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“少爷,您今晚要在饭店住宿吗?”

    尽责的领班,一见到易星辰亲临,立刻必恭必敬地迎上前去招呼。

    看见星辰点头,领班连忙为他安排了一问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边清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钥匙给我,你去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遣走了领班,易星辰如君临天下般地巡视着眼前美轮美奂、壮观华美的高雅宫殿,突然,他目光瞥及一个男人抱了个眼熟的女人与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一眨眼问,他已认出在男人怀中的女人,就是那个三番两次找他麻烦的吴容欣。

    这个轻佻随便的可恶女人,不会挑别家饭店足不是?偏偏要到他的地盘来,是故意跟他过不去吗?

    一把无名火在他胸中燃起,易星辰转身看着快步走向柜台的两人。

    咦?事情有些古怪……她靠在那个男人身上的姿态,似乎不太对劲!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劲,明明最懒得管闲事的他,居然如此在乎那个嚣张女人,一察觉她有异状,他担忧的眼神,竟然无法自她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那男人走向柜台,向服务生说道:“麻烦给我一间双人房,内人喝醉了,我要带她进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易星辰以冰冷的语气,命令正在办CheCkin的柜台小姐停止动作。

    他冷笑着问王吴楼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今天又换了老婆?”

    王吴楼的双眼一接触到易星辰那双闪现着狂怒的阴沉黑眸,被震慑得愣了一下,连忙心虚地问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老婆是谁?你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老婆是谁我不知道,但我记得上回在朋友的开幕酒会里,你向众人介绍的老婆,另有其人。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婆,我不在乎,但我很清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与王吴楼其实只有一面之缘,在半年多前,他曾眼见王吴楼跟另一名女子亲密地连袂出席一场宴会,过目不忘的优越记忆力,令他一眼便记住王吴楼的长相。

    事过半年,王吴楼早已忘了这件事,但他仍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吴容欣全身难过得像被火焚身,意识陷入模糊,只能无助地依靠在王吴楼的身上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是她的错觉吗?为什么她总觉得看见易星辰出现在她的面前?

    眼前的人影好模糊,她不确定是谁,也许只是看错了人也说不定,但,不管对方是准,只要能救她就好。

    易星辰的那一番话,令王吴楼心虚得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曾见过我?我怎么不记得?也许只是另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罢了,你一定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认错人,半年多前,我们曾在扬威科技子公司的开幕酒会中见过面,当时你还一再地扬言,只要百川将扬威科技所研发的软体交由你们广告宣传,一定可以替扬威科技这款软体打响知名度。可惜,班门弄斧的你,压根儿忘了就算你的广告公司再有名气,也比不百川的扬威科技,当时百川还很直接地回答你,他的扬威科技比你的广告公司还有名气,还需要你来替他打广告吗?你大概不知道,事后,这件事足足令阎百川笑了一个礼拜。你真忘了吗?王吴楼。”

    微眯起眼,易星辰以轻蔑的眼神,羞辱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王吴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?”

    易星辰狂傲地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眼里连颗石头都不如,凭什么让本少爷浪费时间去调查你的底细?至于我是什么人,这个问题更是可笑。如果你不要将时间都花在女人身上,有空多注意一下近期的报章杂志,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我的身分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的再三羞辱,令王吴楼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老子管你是什么人,你最好不要坏我的好事,否则,小心有人找你算帐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走可以,把那个女人交给我,我就不再过问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岂有让煮熟的鸭子飞了的道理?王吴楼紧抱着吴容欣,试探地问:“你是她的什么人?有什么资格向我要人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,你又是她的什么人?居然趁她意识不清时带她来饭店,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看她醉得厉害,好心想找个地方让她休息,你不要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找个地方让她休息?那还不简单,命令服务生将人扶进房里休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易星辰以跟神暗示服务生照他的话做,服务生立刻走出柜台,打算接过倚靠在王吴楼身上的绝色美女。

    “我信不过别人,要是服务生突然心生不轨,我岂不是害了她?不行,我要亲自将她送进房里才安心。如果你们硬要千涉我的私事,我可以将人带到其他的饭店。”

    不满易星辰一再地坏他的好事,王吴楼一转身便要将人带走。

    易星辰见状,笑道:“她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,你想带走她也不容易。更何况,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将到手的生意往外推。既然你人都来了,又岂有将顾客赶走的道理?”

