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两人一到台北市东区最热闹的一间Pub,王吴楼立刻叫了两杯他最常喝的调酒,请吴容欣品尝。

    “这是这里口碑最好的调酒——夏威夷海滩,你喝喝看。主种调酒的味道微酸中带甜,酒味也不重,很受女孩子欢迎,我想你一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容欣接过了那杯色彩鲜艳的调酒,好奇地尝了一口,味道果然十分独待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喝到这种调酒,味道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甜中带酸的夏威夷海滩,是由琴酒、伏特加与花果汁以一定比例混合调制而成的,辛辣中夹杂着一股微呛的新鲜滋味再加上花果香味的清香,轻易地令大部分的女性顾客喝上了瘾,因此成为这问PUB的招牌调酒。

    “这么独特而香甜的调酒,我还是第一次喝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朝着她露出砚腆的笑容,纵使PuB里的美女如云,但他的眼神就是不由自主地锁在容欣的身上,只因她是人群里最出色、最令男人心动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王吴楼之外,PuB里也有许多男人,以惊艳的目光,注视着吴容欣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衣着华丽、长相不赖的男人,自信满满地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请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冷淡地看了那名前来搭讪的无聊男子一眼,便优雅地离开座位,换到王吴楼另一边的位子坐下。

    许多男人目睹有人碰了钉子,心知吴容欣是个不好惹的冰山美人,不少人因此打消亲近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喜欢喝的话,就多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见吴容欣很快地喝完一杯调涵,王吴楼体贴地为她端来第二杯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仰首饮尽杯中的琼浆,香浓而微辣的口感,在口中蔓延开来,微醺的酒意,令她有股陶陶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一次,她就好像一只花蝴蝶,翩翩飞舞在人来人往的喧嚣世界里,她得意地看着每一双爱慕的眼神,心中却隐约有个填不了的缺口。

    为什么即使她的身边包围了无数的男人,脑海里却老是浮现同一张冷酷倨傲的脸孔?

    纵使再多的男人向她献殷勤,她仍忘不了那个骄傲自大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为什么她非得如此在乎那个睥视她的男人?

    “我还要喝,再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喝多了会醉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体贴地端了杯酒给她,不忘呵护地叮咛着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容易醉。”

    容欣接过透明、闪烁着亮丽色彩的玻璃杯,优雅地喝尽杯中可口的调酒。

    “这种加了果汁的谓酒,对本小姐来说,不过是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需要更多的酒意,来麻痹自己那不受控制的大脑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再喝十杯、二十杯也不会醉。不然你以为我‘PUB公主之名’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吴容欣虽然是第一次喝这种调酒,但她自知自己的酒量不差,再加上在PuB里打滚数年的经验,便毫无顾忌地喝下一杯接一杯。

    喝得越多,那股飘飘然的微醺滋味越是美妙。

    吴容欣转头望向王吴楼,却在他脸上看见易星辰那自信迷人的笑靥。

    她双眼迷蒙地看着他,眼中有着复杂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深情款款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骗人!”

    她明明记得易星辰刚才跟另一个女人走了,他怎么可能为了她而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一眨眼,她眼前狂傲自大的易星辰,蓦然变成了一脸谦恭的王吴楼。

    明显的失望,写在她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心情不佳,喝些凋酒,也许能让你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吴楼看出她坚强倔强的外表下,有着一颗脆弱敏感的心,朝着她温和一笑,便转身去吧台,端了第七杯凋酒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注意到王吴楼的嘴角,闪过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神秘笑意,吴容欣接过调洒,仰首喝尽,褥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以前她最喜欢在下班后泡在PuB里,享受男人爱慕的眼光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来PuB,应该会很开心,但是现在,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她的眼中,根本就没有这个深深迷恋着她,一再委曲求全地讨好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跟他在一起时,她脑海中浮现的,居然全是那个倨傲自恋的可恶男人——易星辰。

    那一天她和星辰共舞拥吻的景象,不断浮现在她的眼前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为何她会如此地在意他?甚至连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,她也感觉特别的不顺眼!

