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眼看着少威和百川那两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跟着女人一起失踪,现在只剩他一个人被困在这无聊的宴会里,易星辰的心情因而十分烦躁。

    再加上方才无意问瞥及花花公主牵着一名男子的手离去,这令他更加的暴怒。

    易星辰严肃地紧锁着眉头,独自坐在偏僻的角落里喝着酒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明神财团的少东,易星辰先生吧?”

    一名眼尖的千金小姐,一认出了易星辰,立刻把握机会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易星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似乎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,他那张冷酷却更添俊美的脸庞,任fnf女人看了都为之着迷,因此,就算此刻他的脸上罩着万年寒霜,依旧有勇敢女人愿意冒着被冻伤的危险亲近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我了吗?上回我和父亲曾受邀参加你的新店开幕大会。”

    星辰厌恶地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怎么每个女人见了他,都问同样的问题?

    世上的女人那么多,他哪能个个都记得?

    更何况,他压根儿很少去注意女人这种动物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你。”他残忍地说出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也没关系,我可以再自我介绍一次。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易星辰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,朝着相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不料,她却突然紧紧地拉住他的手,不肯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陪陪你”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来,你心情不大好。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一点乐趣也没有。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……陪你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那名大胆的千金紧挽着他的手,还刻意将自己丰满的身子贴向他,语带暖昧地诱惑易星辰。

    然而,易星辰不但没有被她挑起热情,反而感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最痛恨肮脏的女人碰他,每次一有女人亲近他,他的身体就会产生排斥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明白自己被讨厌的女人碰了都会有这种反应,但,为何唯独接触吴容欣时,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排斥的反应?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毫不留情地推开她,怒气冲冲地穿越一大群人,打算离开宴会。

    才刚踏出宴会厅,背后突然冒出一道悦耳的嗓音:“你的存在,无疑是上帝对女人最大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他好奇地转身,见到一名美丽的女子,身着端庄典雅的白色礼服,微笑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吗?”易星辰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得我,但我却认识你。你好,我是非凡珠宝连锁企业的副总经理——袁云激。”

    袁云激伸出右手表达善意,但易星辰却冷冷地朝着她点了点头,一点也没有伸手与之交握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大方地笑了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那句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易星辰挑挑眉,不解她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英俊又完美的人,是每个女人梦想的白马王子,也许你不该怪那些女人太过主动黏人,而是你的魅力令她们难以自制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他满意地笑了,自恋地拢了拢他那略长的刘海,易星辰以极优雅的姿态,站立在袁云激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世上确实再难找到像我这么完美的男人。但我该感谢那些爱我人骨到无法克制的女人,不断地证明我那无与伦比的男性魅力吗?”

    她一听,忍不住笑了,清丽的脸颊浮现两朵俏皮的酒窝,既美丽又迷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,她们一定令你感到很困扰吧?我想……我有办法可以解决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幽邃的黑眸紧盯着她,会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想毛遂自荐,暂时充当我的女伴,好喝阻那群时时刻刻打算冲过来骚扰我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我现在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无懈可击的俊颜,漾着自信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正打算离开这无聊的鬼地方,独自逍遥快活去也,哪需要什么假女友?

    谁知,他话才刚说完,身后突然冒出两个不断朝着他尖叫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易星辰,他就是明神财团的王子易星辰,本人比杂志上的照片更帅耶!”

    “对啊!想不到我们居然这么幸运,在这里遇见易星辰。可不可以麻烦你跟我们合照?”

    易星辰才刚走出宴会大厅,便遇上两名投宿在这间大饭店,且仰慕他已久的女人,一见到他就缠着他,要跟他合照。

    有没搞错!?他又不是电影明星,干嘛没事找他拍照?“对不起,我还有事,急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摆脱两名仰慕者,但麻烦不只这样,更棘手的对象,现在才出现——“阿辰,你怎么这么早就要离开?这场宴会可是为了你们三个人举办的耶!怎么才一会儿工夫,三个主角一个个跑得不见人影?”

    一看见母亲苏宛晴出现,易星辰头就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被老是逼他结婚的母亲逮到,他想走,可就难了!