    易星辰随即命令服务生:“准备一问双人房给王先生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半信半疑地瞧了易星辰一眼,见他魅笑着交代完命令,便潇洒地离去,这才降低了一点戒心。

    服务生递了一张卡片给王吴楼,“这是5816号房的电子锁匙,您往右走到底,搭乘电梯到五楼,便可以到达您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低头看怀中陷入半昏迷状态的美人儿一眼,顾虑到她的药效已经发作,再不把她带进房里,只怕……

    不能再拖了,而且,他也等不及要品尝美人在怀的销魂滋味,王吴楼迅速地接过钥匙,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☆☆☆四月天转载整理☆☆☆wwwnet☆☆☆请支持四月天☆☆☆

    一进了房间,王吴楼立刻淫笑着将吴容欣丢上床。

    “美人儿,我已经等不及要好好地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焦急地脱着鞋袜、衣裤,然后猴急地扑上床,开始动手脱吴容欣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吴容欣觉得全身像被火烧般的燥热,不自觉地挣扎、蠕动着身子,想脱离他的魔掌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你还真是个凶悍的美人儿啊!不过,你越凶悍有劲、反应越激烈,我越喜欢。嘿嘿嘿……尽管挣扎吧!待会儿我会让你舒服得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使用的春药具备的强力催情效果,足以令烈女变荡妇,因此,他对于使用这类违禁品,总是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王吴楼粗鲁地褪下吴容欣的外衣,淫荡的双眼一触及她半裸的曼妙身躯,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美得令人难以抗拒!”

    他一手用力地拉扯着她的裙子,另一手则贪婪地抚上她丰满诱人的酥胸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你再反抗啊!待会儿我会让你哭着求我蹂躏你。”

    脱下了她的衣裙,他贪婪地看着眼前完美的曲线,忍不住吞了一大口唾液。

    因过度兴奋而略显颤抖的双手,正准备伸向她的重要部位,门外却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王吴楼被吵得受不了,起身披起一件睡袍,开门大喝:“我不是已经在门外挂了‘请勿打扰’的牌子吗?你们是瞎了眼不成?连字也不会看吗?敲门敲这么急,赶着投胎啊?”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服务生,打扮得十分怪异,不但穿着密不透风的特殊材质衣料,还戴着手套、面罩。

    服务生被他的叫骂吓得倒退两步,卑躬屈膝地解释道:“对不起,我绝对不是有意打扰你,只是,这间房间有些问题,所以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早已欲火焚身,无从宣泄的王吴楼,一点听服务生解释的耐心也没有,迳自打断他的话——“房间我已经看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焦急地解释:“不是,先生,其实这问房间不太干净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一脸狐疑地问:“不太干净是什么意思?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,之前有人在这问房间自杀吧?就算这样又如何?我这个人向来不信邪,无论如何,这间房我住定了,你还不快滚?再敢打扰老子,小心饭碗不保,哼!”

    急着和美人欢爱的兴致被打断,令王吴楼十分暴怒,想尽速打发这个讨人厌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服务生一时情急,脱口说出:“事情没那么简单,如果王先生您不立刻离开这问房问,说不定连您也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危险?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逼问,服务生脸色大变,吞霹吐吐地说:“其实,这件事是饭店的内部机密……经理要求我无论如何都不能透露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肯说就算了,快滚出老子的视线,再敢打扰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人命关天,为了顾客的性命着想,我不说也不行了。是这样的,之前住在这间房间的顾客,昨天突然发烧,紧急被送进医院急救。经过检验,发现他疑似得了SARS.我们饭店一接到这个消息,立刻驱散整层楼的顾客,打算派清洁人员来做彻底的消毒,您是这层楼最后离开的客人,无论如何,请您尽速离开这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一听,整个人愣在当场,一想到他居然住在sARs病患曾住过的房间,整张脸顿时变成了惨绿色。