    难道……她爱上了那个老是跟她恶脸相向的冰山王子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他从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看,即使是面对她的笑脸,也总是带了几分的嘲弄与蔑视,她怎么可能如此愚蠢地爱上他?

    上帝对她开了一个多么残酷的玩笑!

    明知他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,甚至一再地作弄她、以羞辱她为乐,但她竟傻得飞蛾扑火?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容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看了一下手表,却发现手表的指针变得弯曲而且模糊!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醉了不成?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容欣起身打算离开,才刚站起来,却感到一阵昏眩,双腿虚软得连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王吴楼连忙趋近相扶,将吴容欣揽进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喝太多酒,有些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凭我的酒量,那点酒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她勉强地想移动脚步,却发现自己浑身虚软无力,只能挂在他的身上,任由他扶着自己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夏威夷海滩的后劲很强,口感又极佳,一般人常不小心喝过头,醉倒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虽然王吴楼如此解释,但机灵的容欣却察觉到身体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平常就算我喝醉了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连站都站不稳。而且……我好像突然问发烧了一样……全身又热又烫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异常地发热,浑身像是有一把火在烧一般,胸口及下腹传来一阵暧昧的骚动。

    她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难道是被人下了药?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喝太多调酒,已经醉得站不稳脚步了。我送你回去休息,你回去后好好地睡上一觉,会觉得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吴容欣瘫在他的怀里,抬起头,看见他看似敦厚的脸上,浮现一股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可以自己回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到不对劲的吴容欣,摇摇晃晃地想站直身子,却步履不稳、手脚无力得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王吴楼见状,假装好心地趋近相扶。

    “别太勉强自己,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容欣挣扎着想推开他,奈何竟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。

    强烈的昏眩戚再度袭来,她警觉自己随时都可能丧失意识,却无力挣脱他的钳制。

    王吴楼眼见所下的春药起了作用,便露出了邪佞卑鄙的真面目,在她的耳边淫笑道:“你要我放开你?有没搞错!不要说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,药性一发作之后,你不但会浑身发热,还会逐渐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,意识不清。就算我肯放过你,这问PUB里其他的男人也不会肯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淫荡地笑着,一手搂紧她柔软芳郁的身子,一手轻佻地爱抚着吴容欣娇艳的粉颊。

    “只有傻瓜才会放弃像你这样绝色的美人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招惹……本小姐……我一定饶不……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吴容欣的四肢虚软,浑身无力,整个头昏沉沉的,连话都说不清楚,但她只能拚命抵抗那股强烈的睡意,挣扎到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饶不了我又如何?坦白告诉你,这间PuB是本少爷的地盘,光是那杯夏威夷海滩,还有我那巧扮痴情王子的精湛演技,就已经骗倒无数的女人,在这些女人之中,你是最美的一个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地疼爱你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容欣瘫软地倚靠在他的身上,虽使不上力,但意志坚定的双眸,却燃烧着愤怒的火焰,恶狠狠地瞪着王吴楼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我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淫笑着将吴容欣拖到暗处,先是轻舔她柔嫩的耳垂,然后捧起她的脸儿,强吻她那玫瑰般红艳的唇瓣。

    吴容欣无力挣扎,发起狠来,用力地咬了王吴楼下唇一口。

    疼痛逼他不得不放开眼前秀色可餐的樱唇,生气地咒骂了一声,他硬是将她给架出了PUB.“你果然够辣、够悍、够来劲儿,哼!我向来最喜欢热情、来劲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容欣的反击,反而令王吴楼变得更兴奋。他得意地笑着:“像你这样美艳的尤物,可以说是女人中的极品,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糟蹋了你。今晚本少爷要找间顶级的饭店,好好地享受美人在怀的销魂滋味。别担心,我会好好地宠爱你,让你尝尝什么叫欲仙欲死、欲罢不能的滋味。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……快放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吴楼无视于她那微不足道的挣扎与反抗,将容欣带离那间PuB,坐进一辆计程车,便火速地将她带往饭店,准备一逞兽欲。

