就想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,你最好去看看心理医生。但是我想你那自恋、自大的性格,以及连女人都不敢碰的洁癖,恐怕连心理医生都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认为自己有这么严重的毛病,但无论如何,我还是感谢你的鸡婆与关心。相信除了你以外,不会有其他女人敢这么大胆地挑剔我近乎完美的外表与性格。”。

    她妩媚地耸肩,以一副无辜的表情消遣他道:“哦,我想那是因为,那群女人比我更需要配眼镜吧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存心想考验他的耐性与脾气不成?

    跟他斗了这么久,居然一点也不打算放弃,难道她不知道,得罪他的女人,会有什么下场?

    易星辰被她磨得快没耐性了,一手捧起她清丽的脸蛋,他低沉的嗓音,在她的耳畔响起:“拐个弯骂那些仰慕我的女人全都是跟光有问题,能让你感到更开心吗?”

    他温热的呼吸,轻吐在她的脸上,那一刻,她的心跳竟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易星辰身上那股不怒而威的压迫感,以及充满男性魅力的

    目光,让她的脑中呈现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感到双颊发热、口干舌燥,下意识地伸舌轻舔红唇,却没料到那娇妩的模样,对男人是种致命的诱惑,引起易星辰体内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老是怀疑我的性向有问题,那我不妨证明给你看看,我到底是不是同性恋者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,闪烁着戏谵及狡猾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个嚣张的女人,胆敢招惹他,就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浑身倏然烧起的无名火,烧尽了他的理智,易星辰任由自己沉溺在冲动的欲望中,低下头,热情地吮吻那两片诱人的红唇。

    她只是诧异地愣在原地,任由他霸道地掠夺她唇中的芳芬。

    易星辰狂野地吻着她嫣红的唇瓣,激情地挑逗着她甜美的丁香。

    吴容欣被他那身上那股浓重而狂烈的男性气息所包围,不由自主地陷入意乱情迷的网中,情难自禁地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攀在他的身上,似在索求更多的宠爱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觉得身上有把熊熊的烈焰在燃烧,火热的身体依偎着对方,只想索需更多。

    正当他陷入无边无际的爱情漩涡中,脑海中却突然浮现美艳的花花公主,先前与其他男人们调情的画面。

    原本濒临失控的理智,立刻在此时恢复清醒。

    易星辰不知他心中突然升起的愤怒是从何而来,只知道他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是昏头了吗?

    怎么会吻了这个轻佻又恶劣的女人?

    天生完美主义,又有着严重洁癖的他,最痛恨接触那些跟男人亲近过的女人,他下意识地排斥她们,觉得她们很脏。

    那么,他刚才为什么会吻这个跟无数男人调情过的花花公主?

    易星辰蓦地推开她,以讥讽的目光羞辱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你享受的模样,似乎很习惯被不同的男人抱在怀里亲热。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女,轻佻随便的花蝴蝶。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,为什么才一瞬间,他便由热情狂野的多情王子,变成翻脸不认人的陌生人?

    耳闻他那尖锐而残酷的指责,她的脑中一片轰然作响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在吻了她之后,还如此恶毒地羞辱她?

    难不成他只是刻意作弄她,先故意吻得她如痴如醉,然后再狠狠地凌辱她?

    吴容欣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怒意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得不承认,易星辰真的很帅、很迷人,跟他共舞,令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浪漫。在共舞的那一刻,她甚至有种错觉,似乎一个把持不住,就会失控爱上眼前这个该死的万人迷。

    唉……她不得不承认,就这方面而言,他确实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好男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他再优秀又如何?他们就像是生存在两个不同的世界,经过了这夜,也许以后便不再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况且像他这种自傲的男人,天生跟她八字相冲,他们没吵到当场打起来,已经该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吴容欣冷笑着说:“彼此彼此。你也没传说中那么圣洁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深邃的眸光中隐含着怒火,但脸上的魅笑却未减丝毫。

    “人必先自重,而后人重之。对于一个不知道礼义廉耻该怎么写的女人,又何必太尊重?”

    看你方才享受的模样,其实:“你很希望男人这么对你吧?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想不到今天我又遇到一只自大,丝毫不懂得尊重女性的沙猪!

    如果每个男人都像你一样,得了便宜还卖乖,在轻薄的女人之后,还把一切的过错全归咎子女人太过轻佻,那这个世界也未免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为什么男人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玩弄女人,然后丢下一句逢场作戏,就决定了一切?

    而女人呢?就算是个单身而有魅力的女人,只要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一多,大家就说她是淫娃荡妇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为什么女人就不可以多交几个男朋友,多些比较的机会?况且,你别忘了,刚才吻我的人可是你,没人逼你吻我,你也别诬陷我对你下了什么巫术,强迫你吻我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能忍受‘自己居然被一只美丽动人的花蝴蝶所吸引,那我建议你离我远一点。毕竟那只是一个吻而已,时代变了,在现代社会,一个吻并不能代表什么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一口气宣泄了心中所有的不满之后,吴容欣朝着易星辰妩媚地一笑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易星辰却一把将她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和其他男人在公开的场合里互相调情,现在你又说一个吻算不了什么。你这种轻佻的态度不叫随便叫什么?我可不像你,如此随便地与无数女人公然调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比又我好到哪里去?莫名其妙地吻了一个女人,然后突然翻脸地羞辱他一顿,就是你圣洁、完美的作风?哼!真是可笑到极点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已经彻底地被易星辰惹火了,这场故作亲密,却不断互相羞辱的游戏,她再也玩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甩开了他的手,赌气似地随便抓了一个站在旁边的男人,便整个人柔媚地依偎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嗨!可以陪我跳支舞吗?”