    他突然灵机一动,立刻转头低声问袁云激:“你方才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袁云激。”

    “袁小姐,我接受你刚才的提议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挽起她手臂,他跨出脚步,立即,一点也不意外地被母亲叫住了——“慢着,阿辰,你要到哪里去?别忘了你可是这场宴会的主角,我不许你这么早离开。”

    苏宛晴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易星辰狡黠地笑着打断母亲的话:“很抱歉,母亲大人,我打算和我今晚的女伴——袁云激小姐出去走走,还是你要逼我取消和袁小姐的约会,回去宴会厅尽主角的本分?”

    苏宛晴一听见儿子居然要跟女人出去约会,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端视袁云激好一会儿,开¨问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袁云激,非凡珠宝连锁企业的副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哦!原来你是香港珠宝大亨袁先生的女儿,袁云激小姐。幸会了。”

    苏宛晴喜出望外地看着袁云激,越看越是欣喜。

    想不到阿辰居然会看上香港珠宝大亨的女儿,真是有眼光。

    袁云激不但长得美丽出众、气质高雅,她的父亲还是非凡珠宝连锁企业的董事长,她本身担任副总经理的职位也十分称职,能力颇强。

    她的各方面条件都十分优秀,怎么看都匹配得上她家阿辰。

    将来阿辰若是能娶到这么能干,家世背景又如此优越的女人,那她可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苏宛晴的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地推了推易星辰,说道:“阿辰,你不是说要带袁小姐出去走走?那就快去玩吧!玩得尽兴一点,宴会的事就交给我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却一脸无辜地反问:“可是你刚才说我和少威、百川是这场宴会的主角,要是我们全走光了,宴会要怎么继续下去?我看还是算了,我留在宴会厅吧!”

    苏宛晴听了,立刻焦急地抗议:“怎么可以算了?难道你忍心让美丽的袁小姐失望吗?就算你想留下来,我也不准。你们快出去玩吧!想玩到多晚都没关系。你可千万别怠慢了人家袁小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急着想将他们两人送作堆的苏宛晴,边说边将儿子推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命令司机到门口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自己开车来的。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辰,人家袁小姐来者是客,你可得好好地招待人家。”

    苏宛晴满意极了儿子挑上的名门千金,顾不得两个年轻人早走远了,仍不断地叮咛着。

    这个俊得迷死无数女人的儿子,老是排斥女人,不肯好好地找个对象定下来,真是急死她了!现在他好不容易肯跟袁云激交往,她终于可以放心了!

    一想到,将来明神财团与非凡连锁企业,很有可能结合成更庞大的商业帝国,苏宛晴精明的眼中,便漾满得意的笑。她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!

    ☆☆☆四月天转载整理☆☆☆wwwnet☆☆☆请支持四月天☆☆☆

    易星辰成功地摆脱掉母亲后,开着黑色的劳斯莱斯,行驶在黑夜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坐在星辰身侧的袁云激,以轻柔的嗓音问道:“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?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最开心的人是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云激明白星辰意有所指,粉颊微微泛红,笑着。

    她自然看得出来,易星辰的母亲,十分满意她当他的女伴,甚至急着将他们凑成一对。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排斥他母亲的企图,但……不知他怎么想?

    “我指的不是这个,而是利用我来刺激你的母亲,似乎令你感到十分有趣。”

    袁云激聪慧地看出了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,似乎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是她太过大惊小怪,我认为大丈夫何患无妻,她却一天到晚逼着我非拖个女人进礼堂不可。我不藉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出一口气,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她只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星辰的唇角无意问闪过一丝冷笑,但稍纵即逝的表情,轻易地瞒过身边人儿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我该感谢你的仗义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在什么地方?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陪你出来,只是想帮你寻找自由,待会儿我可以叫司机来接我,看你方便让我在那儿下车都行。”

    袁云激这么一说,易星辰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想不到她居然这么温柔又善解人意!

    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如此明理的女人,一点也没有千金小姐惯有的任性与骄气。

    虽然他打从一上车便打算立刻送她回家,但见她如此地为他设想,他改变了主意——“再怎么说,我亲口承认今晚你是我的女伴,便不该怠慢你。我请你喝杯咖啡,再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云激笑着问:“这样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吗?”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易星辰将车开入一条偏僻的捷径,却发现面前不远处停了另一辆银白色的BMw,这么晚了,谁会将车停在这种偏僻的巷道中?