    轻柔的音乐,流泄在唯美浪漫的华丽咖啡厅里。

    袁云激搅拌着杯中香浓的咖啡,轻啜一口,慢慢品尝曼特宁香醇中带点微酸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好浪漫美丽的地方,我喜欢这里,谢谢你邀请我到这么美的咖啡厅来,我感到十分的荣幸。”露出甜美的酒窝,袁云激笑着朝易星辰说道。

    易星辰只是淡然地回答一声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面对袁云激,他总是礼貌而客气,这份冷淡的生疏,自然有别于他和吴容欣唇枪舌剑地斗嘴时的热闹与自然。

    云激看着易星辰那俊美中带了一丝冰冷与傲气的脸庞,心中的兴奋之情,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他肯带她来到这么优美浪漫的地方,就表示他对她有些许的好感,这么说来,他理当不排斥与她有进一步的发展吧?

    放下了精美的白瓷杯,袁云激试探地问:“星辰……或着……我该称呼你为易先生比较妥当?我来了台湾几趟,却一直无缘看看阳明山的夜景,不知你愿不愿意陪我去一趟阳明山欣赏夜景?”

    易星辰优雅地端起瓷杯,喝完那杯不到一百西西的蓝山咖啡.起身说道:“很抱歉,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。你如果喜欢这里,可以待久一点,我会请司机晚一点来接你。另外,你若想去阳明山。我一样也可以吩咐司机载你过去。至于你的问题,我认为你称呼我为易先生比较适当,我跟你还没到可以直呼名字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陪她耗在咖啡厅里一个多小时,已是他最大的容忍极限,如果不是吴容欣那个女人老是占据他的思绪,害他常不由自主地失神,他还不见得肯窝在这里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现在就要离开?不多坐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袁云激十分诧异,易星辰居然这么快就要离开?

    她原本还打算与他共度浪漫的一夜,一起看清晨的日出,谁知他只是沉默地喝着咖啡,对她爱理不理的,一喝完咖啡就想离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敷衍她,并非真心想跟她有更进一步的交往吗?

    那他又为什么邀她共进晚餐?

    “需要我再说一遍吗?我还有事,必须离开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的语气有些不耐烦,令袁云激万分不解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对她的印象不错,不是吗?为什么才过了几天,他的态度便明显地冷淡了许多,而且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?难道是因为那个黑衣女子的关系?

    在易星辰走到门口前,袁云激匆忙地唤住他。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回过头来,显然对于她的再三挽留没什么耐性。

    袁云激水汪汪的大眼,委屈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讨厌我?还是,我做了什么令你反感的事?请你坦白地告诉我。老实说,我心里一直很期待你的邀约,虽然当时只是口头上的约定,我也不敢妄想你真的愿意陪我喝杯咖啡,

    但是,如今你既然给了我一个希望,为什么要离去得如此匆忙?多陪我一小时……就算只有半小时也好,这样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为了留住易星辰,袁云激不惜使用苦肉计,展现她楚楚可怜的一面,令他离去的意志有了动摇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讨厌你,你也没做错任何事。真正令我反感的,是另外两个女人。总之,这一切都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,令他无法断然地拒绝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袁云激当然不知道,易星辰之所以对她如此冷淡,最大的原因是苏宛晴给他的压力。

    如果苏宛晴别老是逼婚逼得那么紧,他也不会这么讨厌女人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再多陪我一会儿,就算只有半小时也好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的脚步顿了一下,又继续地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答案已经很明显了,他的决绝令袁云激有些伤心,她决定用其他更激烈的方法留住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执意要走,麻烦你送我回去,我想跟你一道走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星辰闻言,这才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袁云激差点落泪的美丽脸庞终于破涕为笑,她跟着易星辰,一起坐进那辆豪华名车。

    “易先生,谢谢你邀请我,今晚我过得很愉快。下回让我回请你喝咖啡,好吗?”她万分讨好地想争取再次见面的机会,他却只是冷淡地点头敷衍了事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车里的气氛十分凝重,袁云激试着想聊些话题,引起易星辰的兴趣——“听说你不但将明神集团经营得有声有色,同时也是位杰出的珠宝设计师!”