    “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他紧张地抓起服务生的领子,摇晃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关系整问饭店的信誉及名声,我怎么敢说假话?”服务生一脸戒慎恐惧地说。

    此时,贪生怕死的王吴楼再怎么好色,色胆也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深怕自己也被感染了本世纪最可怕的病毒,王吴楼本能地冲向电梯,想离开饭店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不能就这样离开,我们刚刚跟医院联络过了,医院会派专车来接送您到医院接受隔离检验,您别走啊!”

    开玩笑!要他到医院去跟其他人一起接受隔离,这不是要他的命吗?

    打死他,他都不会去医院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“闭嘴,滚开。”

    王吴楼态度恶劣地一把推开服务生,也顾不得自己只披着一件睡袍,匆忙地坐上电梯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道高桃挺拔的人影,蓦然出现在5816号房的门口。

    易星辰一脸魅笑地看着王吴楼仓皇逃离,十分满意演技杰出的服务生卖力的演出,给了他一笔可观的奖赏之后,作了个手势要他退下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看见吴容欣在被窝之中痛苦地蠕动着,易星辰于心不忍地将手放上她的额。

    她的体温热得发烫,那个该死的王吴楼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让她变得如此反常!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哪里不舒服?那个该死的家伙在你的身上下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她痛苦挣扎的模样,竟令他的胸口隐隐作疼。

    意识不清的吴容欣,努力地想睁开双眼看着他,但她的眼前却始终是一片模糊晃动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易星辰,你的身体好烫,我替你拿条湿毛巾来。”

    真是该死!他刚才就已经联络了他们易家专属的医师,为什么等了这么久还没到?

    “易星辰……救我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她痛苦地喘息着,一面喃喃自语,一面发出呻吟声。

    看她受苦的模样,令他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易星辰狠狠地瞪着地上那散落一地的男人衣物,心里暗自立誓,非得替吴容欣出一口气,整得王吴楼跪地求饶不可。

    走进浴室,易星辰弄湿一条毛巾后,回到房间,却惊见痛苦蠕动着的吴容欣,身上的被单已滑落至腰际,露出她仅着贴身内衣的美丽双峰。

    一看见她半裸的身子,在他面前魅惑地扭动的模样,易星辰发现自己的体温竟急遽上升,而且变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他讶异于自己异常的反应,平常他看见女人裸露的身躯,多半会厌恶得起鸡皮疙瘩,从来就没有这般亢奋的反应。

    莫非这个嚣张女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确实如此的与众不同?

    星辰缓缓地走到她的身边,将湿毛巾覆在她的额上,伸手拉起被单,替她遮住那引人遐思的美妙胴体。

    她微噘的红唇,说些让人听不清楚的呓语,彷似某种诱惑与邀请。想起那夜的共舞与拥吻,怦然心动的感觉,再度点燃他心中的情火。

    他微俯下身,轻柔地吻上那娇嫩的粉唇。

    她的唇带着浓浓的洒味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嘤咛一声,吴容欣感觉一股吸引人的暖流自唇齿之间传来,她眷恋地主动抱住易星辰,本能地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摩蹭、扭动。

    被单缓缓地滑落,露出她白皙诱人的肌肤,以及半裸的娇躯。

    吴容欣根本不在乎此刻的她衣不蔽体,只是满足地低吟,回应他狂野的吻。

    易星辰觉得全身的体温都被她的热情所点燃,下腹传来一阵陌生的热潮,他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芬芳,大手开始在她诱人的胴体上游移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陷入激情的漩涡中,无法自拔时,门外的电子锁发出了开锁的声响——“少爷,陈医师已经赶到。”

    眼务生边说边打开电子锁,房门一开,服务生连同身后的医生,双双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水蓝作品 (http://shuil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