    他好奇地放慢速度,却看见车中走出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那对男女在黑暗中拉拉扯扯的,似乎有什么争执。

    淡银色的月光,流泄在那对男女身上,再加上BMW车头的灯光,让易星辰和袁云激同时看清了那对男女的长相。

    易星辰一看清那名被男人抱在怀中的女人,是那个花花公主吴容欣,脸色顿时丕变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内心深处那股强烈的怒火所为何来,只知道那个女人在他的面前和别的男人亲热,令他恨不得当场将那个可恶的男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但,这时,情况突然有了转变,两人面前火辣上演的浪漫爱情剧,立刻变成激烈的动作片。

    那个不知名的男人吻了吴容欣之后,却被她用力地推开,赏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怒气冲冲的容欣狠狠地打了男人一巴掌后,还一脚踢向他脆弱的重要部位,令那个自以为浪漫,在月光下强吻她的男人,当场痛得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易星辰不动声色地暗中欣赏她生气时,生动而多变的俏丽表情,唇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下流的无赖,胆敢欺骗本大小姐。泌什么要送我回家,结果绕路绕了半天,居然载本小姐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,还趁机强吻我。也不打听打听本大小姐是什么人物,容得了你这样占我便宜吗?我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吴容欣边骂着,还一连踹了他好几脚。

    男人受不了她的高跟鞋攻击,连声惨叫:“哎唷!痛死我了!求求你别再打了。”

    他痛得受不了,身子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本大小姐还没发泄够,不准叫。”

    她越想越气,忍不住又多踢了他两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妈啊!求求你,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哼!刚才有胆强吻本小姐,现在叫个什么劲儿?没有胆子,就别做坏事嘛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认,他所犯下的错误有多么的严重。

    方才她那一脚,险些踢断了他的命根子,他一生的幸福,差点就毁在这个可怕的女人手上!

    早知道她柔媚的外表只是伪装,其实个性是如此凶悍,打死他也不敢接近这只凶恶的母老虎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错,太迟了!”

    吴容欣一脚踩在他的身上,睥睨着脚下男人。

    他一听,吓得哭得更大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向你叩头道歉,求求你饶了我吧!我的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堂堂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,成什么体统!?不准哭!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喝,男人的哭泣声,顿时变成低噎的抽泣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该犯的错误都犯了,你想赖也赖不掉,你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听吴容欣这么一说,男人忍不住再度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妈呀!这个凶悍的女人该不会想藉机逼婚,强迫他娶她,以示负责吧?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她干脆杀了他还比较快一点。

    况且,他已经有老婆了,他不想犯重婚罪啊!

    “安静,不准哭。不过是叫你出点钱,赔偿一下本大小姐所受到的损失,你哭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她最受不了这种娘娘腔的男人了,越看越没用,吴容欣忍不住再补了两脚。

    “哎唷喂呀!我的妈啊!别再打了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疼还敢犯贱,哼!”

    容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终于移开踩在男人身上的玉腿。

    男人狼狈地站起身,一脸惊惧地问:“你只要我付钱赔偿就好,不会逼我娶你以示负责吧?我已经有老婆了,所以绝对不可能跟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只癞蛤蟆休想吃到天鹅肉。就凭你这种没用的男人,配得上本大小姐吗?”

    哼!得了便宜还敢卖乖,找死!

    就算他想娶她进门,她还看不上他呢!

    吴容欣气得忍不住又多踹了他几脚,痛得他唉唉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两百万拿来,付本小姐两百万,我就不将你非礼我的这件事说出去,否则……哼哼!”

    她的奸笑声,听得他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才不过吻了她一下,什么地方都还没摸到,就赔了两百万,真是欲哭无泪!

    更惨的是,如果这件事传进了老婆大人耳中,他铁定会被大卸八块,丢进淡水河里喂鱼。

    唉……看来只好自认倒楣,花钱了事了!