    “只是兴趣而已。”“如果我想请你为我设计一系列的珠宝首饰,不知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易星辰冷淡地打断她的话——“我从来不替任何人设计珠宝,我只依照自己的灵感与喜好,设计我想要的风格来收藏。”

    费尽心思想讨好易星辰,以吸引他注意的袁云激,遭受多次挫折,又发现易星辰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女人的护性及直觉告诉她,他的冷淡,一定跟那个黑衣女子有关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!凭她的家世背景及姿色,那一点不如那个女人?为什么易星辰今晚一再地冷落她,却将心思集中在那个女人身

    哼!她一定要从那个女人的手中抢回易星辰的心,让他爱上她。

    袁云激缓缓褪下披在身上的流苏披肩,露出性感的香肩。身上那套迪奥低胸礼服将她均称而曼妙的身材,衬托得更加凹凸有致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天气有点热。”

    刻意佯装慵懒的嗓音,再配上那双水漾动人的媚眼,她有自信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她的魅惑。

    易星辰见状却皱起眉头,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面对袁云激的刻意攀谈,他早已觉得不耐烦,而现在她亥意献媚想诱惑他,更令他觉得思心、虚伪。

    袁云激的手,正要贴上他宽阔的胸膛,车子却突然一个转弯,让她的“魔掌”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他无法忍受庸俗的女人碰触他的身体,甚至以淫秽的裸露。污染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星辰刻意将冷气开到最强,冷笑着:“怎么我一点也不觉得热?”

    强烈的冷气吹向袁云激裸露的肌肤,令她冷得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!其实,车里没我相像的……那么热。”

    打了一个冷颤之后,袁云激终于挫败地以颤抖的手,重新披上流苏披肩,以抵挡车内足以冻死人的低温。

    无视于卖力在他面前卖弄性感的袁云激,易星辰满脑子皆是吴容欣那多变而俏丽、可爱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一想起方才吴容欣和另一个男人卿卿我我的情景,他就变得异常的烦躁。

    那个轻佻的女人,居然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,连那种货色的男人也要勾引,真是没有眼光到极点!

    难道她不知道,就算要勾引男人,至少也要挑个英俊、高雅又卓越的男人?不然好歹也选个称头一点的对象,那个迟钝又愚蠢的男人有那一点比得上他?

    慢着!他没事干嘛将那种一无可取的人,跟完美无瑕的自己相提并论?

    那个女人眼光再差也不关他的事,不是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于嘛老想着那个女人和其他男人亲热的镜头?

    易星辰摇了摇头,想将吴容欣的影像甩离他的脑子,发现似乎没什么作用后,烦躁地将车子停在饭店门口,冷淡地对袁云激说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袁云激边发抖,边拉紧身上那件略显单薄,不足以抵御车内酷寒的披肩,以颤抖的嗓音,礼貌地向他道谢:“谢……谢谢你……送我回……来。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想找个理由掩饰今晚诱惑他失败的事,但易星辰根本没理会她,迳自将车子驶离饭店。

    也罢!.好不容易脱离那座酷寒如冰窖的地狱,袁云激现在只想躲进温暖的被窝里,以暖和一下差点被冻僵的身子。

    想起袁云激颤抖着离开的那一幕,易星辰的唇角勾起一抹恶作剧的笑。

    蓦地,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,易星辰接通电话,听见了苏宛晴的声音:“阿辰,你和袁小姐的约会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他得意地笑道: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宛晴一听,语气变得十分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如果袁小姐不反对,你今晚就好好陪她,不回家过夜也没关系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阿辰。”

    “再明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当然知道母亲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将他们送作堆的企图,他冷笑着挂上电话,喃喃自语道:“不必你提醒,我也不打算回去。”

    身岛国内数一数二连锁饭店的财团少东,何必放着豪华的旗下旅馆不住,回家去忍受母亲的唠叨与刺探?

    将车子调了个头,易星辰将车开向明神财团旗下最壮丽豪华的人饭店之一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