    那个还没进入状况的年轻男子,一看到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简直乐昏了头,忙不迭地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然可以,跟这么美丽的小姐共舞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他的运气真是好极了,想不到居然会有飞来的艳福,能让这么绝艳的美人看上眼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美丽的花蝴蝶又有新舞伴,我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易星辰露出得意而迷人的笑靥,挑衅之意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她拉着那个仿佛中了乐透而狂喜的男子正欲离去,身后的易星辰也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:“恭喜你这么快又找到新的猎物,祝你玩得愉快。对了,不介意的话,可否你离开之前,告诉我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本大小姐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叫作吴容欣。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地瞪了易星辰一眼,丢下最后一句话,便转头朝着被她挽住手的男子猛送秋波,然后两人双双离去。

    易星辰深沉的眼眸,凝视着她窈窕的背景,直到她远离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吴容欣……他会记住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她将男人当猎物与玩具看待的心态,因为从今天起,她将变成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,他厌恶极了这个少威和百川那两个家伙为他挑选的候选新娘,但在跟她交手过后,他发现她不但泼辣、牙尖嘴利,还十分地倔强、好胜,刁钻、难缠。

    这个候选新娘,可比他想像中要难搞多了!

    眼看着少威已经悄悄带走他的慈善天使,百川和他的芭比娃娃也双双失踪,不知去向,他可不能再掉以轻心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候选新娘是个既美艳又嚣张的花花公主,要驯服可不容易。但,她临走前那个挑衅的笑容,完全激发了他的好胜心。

    他接受这个挑战!

    易星辰暗自决定,他会彻底地清除那群碍眼的苍蝇,无所不用其极地驯服那个骄傲的女人,让她知道,招惹上他,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哼!那个自命清高的男人,真是可恶至极!

    他不但不顾情面地当场给她难堪,还强吻了她,然后再残酷地羞辱她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原谅这种高傲、自私的男人!

    就算他长得再怎么帅,再怎么有钱有势,穿着品味再怎么出色,气质再怎么高傲不羁,她都不会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哼!围绕在她身边的众多爱慕者,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她,敢对她挑衅的男人,根本就是自找死路!

    “你跳舞的模样,真是美极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被吴容欣临时拉来共舞的男人,着迷地望着身材婀娜、舞姿动人的性感女神,一点也没发现到她虽然和自己跳着舞,满脑子却想着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跳得不赖。”

    她随口敷衍他两句,其实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跳舞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又让她想起方才与她翩然共舞的易星辰,不禁恨得咬牙。

    他们的舞姿是那么地有默契而完美,但他却在跳完舞后立刻翻脸不认人,她永远也忘不了,她与易星辰共舞那一刻的浪漫,以及事后他残酷的羞辱……

    她绝不会就此算了,那个可恶的男人所带给她的羞辱,她一定会加倍奉还。

    “你真美,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。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类话她听多了,一点也不感到稀奇。

    容欣只是微微一笑,懒得回话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眼神,紧紧地盯着容欣那穰纤合度的曼妙身材,就差没流出口水来。

    她早习惯大部分男人看她的眼神,虽然感到嫌恶,却不放在眼里,反正厌恶了就甩掉,无聊时拿来打发时间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老是待在这儿怪闷的,你想不想出去外面走走?你的身材和舞姿这么好,我想你会跳的应该不只沉闷的社交舞,我知道有问PUB不错,想不想去那边大展身手?”

    男人企图约她出去,可是她一点兴趣也没有。但,听他这么一说,她才意识到,待在这里确实挺闷的!

    原先她听闻了上流社会的这一大盛事,三大知名企业联合举办了这场豪门夜宴,据说邀请了全台湾的名媛千金,目的就是替三大企业的继承人物色合适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为了进人这场宴会,见识一下传说中豪华得令人咋舌的豪门夜宴,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自一名纠缠她的富家公子身上,弄到一张邀请函,想不到,还没享受到上流宴会的乐趣,反倒被个可恶的男人作弄!

    这口气无论如何她都咽不下去,但是和他唇枪舌剑了一晚,她也累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只想回家去洗个澡,好好地睡上一觉,然后再想办法报仇。“不了,我累了,只想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回家,不是很无聊?你不想去PUB,那我带你去阳明山看夜景,如何?”

    男人不死心地一再邀约,吴容欣只觉得厌烦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都请便,但我只想回家好好地休息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她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男人急忙地叫住她,面对美人的离去,十分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了,如果你坚持非走不可的话,请让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也没车子可以代步,有人要送她回家,那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容欣朝着他露出迷人娇艳的微笑,挽着他的手,两人双双离开宴会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