    “求求你,别把这件事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哭丧着脸求情,吴容欣冷笑着问:“到底交不交钱?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交,我交,只要你肯饶了我,要我付多少我都付。求求你别再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可怜兮兮地跪地求饶的模样十分可笑,吴容欣笑着伸手说道:“两百万我现在就要。”

    他闻言面有难色,嗫嚅地说:“可是……我身上没有两百万的现金。”

    两百万对他而言,并不算什么,毕竟能参加那场豪门夜宴的社交名流,个个都身价不凡。

    只是,一般人再有钱,也不会将成堆的现金带在身上啊!

    “那你身上有多少现金,全部拿出来。”她问。

    男人将身上的皮夹掏出,乖乖地交到容欣的手中。

    她检视皮夹内的物品,除了一些没用的证件,里面只有几万块现金,还有一叠信用卡、白金卡、贵宾卡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么一点钱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以开张支票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向来不爱收什么支票,不过,既然你没有现金,那我就勉强破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你,我现在马上就开张支票给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火速地写好了支票,交给容欣之后,诚惶诚恐地问:“请问,我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滚就滚吧!不过……把你的车钥匙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你连我的车子也要!?”震惊的男人,难以置信地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,快点拿来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一手叉腰,一手摊开,向着男人,摆明了不搜光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,就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男人颤抖的手,拿出口袋里的车钏匙,伤心地抽泣道:“呜呜呜……你将我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拿光,就连唯一的交通工具也抢走了,这么做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太没良心了吗?”

    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车钥匙,得意地笑着,走近了车子,才注意到那部一直藏在BMw后面的劳斯莱斯,和易星辰二人。

    “易星辰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想不到这么晚了,他居然会在这里出现?

    容欣刻意走近那台劳斯莱斯,确定她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“停在这里看戏。”

    星辰露出戏谵的笑容,调侃她。

    容欣注意到了他身边的女伴,蓦然惊觉空气中似乎多了一股酸味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我以为你们打算在这里幽会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幽会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。可惜这里多了些闲杂人等,真是煞风景!”他意有所指地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易星辰成功地让她气红了脸。她绝艳的粉颊染上鲜丽的红色,越显得娇俏迷人。

    吴容欣突然想起冈才发生的事,有些紧张地问:“呃……你们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硬足被他看见方才她恶整那只强吻她的色狼,就不好了!

    虽然她自认黑吃黑没什么不对,但她可不想这么快就在他面前自毁形象。

    她可是公认的美丽花蝴蝶,台湾PUB界最有魅力的花花公主,绝不能让人发现她凶悍的一面。

    易星辰的唇角勾起一抹魅笑,试探地反问:“刚到一会儿.怎么?我错过了什么好戏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什么!只不过,既然你来了,看见我一个柔弱女子无助地在黑暗的街道里徘徊,居然闷不吭声,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仗义相助啊?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弱女子街自在黑夜中,会有多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无助的弱女子?”

    他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他那轻狂而嘲弄的态度,令她不满地双手叉腰,瞪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比较像凶悍的大野狼?”

    易星辰强忍住笑意,看了一眼被“大野狼”打得缩在地上的“小绵羊”,忍不住笑得更大声。

    “哼!你爱笑就笑死你算了,本小姐才懒得管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瞪了易星辰一眼,跟角无意中瞥见那名始终默不作声,坐在星辰身侧的美丽女子,心中有股莫名的酸意。

    算了,她才懒得理会那个可恶的男人,为了参加一场无聊的宴会,折腾了她一天,现在她只想回到家里,好好地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骄傲地哼了一声,容欣坐进了那辆银白色的BMw,却发现那个被她踹得浑身发抖的男人,居然也偷偷坐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喂!现在这辆车已经属于我,你进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唯一的代步工具也没了,可不可以……请你大发慈悲,载我一程?”

    她并非真是铁石心肠之人,看他如此可怜,她也不打算将他一个人丢在这个偏僻的荒郊野外。

    “送你一程是没有问题,不过我有个条件,我一载你到市区,你就必须立刻下车,以后绝不许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一到市区就立刻离开,再也不敢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现在跟她坐在同一辆车里,他其实怕得要死,巴不得快点到市区,好早点解脱。

    看不惯他那胆小没用的模样,容欣瞪了他一眼,这才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银白色车子像道银箭,迅速地往市区的方向急驶而去。

    黑夜中,隐隐听见车里的男人,再度发出了惨烈的尖叫声。“啊——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